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六章 这句话真不错,是谁说的?

第六章 这句话真不错,是谁说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对于轮回世界塔尔塔迪斯,苏昼的记忆还很清晰。
  在这个世界,苏昼留下了许多有关于‘第一次’的记忆。
  比如说,第一次与统领阶的强大敌人,乃至于‘神明’战斗,并且自己成就统领阶。
  再比如说,第一次铸就真身,并且使用多重元素融合的吐息。
  在这里,苏昼第一次达成‘拯救世界’的成就,将塔尔塔迪斯世界从轮回无休的元素循环中拉了出来。
  并且,正是在这里,苏昼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与一位处于封印之内,雅拉之外的‘伟大存在’相遇。
  和寂主的交流,也是苏昼第一次理解,‘伟大存在’的理念,理解‘寂主’为何会被封印,又为何认为自己是正确,和祂们的价值观。
  至于神木世界的‘大道之树’,虽然理论上是第一个,但那时苏昼实在太弱了,所以本质上那次只是雅拉和大道之树交流,他其实并没有和那位伟大存在亲自接触过。
  反倒是轮回世界,因为开辟新纪元的原因,寂主就注意到自己,甚至主动降临见自己一面……换而言之,寂主的确是自雅拉之后,第二个看好自己的伟大存在——而且还是程度非常高的那种,不然的话,也不至于干出打算挖雅拉墙角的事情了。
  “哼。”
  想到这里,苏昼耳畔便响起一声雅拉的冷哼,他轻笑一声,心中有些感慨:“说起来,那个时候我的真身,就连翅膀都没有,哪怕是体内灵力器官设计,也不过勉强能够组成一个简陋的炮塔。”
  “如果不是埃利亚斯动用元素大阵的力量,那一战我必输无疑。”
  回忆着过去,青年忍不住微微一笑,脑海中浮现出昔日与埃利亚斯联手,重创水之神的情景。
  而在最后,他们二人又与风之神联手,三人一同前往世界迷宫的最底层,合力寻找到元素核心,创造四元素之心,再创新纪元,塑造出如今这个世界。
  此时,苏昼能看见艾蒙正在对自己致敬。
  这位灰发神官跨越暴风雨和惊涛骇浪,在怒涛中坚持了数个小时,只是为了见自己一面,不可谓不虔诚。
  “由这样的人带领我了解这个世界,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如此想到,苏昼转过头,环视周围的天地。
  现在,雀跃海上空阴云散尽,海面更是风平浪静,宛如镜子一般光滑,碧蓝色的大海倒映着天空的影子,空气中充满了雨后清新和海风的味道。
  ——啊,这光!啊,这水!啊!这云和海!
  这等碧蓝色的大海和清醒的空气,哪怕是灵气复苏后的地球也不能比,毕竟环境污染这东西,也不是说灵气复苏就能立刻复原。
  “太美了,不愧是我造的新世界!”
  虽然在心中如此自夸,但苏昼表面还是平静微笑着。
  “去吧,我的使徒。”
  他如此对艾蒙说道,灵力震荡,同时在灵界和现界发声,令声音宛如从遥远彼端传来,带着重重回音:“不要声张,保持静谧。”
  “然后,为我展示,这新纪元的模样。”
  “是,此乃我的荣耀!”
  听见苏昼的嘱咐,艾蒙立刻无比激动地回应。这位身材高大的中年神父心中,此刻正满溢着无上的荣耀。
  时至如今,艾蒙仍然不太敢相信,自己这一次探寻神降之地的行动,居然真的让自己遇到了神降后的主!
  要知道,他原本只是想要过来,在神降之地感受一点神圣气息,顺带祈祷一下,看看能不能更加的贴近神而已。
  虽然主并非是以常见的龙躯降临,而是以一种有些陌生的黑发青年形象出现,但感受着身前传来的神圣感,那和自己以往祈祷,使用神术时感受到的一般无二的气息,还有血脉中的那一丝悸动……这怎么可能是虚假的?
  再也真实不过。
  现在,艾蒙百分之百可以确认,日后这片海域,将会成为审判之主的圣祷地,就像是火之主上次神降所在的‘圣火高塔’那样,未来满是前来祈祷赞颂的审判信徒,甚至连带夕光城都成为圣城。
  “——不过,这是真的吗?我眼前的,究竟是不是真正的审判之主,我的神?”
  可不知道为何,艾蒙的心中却突然升起了这样的疑惑。
  但很快,这点虚无缥缈的质疑就被压下,并被视作因为太过惊喜,所以本能不敢相信事实这种反应。
  毕竟,无论是那一瞬便让风暴平静,海潮平息的伟力,还是那令自己也能在海中行走的神异,都是确凿无疑的神迹。
  眼前的存在,除了主外,还能是谁?
  “不过……我应该怎么回去?”
  压下心中的激动和一丝困惑后,开始思考现实的艾蒙在抬起头,环视四周后,便不禁苦恼了起来。
  能看见,他之前驾驶前来的元素小艇已经停了下来,此刻正在海面上静静漂浮着,就像是河面上的落叶。
  但不用灰发神父亲自去检查,他一看就知道,这艘小船已经不能用了——长时间高负荷运转元素炉,倘若是继续运转还好,可是在停止冷却后,这炉心就不可能再次运转起来。
  难不成,自己不仅要让主和自己同乘这么一艘小艇,还要亲自动手划桨,划水回夕光城?
  不敬,此乃大不敬!
  “这样啊。”
  苏昼自然察觉了此时艾蒙心中的纠结,他甚至都不用无想之心就明白对方心中究竟在忧虑什么。
  顿时,青年便摇摇头,然后身后涌出大片大片细密如雾一般的岚种,化作一片青色的云雾,然后讯速地组成了类似火箭的结构,将他自己与艾蒙包裹在其中。
  自从苏昼进阶霸主后,有了天魂业位的他全部神通都更进一步,岚种自然也是如此——如今苏昼的岚种不仅体积更小,同时能控制的岚种数量更是翻了十倍,而以往需要花费数秒才能构成的火箭结构,现在更是一念便可生成。
  当然,也有可能是熟能生巧,毕竟烛昼的代表概念中也有着火箭,这是经过众多世界神话验证的普世真理。
  而对于艾蒙来说,就是一瞬间,青色的神光便包裹了他,而下一瞬,随着一朵音爆云爆发,他就察觉周围的大海金色正飞一般的向后飞掠,整个人正急速朝着海岸所在的方向飞驰而去。
  “好,好快!这就是主的力量吗?!”他不禁惊叹。
  ——当然,不过有一大半是模仿科学的力量,是火箭的力量。
  艾蒙并不知道苏昼能听见自己的心声,甚至还会吐槽。
  神官在被岚种包裹的光芒中,听见了源自神的声音。
  “艾蒙,告诉我,火之主和风之主最近的近况如何,这个世界又大致发展到了什么程度。”
  “遵从您的旨意。”
  艾蒙半点也不奇怪苏昼知道自己的名字——要是主不知道自己信徒的名字,那才叫奇怪。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灰发神官才有些奇怪。
  为何理论上知晓一切的主,要向自己询问这些?
  他毕竟是在圣堂工作了几十年,无论是辩护人还是裁决官的工作都非常熟悉,心思细腻,极擅寻找逻辑上的漏洞——难道主们在神界不是在一起吗?
  还是说,主其实不知道世间的情况?
  可倘若这样的话,那主又是如何降下神迹,对所有违背誓约者进行惩戒审判?
  艾蒙的心中顿时再次升起一丝疑惑——但是很快,他便不禁低声自语,复述教约中的圣言。
  “只有质疑,才不会忘记。质疑是本能,令人痛苦,也是维持记忆最强力的手段。”
  “我们要常怀质疑的心,这样才不会忘记公义的道!”
  自语完毕,这位神官顿时就一脸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这是主对我的考验,主想要考察我对这个世界的了解!”
  他看向苏昼,面色顿时更加虔诚:“我居然遗忘了教约中审判之主的圣言,也难怪主会用这种方式提点我的不成熟!”
  苏昼:“?”
  ——这句话真不错,是谁说的?
  ——啊,原来是我啊,那没事儿了。
  将这段话憋回心中,虽然心中忍不住吐槽,但苏昼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教约中的那些‘审判之主圣言有曰’中阐述的道理,是真的挺符合他的想法。
  “这些人,把我的性格把握的还挺好的嘛,如果不是我知道我没说过,指不定还就真的信了。”
  总之,在一阵怀疑和自我辩解后,再次坚定信心的艾蒙,对苏昼坦然陈述自己所知晓的一切。
  因为他默认自己的神知晓一切,所以神官便没有说那些零碎的小事,而是从一些大事件说起。
  “自新纪元开辟,确定元素历以来,主们就逐渐减少了降临的次数,哪怕是火之主,也不过是在元素历百年纪念时,在圣火之城的高塔神降过一次。”
  “之后,火之主又神降过数次,但并没有大张旗鼓,只是在某些地方短暂地显现了数次,圣堂并不能保证此事的真实性,但至少那些地方都发生了神迹,如今都还有纪念堂。”
  “而风之主和大部分风之民,都在雀跃海对面的新大陆那边,不过很惭愧,因为有大量海盗和叛逆阻拦,我们对此知晓并不多……但想来应该和火之主一样。”
  说到这里,艾蒙有些紧张地抬起头,他看向苏昼,微微鞠躬:“主,虽然您过去神迹频繁,但是这次却是第一次神降,圣堂肯定没有做好迎接的准备……请务必不要怪罪。”
  “何须忧虑?”
  苏昼淡淡地回应道:“我未曾降下神谕,你们又岂能未卜先知?”
  而因为他的语调是当初和埃利亚斯学的,所以对于艾蒙这位后世之人来说,也的确是诸神所用的充满上古之风的语调,心中顿时更生崇敬。
  随后,艾蒙又说了一些元素历中的大事,以及教约中的一些重要内容,比如说当初的火之民是如何开拓大陆各地,建设主要城市据点的事情。
  但很快,在苏昼的示意下,他便不再言语。
  因为在短短几分钟内,岚种火箭便跨越了漫长的距离,来到了沿海地区——苏昼此时已经能看见大陆沿岸,以及沿岸而建的一座座城市和村镇。
  “有意思,我离开之后,风之神便和埃利亚斯分开,带祂的子民前往新大陆了吗?”
  青年在心中思索着:“也对,祂虽然看上去是人,但本质是拟态昆虫,而风之民大多也都是虫人,和埃利亚斯手下的那些人类一齐生活,的确有些麻烦。”
  “与其等到矛盾发生再带着仇恨离开,不如一开始就分家,这样双方好歹还有一齐战斗过的情分。”
  ——但火之民和风之民的混血又是怎么回事?不谈生殖隔离,为什么会有可以对虫人下手的火之民?
  亦或是说风之民对人类下手了?
  单单是想一想,苏昼脑海中就浮现出了众多不堪入目的内容,令他心中直摇头……
  不过仔细想想,倘若风之民可以像是风之神那样拟态的话,似乎也不是不能接受?虽然只是模仿,但至少躯壳看上去像是人。
  “毕竟是人类,哪怕是纸片人都可以,能接受拟态虫人恐怕也并不奇怪。”
  总之,除却这些奇奇怪怪的感想外,苏昼心中,大多都是欣慰。
  元素历已经过去三百多年,倘若算上元素历之前的时间,那么说不定会更长。
  轮回世界的相对时间速度,甚至比神木世界更快……而这么三百多年,无论是埃利亚斯还是风之神都活着,甚至还作为神被人传颂至今,这点就比神木世界好太多了。
  至少,苏昼熟悉的人没有死去,不像是神木世界那样,回去时,就只剩下周不易一人还活着,而其他人都消逝在了时光中。
  哪怕是他,也不想总是见到别离。
  此刻已经能看见夕光城,就在快要接近沿岸时,苏昼解除了岚种火箭。
  他并没有打算高调,以神的身份接触现在的轮回世界文明,这点苏昼也和艾蒙说过。
  他很清楚,这个世界应该有着自己的某种衍生体存在,虽然他们可以被称之为一体,就连因果愿力都可以互相继承,可就像是雅拉和初始之龙那样,他们归根结底都是不同的存在。
  倘若因为这种原因诱发混乱,那么对这个世界的普通人来说并不算是好事。
  “而且,从底层开始调查信仰问题,才更加接近真实——没有调查也就没有发言权,不搞清楚这个世界对我的信仰问题,我也没办法斩断愿力对我的束缚。”
  如此想到,苏昼带着艾蒙,静谧无声地化作一道不起眼的流光,朝着夕光城侧方一处无人的海岸飞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