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二十二章 希光结社

第二十二章 希光结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埃安世界,将会在三百五十年之后毁灭。
  
  这就是拂晓的‘完美推演’展现的事实。
  
  即便是被掩埋在山体之下,坚固铁棺中的拂晓也会因此而死,足以证明那场毁灭有多么盛大。
  
  苏昼并不知道,为什么拂晓的完美,居然是‘平静的死去’,但是有些时候般若之书也并不是全对的这点,他还是能了解的。
  
  “燃尽万物,以至于圣日和魔月双双坠落,世界崩溃……”
  
  坐在无人的教室中,苏昼仰视着舰室上的天花板,心中自语:“显然,那个叫做太阳皇的家伙,无论想法是什么,他的所作所为都并没有真的拯救这个世界。”
  
  “当然,也有可能是无能为力,毕竟圣日闪耀的时间的确越来越短。”
  
  其实,不仅仅是拂晓还有燧光大师这些身边的人。
  
  苏昼甚至用般若之书,查阅了艾文德伯爵这种深度交流过的敌人的资料。
  
  一个平平无奇的傲慢贵族,曾经在战场上历练,继承了爵位,便继续和自己的先祖一样,将民众视作自己的资产,这样肆无忌惮地活着。
  
  并没有什么惊奇之处,唯一比较值得在意的是,哪怕苏昼不去杀他,在原本的历史中,艾文德伯爵也将未来的几年内死亡。
  
  而他的死亡原因,居然也是那位熟悉的阿斯莫代十三世。
  
  【完美推演(错误):……最终,因阿斯莫代十三世收回燃薪之根与黄昏之龙的灵魂碎片,灵魂枯萎而亡。】
  
  倒也颇为好笑——对皇室最忠心的贵族,最终死于皇帝剥夺了他的力量。
  
  唔,也称不上好笑,因为这种事太常见了。
  
  “燃薪之根……很显然,根都出现了,足以证明那的确是神木的根须。”
  
  “燃薪,这就是那颗神木的名字?”
  
  苏昼思索。
  
  神木的根须,燃灵炽炬,还有黄昏之龙的灵魂碎片……埃安世界的确是世界树和黄昏曾经的一个战场,目前看来应当是黄昏赢了,神木消亡。
  
  不过,仍有根须一类的事物留存。
  
  那位号称太阳皇的皇帝陛下,目前来看,说不定是黄昏的眷族——无论是和凛冬日暮这两个直接信仰黄昏之龙的组织暗中合作,甚至持有了黄昏印记这样的事物,都足以证明他的怪异。
  
  但似乎却又并不纯净,毕竟燃薪之根也是神木的象征。
  
  同时持有神木和黄昏的神物,这家伙的真实目的,绝对不单纯。
  
  “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自语一句,苏昼的语气困惑。不过想了想后,他还是摇摇头:“但基本可以确定是敌人了……无论想做什么,我都会阻拦。”
  
  此刻,天色已经缓缓黯淡下来。
  
  就在苏昼正在思索这个世界未来局势之时,正在由天空正中,逐渐坠下的圣日光辉突然黯淡了微不足道的一瞬。
  
  这一瞬,普通人基本不可能察觉,哪怕是最敏锐的人,也不过是觉得似乎眼前一闪,缺少了一帧光明——他们根本不会想到是圣日出了问题,而是自己眼睛有了毛病。
  
  但是对于职业者而言,他们却能感觉手,那伴随着光芒断绝从而出现的,一刹那的源能波动。
  
  霎时间,苏昼便来到了初耀舰的窗口,打开了窗户。
  
  他抬起头,肃然地看向高空。
  
  狂风吹动天上流云,令呼啸的风在战舰两者鼓荡,灌入舰内。苏昼凝视着天顶。
  
  不仅仅如此,无论是拂晓,燧光,亦或是其他孤儿院的孩子们,都下意识地抬起头,看向天上,那壮观的场景。
  
  在那天顶之上,圣日闪耀光辉,而数颗明亮的光点从浩荡的光源处崩碎散落,化作飞星,划过天幕,降于世间!
  
  【陨,陨星?!】
  
  燧光此刻正在甲板处,研究苏昼加持过的完美金属材质,但现在,他放下了手中的勘察恐惧,而是看着天空,机械的音线甚至出现了一丝噪鸣:【数十年来,又出现了陨星吗?】
  
  【陨星出现的此时越来越频繁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征兆啊……】
  
  “圣日陨星吗……”
  
  拂晓使用研究舰的观测镜头,锁定陨星的轨道,她很快就判断出这几颗陨星理论上坠落的方向:“一个北面,一个中部,一个东部……距离咱们都有点远。”
  
  “说起来,还真的有些怀念啊……在过去的纪元,圣日陨星每一次出现,都是一次盛大的庆典……”
  
  如此感慨,拂晓不禁陷入了沉默,似乎是开始回忆起过去的时光。
  
  而孩子们的想法,就更加简单了。
  
  从未见过陨石的他们只是好奇且欢快地对着天上的光点和尾焰挥手,似乎是想要对那闪烁着光芒的亮点打招呼。
  
  三颗陨星,三道光弧,分别坠落于三个地点。
  
  很快,因为这件事,苏昼和燧光便都来到舰长室。
  
  【第七,第十三集团军出动了。】
  
  一见面,燧光便言简意赅地道出自己刚刚从逐光教团渠道中获取的情报:【他们正在朝着陨星坠落的地方飞驰……上一次陨石出现,还是四十五年前,陨星坠落在蒙塔西尼山脉的东侧,被拱卫帝都的第一,第三集团军获得。】
  
  【现在看来,中部的圣日陨星应该还是会被帝国拿到,而北方的不太清楚,根据拂晓女士计算的轨迹,它坠落在延霜军和日暮部落的交界处——这必然会引起本就僵持的两大势力之间的战争。】
  
  凛冬日暮部落,是崇拜黄昏之龙的蛮族,他们也是人类,但是常年生活在蛮荒的北地,和数目众多的源能野兽共生,是埃安文明世界最大的敌人。
  
  帝国不断更替,但是帝国的敌人却没有变化,蛮族永恒存在,即便是击败了他们,也没有可能深入北境的暴雪中剿灭他们。
  
  而延霜军,是位于帝国东北方向的大型独立军阀,它是由被帝国放弃的东北军民独立组建,旨在抵御蛮族入侵——原本的延霜军也算是帝国的叛军,但不知何时起,双方也开始有了合作的关系,算不上行省,但的确是自治区。
  
  燧光的讲解,还有拂晓提供的地图情报,已经可以揭示许多事情,苏昼大致了解过后,便若有所思道:“所以说,东部的那颗圣日陨石,第一时间没人去管吗?”
  
  【也不能说是没人去管,只是它坠落的方向位于海中,除却天龙贵族外,没有人有能力可以在海中打捞陨石。】
  
  燧光伸手指向海域,他解释:【帝国虽然强盛,但是因为建国之初就有隐患,所以地方贵族的势力很大——皇室能直接控制的,也就西部,中部地区,以及部分南北地区。】
  
  【东南两个方向,帝国的掌控就比较弱,因为他们就是当初支持阿斯莫代家族取代索尔帝国的大贵族后裔,有着极高的自治权,就是当初契约的要求。】
  
  “收集圣日的碎片,这点我很理解。”
  
  拂晓此刻微微点头,这位半妖精有些困惑地扇动自己的蝶翼:“但是为什么这一切就像是要发动战争一样?有必要吗?”
  
  “圣日结晶除却能制造源能引擎外,并不能做任何其他的事情,而这一代埃安文明,不是已经将全新的源能引擎发扬光大了吗?”
  
  她的疑问理所当然。
  
  对此,苏昼和燧光对视一眼。
  
  这也是他们奇怪的问题。
  
  帝国肯定具备使用使用圣日结晶制造源能引擎的能力,但它还是选择使用灵魂源能引擎。
  
  原因也很简单,比起罕见的圣日结晶,果然还是魔化者的灵魂更加常见一点,也更加‘可循环利用’。
  
  既然不打算使用圣日结晶造引擎,那它也无非就是一个挺强大的能量源和源能源,可以加速修行……但这玩意加速的极其有限,至少效率和珍贵程度完全不呈正比。
  
  延霜军和两大蛮族部落也就罢了,他们底蕴不足,圣日结晶也的确是好东西,总是有用途。
  
  但帝国直接出动两大集团军,保证在第一时间获得它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这个问题,暂时没有答案。
  
  但哪怕是猜都知晓,这背后有所有人并不知道的重要原因。
  
  “北方和中部的圣日结晶不要想,哪怕现在去抢,也迟了。”
  
  苏昼伸出手,他认真地在地图上的南方和东方点了一点::“但是东部的这一颗,却未必没有机会。”
  
  他点的,正是如今初耀舰和结晶坠落的地点。
  
  【……您想要获得那颗圣日结晶?】
  
  听见苏昼的话,燧光不禁侧过头,看向苏昼,而男人点头道:“分析圣日如今的情况,终归需要一颗的——到时候,也正好让拂晓看看,现在的圣日碎片,和过去的圣日碎片有何差别。”
  
  “不过我们也不着急,现在仍然需要去南方的城邦购买一点物资——几十个孩子吃的东西也太多了,也不可能总是去打猎,我们需要准备一些粮食储备,还有相关的衣物,教材。”
  
  说到这里,苏昼与燧光对视,他认真道:“燧光大师,你真的不需要对逐光教团汇报一声现在的情况吗?”
  
  “虽然现在探索队的消息还没有传出,但是我再次出现在艾文德城,击杀了艾文德伯爵这件事很快就会传遍大江南北——再不说的话,教团那边说不定会觉得你叛变,亦或是死了。”
  
  【……的确,我应该回去,无论是拂晓女士,还是初耀舰,亦或是斯维特雷教授你,都是非常重要的情报,理应对教团汇报。】
  
  燧光微微皱眉,然后沉声道:【但是,现在我却发现了帝国背后正在隐藏的真相……他们究竟想要干什么?为什么要这么急迫的迫害魔化者?那位太阳皇正在建造的巴别塔,又是为了什么而建?最重要的是,这片大地上的普通人,会因为这些举动遭受什么?】
  
  【如果不搞清楚这点,我的行动就没有意义——而教团目前和帝国是深度合作消息,回到教团后,我就没有办法像是现在这样探索了。】
  
  【所以现在,我宁肯保持沉默,当一个死人。等我找到真相后,就必然会回归教团,向教首汇报。】
  
  燧光的语气坚定。
  
  因为苏昼的存在,他是打定主意想要搞明白发生在帝国阴影中的那些未解之谜,更好的帮助所有的魔化者和普通人。
  
  他相信苏昼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而苏昼也用行动证明,他有这个力量。
  
  无论是击杀艾文德伯爵,亦或是创造燃烬心法,都是如此。
  
  对于这份信任,苏昼自然颇为感动。
  
  但他还是不得不开口,提醒对方道:“燧光大师,离开遗迹的时候,我就已经解开了你身上的‘对谜语人专用天魔病毒’。你没必要说的这么清晰朴实。”
  
  【咦?】
  
  霎时间,下意识将所有心中想法都说出来的燧光大师不禁微微一怔,引得一旁的拂晓轻笑出声。
  
  初耀战舰仍在行驶,而且随着逐渐步入南方,能看见的移动战舰和移动都市都变多了起来。
  
  埃安大陆相当庞大,论起地表面积,比地球还要大上一圈。
  
  算上海洋,就更加如此。
  
  在如此广袤大地上,有众多危险的野兽魔兽存在,如果不依靠巨大的武装商舰作为交流的渠道,寻常小型商队但凡只要离开村镇,很可能就会被黑暗所吞没。
  
  甚至,就连全副武装的村镇,也有可能一夜消失。
  
  无论是天灾,野兽,还是人心,都太过黑暗……所以才有移动不休,追逐光明的移动都市存在。
  
  每一个移动都市,都有着自己固定的运行轨迹,有着下属的固定村庄城镇作为资源点,作为一篇区域的核心,盘活整个文明生态。
  
  当然,也有在山脉中开垦,进行旷野开采的移动矿产都市,但是那种都市极其罕见,只有大型帝国才有这种生产力。
  
  总而言之,绝大部分移动都市都很难自给自足,必须依靠固定村庄的资源补给。
  
  倘若想要发展,亦或是进行一些改变,都需要互相交易贸易:这也导致了商业的兴盛,最新的技术绝对不是用在军队上,而是用在商舰上。
  
  理所当然,苏昼身上并没有多少货币,而他是初耀舰事实上的领导者,想要维持整个初耀舰和希光孤儿院的需求,就要大量物资。
  
  【教授,我需要一些炼金器械和素材——你知道的,我是一位炼金工匠,哪怕是为了维护自己的躯体,我也需要这些东西。】
  
  这是燧光大师直截了当的要求,他向苏昼展现了他已经有些生锈的关节,还有弯曲的机械骨架。
  
  其中还有一些结构是苏昼亲手打的。
  
  这是合理的要求,苏昼应允了。
  
  “斯维特雷先生,虽然初耀舰被保护的很好,但是想要正常运转,还是需要一次彻底的自我检修——这其中需要的资源和工具,您应该懂吧?”
  
  苏昼当然懂,他有些无奈地注视着露出微笑,似乎正在畅想这个纪元炼金工具究竟是何等模样的拂晓,然后掏出清单列表:“虽然但是,你要求的物资也太多了——而且为什么要采购十二门源石火炮?它的威力真的难以恭维。”
  
  “多纪元文明武装技术对比啊!这也是必须品!”
  
  男人很难理解银妖精对武器不知所谓的执着,不过他将其看做来到新时代的不安感具现话,便也答应了。
  
  需要物资,就需要购买亦或是交换。
  
  可钱远远不够。
  
  斯维特雷教授并不穷,能养一个孤儿院怎么着都不算穷,但燧光和拂晓要求的物质一来一回,都要近百万帝国币,这可不是能变出来的东西。
  
  而就在苏昼真切思考过,需不需要找一个为富不仁的贵族劫掠一番的时候,燧光却告诉他一个情报。
  
  据他所说,最近这段时间,正是南方新年前的‘年末拍卖会’时期,海滨之都中的各大商会为了新年大祭的气氛,都会拿出宝物进行拍卖。
  
  这是整个南洋周边最盛大的一次商业狂欢。
  
  想要获得宝物,亦或是出手什么珍稀的物资,现在正是好时候。
  
  同理,想要来一笔快钱,只要带上‘宝物就行’。
  
  而苏昼向来不缺宝物——他最擅长的就是变废为宝。
  
  这一次,苏昼打算以燧光大师的名义送去拍卖的,便是他自己生产的完美金属。
  
  以天仙的精度,以及金属能力改造而成的完美金属,是最完美的精密仪器用料,也是各种高端装甲的基础素材,苏昼相信,这肯定会在拍卖会上,引起有眼力商人们的哄抢,为初耀舰带来大量的资源。
  
  至于为什么是有眼力的商人……因为没眼力的商人,要不就是看不出完美金属的重要性,要不就是觉得苏昼好欺负,打算不给钱强抢。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战舰行驶着,前方就是目的地,南方的海滨之都。
  
  凭借超凡者的目力,隐约可以看见,远方边海处升腾而起的人气烟柱,以及星星点点,闪烁着源能的光芒的海中巨舰。
  
  繁荣,兴盛,而且……恶意很少。
  
  那是和艾文德城决然不同的一座城。
  
  “魔化者也可以和普通人平等相处的商业都市吗……”
  
  眺望这一切,苏昼轻笑着自语:“颇为期待。”
  
  他们要到了。
  
  ……
  
  南方沿海潮湿的空气平日并不起眼,直至冬日的到来令它成为寒冷的触须,攀爬在裸露的皮肤上,蔓延至人的脖颈深处。
  
  当塞涅卡从初耀舰的舱室中苏醒时,他咳嗽了一声,然后因为一股麻痒感觉便下意识地抬起手,摸向自己的左眼。
  
  原本应当如同岩石一般的触感变了,一股微弱的磨砂感传来,就像是触碰到粗糙的砂纸,虽然仍然难以抚摸,可却已经算得上是柔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