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二十三章 南明离火 下

第二十三章 南明离火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所谓天元界的铸兵池,在苏昼看来,便相当于地球的工厂。
  以各种阵法和灵械组成的铸兵池,能借助地脉之力,高速加工各种性质特异,性质稳定,极端难以改变的各类神铁神石,流水线生产各类灵械精武。
  不过和工厂不同的地方在于,地脉之力虽然看似稳定,但却浩荡如海底洋流,看似可以操控,可哪怕是寻常真人入驻都力有未逮。
  和只需要技术工人就可以操控的部分智能工厂不同,所有铸兵池都需要极其强大且有经验的强者进行控制,亦或是以庞大的阵法支撑根基,这才能顶住地脉的冲刷,操控其力铸造各类神兵。
  而像是中州中央地脉的力量,便更是沛然如洪,几近于不可阻挡,京都铸兵池如若不是直接与应天承炁大阵相连,有大阵之力镇压,恐怕会被轻易摧毁。
  但是此刻,随着当世朱雀炎炽离的心神震荡,京都铸兵池所辖的沛然地脉之河,顿时就迸发出了无穷火焰。
  青白黑紫,蓝绿红黄,各色奇焰异火宛如泉涌一般从熔岩之河乃至于周边的石缝中迸射而出,那是各色玄铁神金的颗粒被加温至极致后,于地脉之气中表现出的形态,它们幻化为如雾如虹的灵光,攀附岩壁长河燃烧。
  一时间,整个铸兵池都被无穷火焰笼罩,宛如熔炉一般煅烧万物,超过数十万度的高温甚至将铸兵池外围的寒铁都彻底烧化,变成浅蓝色沸腾气化的铁水。
  但这一幕只出现了一瞬。
  一瞬之后,当炎炽离微微摇头,回过神来后,双眸中赤色光辉闪动,这一切异象便如同幻觉一般消散。
  在朱雀的面前,一切火焰都是从属。
  “居然如此。”
  冷静下来后,她没有质疑苏昼的话语是真是假,这位老妇人双手负在身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明正德这小子,看来,是为了让你卖我一个人情啊。”
  话毕,她先是轻笑一声,然后便爽朗地哈哈大笑:“哎,居然是这样!”
  能看见,炎炽离脸上的皱纹皱起,也不知是笑还是不满。
  但最后,她还是收敛那中气十足的笑声,叹道:“哎,烛昼啊,可能是咱们的脾气都太过直截了当,这本来稍微聊聊就能知晓的事情,却因为直接前来此地铸兵,而被忽略了吧。”
  “看来老朽这火暴性子,当真应该收敛收敛。”
  “那倒是不必。”
  而此刻,苏昼没有废话。
  只见青年向前迈出一步,他的手中木气涌动,智慧树的光辉凝聚,最终凝聚为一颗青褐色的琥珀天晶。
  和一开始萨拉所用的琥珀天晶相比,这颗琥珀天晶内蕴含的传承更加完善。
  当然,修改起来也就更加困难,需要使用者自己进行进行修正改变。
  “这便是我以神木之力为基,创造出的‘阴阳轮转不朽法1.0旗舰版’。”
  凝聚完毕后,托举天晶,苏昼准备将这旗舰版的不朽神木传承直接给予朱雀:“理论上来说,神鸟应该使用专用的神鸟模板,但我的神木之法并没有那么严苛,最多是效果不能完全体现,延寿的效力可能会变低一点。”
  “但我估计,前辈您大概不会特别在意。”
  此刻,青金色的灵光在半空中化作一条蜿蜒的小河,将传承送出。
  琥珀天晶飞到了炎炽离的眼前。
  而朱雀凝视着,凝视着这已经抵达自己身前的青褐色结晶。
  她能闻到,那是神木的气息。
  传说中,神木的气息。
  仅仅是闻到那清新的香味,就有种一种刺激魂魄真灵,令早已枯萎的神魂肉体都为之复苏的活力。
  ——毫无疑问,烛昼没有撒谎,这是真正的延寿之法,长生之道。
  哪怕没有他说的那么恐怖,可以延寿十几倍,令神鸟之寿可延至数万载……但哪怕是几倍。
  不。
  只要,只要再多延寿五百年,只要再多这么一点,她就能自愈内伤内创,敢于多尝试几次,突破那横亘于凡世众生和天穹之间的‘神魔之境’!
  “寿命啊,寿命,汝乃一切修行之基。”
  如此低语,当世朱雀伸出满是皱纹的手,有些怔然地接过了琥珀天晶。
  不能长寿的修行者,终究不过是真人,不可被称之为仙,不可被称之为神。
  终究不过是人,是鸟,纵然冠以真人神鸟之名……不能长生者,也不过是区区凡间之物。
  ——千般大道,万般法术,只问一句,可得长生否?
  紧握住琥珀天晶,炎炽离目光感慨万千。
  此刻,她想起了很多……年轻时的肆意妄为,成熟时的知晓天地真相,成年时的见证众生苦难,明悟神魔实乃背后操手。
  然后,就是直至如今的反抗。
  传说,凤凰不朽,永生不死,衰老至极限,便涅槃重生。
  ——但除却凤凰外,还有谁可涅槃?谁可长生不灭?
  这就可以。
  眼前的传承,就可以。
  “烛昼啊,你可真是给了我一个很大很大的惊喜。”
  所以,微微眯起双眼,赤色的眼瞳模糊,苍老的朱雀笑道。
  她抬起干瘪的右手,琥珀天晶在掌心闪耀,枯干的指甲上有鲜艳的赤金鎏光:“真是的,本来还想趁着寿命最后,极尽升华,燃烧自己,尝试我这朱雀,是否可以于火中涅槃,再活一世。”
  “可你这一下,居然直接将长生之果摆在我面前。这一下,我原本意欲将自己燃烧殆尽的欲望,都快要没有了。”
  如此说着。
  炎炽离有些不舍地松开手。
  在苏昼和其他三位大匠惊讶的目光中,轻柔的灵力将天晶送回。
  她将琥珀天晶送回了青年手中。
  此刻,朱雀浑身的火焰骤然燃起,变得更加勃发,旺盛。
  老妇人闭上眼睛,巨大的火焰之鸟虚影自其身后浮现,无数羽翼一般的火花开始从虚影的身侧脱落,燃烧,然后化作灰烬。
  “朱雀之炎,殆尽之时最为灼热……我这南明离火,也并不例外。”
  变得空灵而宏大的声音响起,炎炽离决绝的语气带着一往无前的豪迈:“烛昼之鸟,传说汝乃革鼎之兆,现在看来,事实的确如此!”
  “但是有些时候,看上去好的改变,未必能有好的结果——希望这种东西,反而会让人无法决绝地燃烧!”
  “所以,先让我行至极限后,再去思考延寿的问题吧!”
  下一瞬,神鸟睁开双眼。
  朱雀眸光大盛,宛如有两轮大日在双瞳内沉浮。
  在这刹那,整个京都铸兵池地底,整个咆哮汹涌的地脉熔岩长河,所有的颜色,都被明亮的火光,映照为一片朱红!
  而悬浮在她头顶的那一团宛如带翼之卵的南明离火之精,也彻底化作一只展翼之飞鸟——
  而后,这朱红一片,以南明离火铸就的真玄离火之鸟,便昂首长鸣,熊熊燃烧!
  此刻,苏昼看见了。
  那朱红,是纯粹的魂魄灵光,是超凡者修行至极限后,凝聚了无尽灵性灵气才能孕育而出的产物。
  倘若这天地间,有那么半点天地灵性的话,那么,但凡是此光映照之下,一切的火属性灵气都会顺从朱雀的力量而舞动,成为她的魂魄,她的力量,她的愤怒,喜悦和决心。
  天地之力加身,炎炽离便可当场脱去凡躯,以真玄离火之体,成为天仙,成为真正的火德星君!
  但是没有。
  天元凡世,不存在自由的天地灵性。
  所以,当那一炎炽离全心全魂凝聚而成的展翼之飞鸟气息跃升至极限之后,她便发出一声哀鸣。
  咔嚓。
  破碎的声音响起。
  原本精细到极致,由无数飞舞的火焰符文组成,栩栩如生,甚至更甚活物的南明离火神鸟躯体开始崩碎,她的魂光之体上开始出现各式各样的裂缝,就像是濒临破碎的石雕,纷纷落落的细小碎片随风飘散,在半空中就化作火星消失不见。
  但是,这反而激发了火鸟的凶性,她不甘地振翅,然后便化作一道朱红色的流光,在半空中一闪而逝,朝着悬浮在一旁的灭度之刃飞扑而去。
  与此同时,随着朱雀而行的,还有那各式各样的神材。
  ——庚金之精,再铸锋刃。
  太白之色的五金之华跃动着斩裂万物的光辉。
  ——仙天罡金,以塑刀身。
  浅金色的神金被朱雀之火灼烧至赤红。
  ——北落天星石附以玄真明光砂,熔炼为通明无暇琉璃玉,构筑神刀气脉,可模拟千万传承之道。
  如同星光一般的银色碎岩与半透明闪烁莫名光芒的细沙融汇,最终化作无形无色,几近于无质的星之玉。
  ——而后,朱雀之炎,再开神芒!
  朱红色的火光,一扫而过。
  在朱雀堪比神魔的南明离火灼烧之下,失去了兵主的神刀材质完全散开,灭度之刃的一切都在融化。
  但伴随着一条细微的火线如同刻刀一般,携裹众多神材在这濒临融化的刀身上铭刻锻造,一瞬耀眼的光芒大绽,令整个地脉长河都为之一滞,甚至如同堰塞湖一般开始堆积。
  而后,无穷灵气开始汇聚,堆积的地脉之力收拢,最终将化作一个光茧,将濒临融化溃散的灭度之刃完全包裹在其中。
  “一切都已经完成,只剩下将那最后的镇狱伏魔铁熔铸刀中,化作刀芯刀脊,作为道兵之骨,斩厄断罪。”
  炎炽离疲惫且苍老的声音响起,而后,光茧猛地爆发一阵耀眼光晕,同时又朝着中间一缩,所有的灵光都汇聚进一团漆黑的沸腾金铁长条中消失不见。
  而在光芒消失之地,一柄似曾相识,但却算是全新的神刀出现在众人面前。
  仍然是黑色的长直刀身,但这一次,灭度之刃上却隐约有着青色的琉璃纹路闪动,仿佛有生命一般在其上奔涌流淌,令整个神刀透露出一股不可名状,宛如神魔般的韵味。
  又是一阵火光闪烁,一旁的老妇人也恢复了行动,炎炽离的神魂再归躯体,她顿时面色一白,身躯微微一震,透露出一股燃烧殆尽后的惨白。
  “果然,还是不行吗……”
  她如此低声喃喃——并非是指神兵,而是自己最后燃烧殆尽的尝试。
  即便已经将神魂极尽升华,化作超越了一切真人,甚至是朱雀的真玄离火之躯,可却仍然无法成为神魔……
  这条道路,真的是正确的吗?
  而就在面色虚无,几近于燃烧殆尽的朱雀困惑之时。
  一只手伸出,扶住了摇摇欲坠的炎炽离,然后将一颗琥珀天晶送至她的手中。
  “不,你已经成功了。”
  钦佩的青年走上前,他行走在地脉之炎上,一只手认真地扶起对方同时,右手伸出,握住了悬浮于一侧的神刀。
  灭度之刃刀身上阵流转的青色琉璃纹路,在苏昼紧握之时,便与他手掌的纹路交融,然后开始随着他的呼吸而脉动。
  “朱雀前辈,你其实已经踏入天仙神魔之境——只是此世不允许你成就,甚至对你有恶意,所以才会被打回原形。”
  此刻,苏昼双目中神光转动,源自烛昼的光阴神瞳告知他,倘若不是有出乎预料之事发生,此时的朱雀已然成为神魔。
  他能看清楚,原本假如只是天地中没有火之灵性,那炎炽离最少也可以成为半步天仙,卡在这里,生命本质升华一半,无法圆满——但却不远远至于燃烧殆尽。
  甚至,因为一只脚迈入了仙门,可谓是红尘为仙,所以反而可以延寿,多活数世!
  但,一股源自于无形中的神秘力量,却如铁石铸就的墙壁那般,让急速飞驰,意图升华的朱雀一头撞上,几近于粉身碎骨。
  “看来,这就是神魔操控世间的某种方法吗?”
  “任何突破神魔失败者,都会因为这反噬而死去,而不是让这些强者真的成为半步神魔,潜伏于世间制造变数。”
  虽然心中如此想着,但是苏昼现实中却并没有停下。
  “朱雀前辈,接纳琥珀天晶,然后随同其中的传承开始修行。”
  感应着手中老者的气息不断衰弱,他仍然平静的说道:“随我口诀,运转,培育这一丝神木之气。”
  “以身为种,生生不息。”
  目光黯淡的炎炽离握住了琥珀天晶。
  苦笑着的她已经没有拒绝的理由。
  “终究,还是不能打破枷锁,求得我道,得证完美……”
  “罢了罢了。”
  于是,青绿色的光晕亮起。
  琥珀天晶融入了朱雀的手背,镶嵌在其之上,化作一颗黯淡的宝石。
  而后,无尽木色的脉络,于在神鸟的躯体上蔓延。
  开始,呼吸。
  在这瞬间,炎炽离骤然神色一变。
  “这,这就是神木之力?!”
  “居然有如此浩荡生机?!”
  在感应到有外来的庞然木气开始转换天地之气为生之灵机时,炎炽离便惊愕的发现,这烛昼神鸟赠予的长寿之法,当真是有效……何止是有效,简直就是神效!
  霎时,朱雀周身原本都几近于熄灭的火炎,此刻居然重现炽热!
  ——五行轮转,以木生火!
  和萨拉这种来自异世界,基本要从头开始学习地球文化和超凡体系的年轻虫人相比,炎炽离乃是活了四千年的神鸟,她自诞生时便有神魔级的功法传承,更是精通一切五行轮转之道。
  她上手这阴阳轮转不朽法,速度自然是快的难以想象,苏昼只是稍稍带入门,她便明了一切。
  ——阴阳交替,木火相生,寿元轮转,生生不息,
  仅仅是短短地几个呼吸,不朽法便开始焕发神效。
  “祖,祖师?!”
  此时,从属于巧金门,曾在朱雀门下学习过铸兵之法的牧武注视着自己的祖师,目光满是震撼和惊讶。
  因为,他看见,在那再一次开始熊熊燃烧的朱红之火中,那原本几近于燃烧殆尽的老妇人,居然开始随着庞然灵气的流转,发生了几乎肉眼可见的变化!
  仅仅是短短不到十分钟,所有人便都惊愕地看见,不久前还是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居然直接随着生命气息的飞涨,变成了一位有着长长火红色,身材健美的爽朗美人。
  她此刻正以一种冥思的姿势盘坐在地脉中央,而苏昼已经站至一旁,正在急速记录与神鸟相关的不朽法运转数据。
  此刻,随着炎炽离以陆地真人巅峰的境界实力强行一层层拔升轮转不朽法的境界,她的生机恢复也越来越明显,甚至逐渐恢复了一丝昔日全盛期横扫天下的朱雀神鸟之威。
  那一身赤色的长袍已经显得有些短小,炎炽离露出了泛着健康红晕的手腕和脚腕,上面有一条条宛如羽翼云纹一般的纹路浮现,而一对因为苍老而萎靡的朱红羽翼,更是直接在背后展开,令无数纷飞的赤色光羽在周身环绕。
  “居然,居然,世间居然有自然寿命如此之长的物种?!”
  全力运转不朽法,炎炽离睁开双眼,眸光暴涨,两道日冕般的炽炎神光绽放,瞬间就令地脉长河震荡——复归年轻完全体的朱雀惊愕地抬起手,她看向自己没有丝毫皱纹,白皙修长的手指,复归晶莹的指甲上,赤色的鎏光仍在闪动。
  “老,老朽……”
  她缓缓站起身,不禁低声喃喃,语气充满了不可思议:“老朽我,居然……”
  顿了一瞬,然后,原本充满怀疑和不可思议的声线,霎时转换成狂笑。
  “哈哈,啊哈哈哈!!!”
  “老娘回来了!!!”
  轰!
  雷鸣炸响。
  这笑声岂是中气十足,简直就是霸道无匹,充满了狂放的喜悦和兴奋。
  朱雀握掌,强横无匹,足以摧山焚海的火力就要爆射而出,但是她察觉到周围还有其他人,尤其是三位只有天阶实力,恐怕会被自己兴奋余波烧成灰的徒子徒孙后,便有些尴尬地咳嗽一声,熄灭了掌心那那即将熊熊燃烧的南明离火。
  “咳咳。”
  刚刚有些过于兴奋,暴露出了年轻时的本性,炎炽离此刻复归了原本的爽朗但仍具沉稳威严的姿态:“一时失态,请见谅。”
  “没事,不奇怪。”
  闻言,苏昼面色一正:“理解理解。”
  确实,他并不意外。
  很多老人家之所以心慈手软,面善心也善,那是指不定是因为老了举不起拐杖,年轻的时候指不定多热血激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