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六章 我把你们两个都打一顿 1w1,大章

第六章 我把你们两个都打一顿 1w1,大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阿达玛先生!哈德先生!】
  
  惊怒交加的机械音从铠甲中响起。
  
  面对似乎还想要追击,且实力大增的阿达玛,银青色的机械铠甲立刻启动,燧光大师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出现在了魔化巨人的身前,他挡住了想要继续前进给哈德补刀的阿达玛,一拳击出打在对方心口,源能纹路在铠甲中闪烁,庞大的力量将对方打退了好几步。
  
  但是还未等他再次用出镇定剂针头,一声巨大的怒吼便震荡整个大厅。
  
  被击退的阿达玛已经彻底化作一头人形的狮子,尼米亚猛狮的血脉在魔化病的催化下几乎完全显现:铜皮铁骨,血盆大口,足以撕碎一切的獠牙利爪,和足以吞噬人心的幽绿狮眸。
  
  这些特征伴随着古老而诡秘的魔化纹路而在巨人身上蔓延,甚至有肉眼可见的源能晶体开始在他身上凝结,化作甲壳和刀刃。
  
  而下一瞬,人形的巨狮向前一扑,庞大的气浪震荡,甚至令一旁的源能篝火被吹灭。
  
  【回光返照!】
  
  即便燧光大师看出了这一点,却没有任何办法,濒死的魔化者最为危险,源能的侵蚀伤害他们的理智,却带给他们匪夷所思的力量。
  
  阿达玛正在燃烧自己的灵魂,他的飞扑超越了燧光大师的反应速度,撞在了机械铠甲的胸口,巨大的力量令魔化巨人头骨产生了裂缝,但却也撞凹了银青色的铠甲。
  
  紧接着,正在狂笑的巨兽又是一掌拍出,对准了机械战甲的头颅。
  
  咔嚓,清脆的声音响起,却并非是头骨亦或是脊椎碎裂的声音,那只是普通的骨折——但情况一样不好,燧光大师抬起的手连带外骨骼铠甲被阿达玛一掌打断,整个炼金铠甲也直直飞起,就像是断线风筝那样,铠甲的碎片四处飞散。
  
  “什么?!”
  
  现在的情况不仅仅令被打飞的燧光大师惊愕,一旁冷眼旁观的叶莲娜也震撼莫名,她看着实力暴涨的阿达玛一拳一个就将哈德与机械铠甲全部打趴下,然后又转过头,扭曲的脸庞无比渴望地看向一侧的铁棺时,心中只有荒谬二字。
  
  埃安大陆之上,所有已知种族和人类都是混血,据说这是上一纪元先民文明胡乱通婚的结果,但考古发现的先民尸体却证明,大部分先民的血脉非常纯粹,即便偶有通婚,其血脉模式也与如今的埃安人并不相同,更不会出现魔兽和人类的混血,至多只是精灵矮人,魔鬼巨龙的血脉。
  
  尼米亚猛狮作为神话中一位神祇成神前试炼的一部分,乃是半神级的猛兽,换算到现在,起码也是神意一级的魔怪,阿达玛在魔化病的催化下觉醒血脉,虽然没有像是先祖那样足以以一己之力对抗一个城邦和大军,但对付几个心光阶似乎是绰绰有余。
  
  鲜血正在从阿达玛的身上流出,他的头盖骨碎裂,锋锐的牙缝中也在不断溢出内脏的碎片。
  
  燧光大师刚才的攻击的确沉重无比,他的血肉之躯无法承受,但是在死亡之前,这种伤势并不能降低它的战斗力,甚至令这头本能的猛兽更加疯狂危险。
  
  此刻,他仍在大步朝着铁棺走去,和哈德之前还要用上些许源能不同,魔化巨兽一掌就将整个铁棺掀开,他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伸手抓向睫毛微动,似乎将要醒来的银发少女。
  
  此时,哈德生死不知,燧光大师重创未起,两个孩子听从苏昼的指令已经跑远,更何况也不可能指望他们做什么,场上只剩下一个惊怒交加的叶莲娜,还有实力远逊于其他人的‘斯维特雷教授’。
  
  没得选了。
  
  “住手!”
  
  一声断喝,但是剑刃的速度比声音还快,青色的狂风怒涛般朝着阿达玛背后斩去,源能急速卷动,令炼金钢长剑发出链锯般的巨大轰鸣。
  
  察觉到了生命危险,阿达玛立刻转过头应对,可是速度太慢了,早就在他听见住手这个词之前,狂暴的疾风链锯就已经斩落,就像是热刀切开黄油那样将本应刀枪不入的魔化巨兽手臂连带肩膀一齐斩断,余波甚至切断了几面遗迹墙壁,在地上带起十几米长的剑痕。
  
  黑红色的血液宛如喷泉,在阿达玛雷霆一般的狂吼中喷洒,但是这些血液都没有落地,因为四周激荡的烈风已经收束成线,被骑士握于手中。
  
  叶莲娜此刻神情冷酷漠然,她周身被白色的激波覆盖,手中拿的链锯长剑旋转着轰鸣,而在她的背后,浮现出一只巨大且正在高鸣的苍鹰魂影,其头颅和躯干处有着明显和叶莲娜身上铠甲同样的金属结构,庞大的源能朝着这个苍鹰幻影以及女骑士身上流去。
  
  这就是‘心光’。埃安世界职业者灵魂与源能结合的显化,也是超凡者汲取高密度源能,避免其侵蚀自己心智的中介。
  
  展露出这个姿态,证明该职业者已经全力以赴,没有分毫留手。
  
  此刻,阿达玛还没有死去,即便被斩断了整个肩膀,胸腔也被撕裂了一半。
  
  魔怪的生命力远超人类,剧痛之下,他张开大口,露出猩红的长舌和獠牙,对着叶莲娜猛扑咬来。
  
  “……死!”
  
  吐出一口气,叶莲娜此刻展现的实力并非一般的心光所能比拟,初阶心光的魂影甚至看不见形体,如此清晰的具现证明她的真实实力已经摸到了心光巅峰,只需要能长时间保持这个形态,就可以尝试进阶神意。
  
  这个实力的骑士,绝不可能只是一名流浪骑士,在阿斯莫代帝国的军中,她起码也有一个校官职位,各大贵族会争先恐后地笼络。
  
  随着背后苍鹰魂影同样抬起羽翼,她举剑横斩,凝练的冲击波幻化为一道白光,将阿达玛本就破碎的头盖骨斩开,然后势如破竹,将这位可怜的魔化者从中一分为二。
  
  虽然的确有被人从中一分为二后还能活着的魔怪,可阿达玛显然并非这一类,他被斩成两截后当场就死去,黑色的源能气浪从他的尸骸中流出,最终在四周大气的净化下逐渐恢复成正常的源能,而他庞大的尸体也渐渐干瘪,恢复成了原本的巨人形态。
  
  默默收剑入鞘,叶莲娜神色颇为难看,她原本就没有完全掌握实体魂影这等高端技巧,只是作为压底箱的底牌,而现在被迫暴露,不仅仅少了一个底牌,更是令她的境界都有些不稳。
  
  “厉,厉害……”
  
  一切都只发生在数秒内,被打飞的哈德才吐出一口血,将自己从墙上抠出来,便看见了叶莲娜两剑斩杀了阿达玛的一幕,不禁神色震撼:“不愧是圣维拉尼的烈风,原本还以为是夸大其词还有其他人的吹捧,现在看来看来,你真的可能在十年内进阶神意……”
  
  “啪啪啪!”
  
  苏昼则是在鼓掌,他神情严肃,态度认真,看上去似乎是真的为刚才的精彩对战而赞叹。
  
  “别废话,没死就过来处理尸体,魔化病可是会随着源能传染的!”
  
  侧过头瞪了一眼苏昼,叶莲娜显然很是烦闷,但她也没对明摆着在看戏的教授发火,而是转过头呵斥了一声颇为无辜的哈德。
  
  原本还会和对方顶嘴两句的哈德此刻半句话也不多说,他一瘸一拐地走向阿达玛的尸体,然后举起手中长剑,凝聚源能冰霜,将溢散的血和尸体冻住。
  
  叶莲娜本人则是快步跑到一侧一动不动的燧光大师身边。
  
  “大师,您怎么样?!”
  
  此刻的叶莲娜神情紧张,表情真挚,半点也看不出昨天和苏昼交谈时要暗算对方的样子。
  
  随后,燧光大师断断续续的机械音从铠甲中响起:【没想到……阿达玛先生魔化觉醒的,血脉之力居然如此恐怖……老夫的炼金铠甲足以承受重炮轰击,不曾想居然连一掌都接不住……】
  
  燧光大师的声音正在逐渐衰弱,生命气息也在显而易见地降低,刚才阿达玛出乎预料的一击透过铠甲,伤害到了内部脆弱的炼金师。
  
  能听见几声咳嗽后,老人坦然的声音响起:【老夫命不久矣,埃安人不畏惧死亡,但却害怕不能落叶归乡……我知道带着尸体回去太过苛求,所以希望叶莲娜女士你能将我的这个遗物带回教团驻地,你可以得到我遗产的三分之一。】
  
  如此说着,他颤抖着抬起没有断的那只手,在铠甲外侧摸索了一番,然后将一块赤红色的晶石递给了叶莲娜:【这是老夫铠甲的启动枢纽,可以视作本人的秘钥……】
  
  说到这里时,燧光大师又喘息了几声,这位老者的生命之火已经非常衰弱了,他咳嗽了一下,才挣扎着苦笑道:【拜托了。】
  
  “我答应你。”
  
  而叶莲娜半跪在银青色的机械铠甲身前,她在胸前用食指划了一个十字,又用大拇指划了一个圆:“圣日在上,注视你我的灵魂。”
  
  【圣日……在上……】
  
  燧光大师快死了,而临死前,他颇为不舍地转过镜头,看向铁棺所在的位置。
  
  【先民……不会得魔化病,天生就具有灵魂的先民……】
  
  【何时埃安人能得以分享……先民的荣耀?】
  
  生命之火熄灭,他叹息着死去了。
  
  叶莲娜握着宝石,她站起身,表情难以形容。
  
  “走吧。”
  
  转过身,朝着铁棺走去,她抬起铁棺,然后低声说道:“出口在东北那边,该回去了。”
  
  哈德刚刚处理完阿达玛的尸体,苏昼也自然跟上。
  
  三人带着行李,离开了这个水源营地,留在原地的,只有已经被冰凝且敲碎,化作粉末的尸体碎片,还有已经彻底沉寂下去的外骨骼装甲。
  
  临走前,苏昼摇了摇头。
  
  初耀遗迹——目前只有苏昼知道这个名字——的甬道黑暗,只有各位职业者身上的源能的自发光现象可以照亮周边,叶莲娜身上是青色,而哈德是冰蓝,苏昼身上只有一点青蓝和黯银色的光泽,一眼就能看出实力强弱。
  
  哒,哒,哒。行走了差不多有七分钟,众人看见了燧光大师所说的出口。
  
  那是一个隐藏在土石结构中,颇为狭隘的一道裂缝,蕴含着混乱源能,属于天灾的气息与风从中流出。
  
  的确如大师所说,只有孩子才能过去,不过对于超凡者而言,顺着裂缝总是能慢慢挖出去的。
  
  不过此刻,叶莲娜却停下了脚步。
  
  哈德也停了下来。
  
  双方对视一眼,然后看向苏昼,又移过目光。
  
  她将手中即将苏醒的先民少女以及铁棺放下,然后沉默地拿出了之前燧光大师给予她的红宝石。
  
  紧接着,一把捏碎。
  
  嗡,一轮耀眼的红色源能光辉亮起又消散,这的确是启动炼金铠甲的秘钥,也是一位炼金术师证明自身信任和嘱托的最好信物。
  
  但现在它被捏碎,无论是哈德还是苏昼都毫不意外。
  
  “……哼。”
  
  又等了七八分钟,确定后方没有任何动静后,女骑士凝视了一眼手中的宝石碎屑,她的神色冷酷:“莫德斯托准尉,去,把两个小家伙抓回来,小心点,别伤着。”
  
  而哈德也握住了长剑,他肃然道:“是,少校!”
  
  仅仅是瞬间,两人的气势就从流浪骑士和本地地头蛇转化成了军人,而本有着颇多矛盾的关系也迅速转换成了上下级。
  
  话毕,哈德转身离开。
  
  十分钟后,这位剑士便一手一个,拎着伽沙和洛亚来到了苏昼和叶莲娜身前。
  
  估计路途中伽沙一直都在挣扎,他的力量很大,哈德一时间也压制不住,所以便用绳子捆了起来,还蒙住了嘴巴——好在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动作,哈德忠诚地执行了叶莲娜的指令。
  
  “院长!”
  
  看见苏昼后,被哈德提在手里的洛亚露出了小狗一般可怜的表情:“我们躲起来了,但是他好厉害,一下就找到了我们……”
  
  “哎,毕竟是专业的侦察兵,你们能藏住十分钟,已经很不错了。”
  
  听见苏昼一口道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后,哈德不禁侧目看了一眼,而白发的老者对此并不吃惊,他只是微微摇头:“回来也好,等会其他地方指不定更危险。”
  
  哈德将两个孩子放下,洛亚便立刻带着伽沙跑到苏昼身后,然后为自己的朋友解开绳索。
  
  “教授……”解封后,即便是一向早熟的龙人男孩也不禁露出了紧张的表情。
  
  他和洛亚一样,完全没搞清楚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
  
  “别慌。”
  
  苏昼给了他一个眼神。
  
  此刻,哈德正在向叶莲娜汇报:“遗迹已经大致探明,少校,我们应该立刻将遗迹探索结果报告将军,还有斯维特雷教授……”
  
  如此说着,剑士神色漠然地看向另一侧的苏昼,他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为了保证遗迹消息的不泄露,灭口是必须的。
  
  “天灾才刚过,通讯不可能成功,而且这次任务意外太多,和将军所说的根本不一样,这个遗迹中隐藏的秘密应该不仅仅只有这个活着的先民女孩。”
  
  整理了一下铠甲和头发,叶莲娜从怀中掏出了几瓶药剂。
  
  服用后,她咳嗽了一下,紧接着的状态迅速回升,双目中流动着青色的亮光:“燧光那老头临死前还打算用炼金秘钥锁定我们的位置?逐光教团的手段别人不知道,我们可清楚的很。”
  
  转过头,女骑士看向苏昼所在的方向,她自得地笑道:“至于斯维特雷教授……他是聪明人,他会合作的,将军欣赏他的才华,少尉你应该趁现在打好关系才对。”
  
  “如何?教授,你的选择是正确的吧?阿斯莫代第三集团军欢迎您的加入。”
  
  注视着叶莲娜一幅最终胜利者模样,苏昼眨了眨眼,没有说话,而是抬起手,颇为绅士地作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对此,女骑士哈哈笑了两声,然后便恢复了之前冷淡严肃的模样:“走!我们再去检查一下地底遗迹核心!”
  
  和离开时相比,回去就快的多,不到五分钟,他们便来到了之前战斗的水源营地旁边。
  
  什么变化都没有,一切都和二十分钟前一样,无论是阿达玛的尸体,混乱的营地,还是一动不动的炼金铠甲都是如此。
  
  但没有意义,叶莲娜走上前,这个干练的女骑士一句话不说,抬起炼金长剑,在孩子的惊呼声中,就朝着燧光大师的铠甲碎裂处刺去。
  
  这一剑简练直接,干脆利落,甚至就连杀气都没有,就像是小孩子拿着树枝扫打地面的灰尘,可却凛冽至极,苏昼见了不禁在心中称赞一声好,寻常刺客都刺不出这么悄无声息的一剑。
  
  铠甲刺入缝隙,贯穿了血肉,确定触感正确的叶莲娜满意地点了点头,证明燧光的确死了后,她才缓了一口气:“以假死来治疗的药剂这种东西虽然珍稀,但也不是没有……请见谅,只是检查战场,不是侮辱尸体。”
  
  不知道是对谁解释,总之她看上去是觉得苏昼之前的死亡又复生正是假死药剂的作用,对此苏昼也只能耸耸肩:“刺的不是我,我毫无意见。”
  
  “哈哈,您可真有意思。”
  
  笑了一声,叶莲娜本打算就这样离开,但是临走前,她却突然神色一动:“对了,逐光教团那么多秘药炼金药剂,不能浪费。”
  
  骑士又回转,她这次打算切开燧光大师的铠甲,检查一下对方本体身上是否还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别的不说,他催化阿达玛魔化的那一小瓶灵魂源质,放在外面也算是价值千金,对于普通超凡者来说也可以短时间内大幅度提升实力,足以保住一命。
  
  不过这一次,叶莲娜第二次伸出长剑之时,却有一只手悄无声地抬起,握住了剑身。
  
  在女骑士睁大的双眼中,明明已经失去了所有动力来源,理论上不可能自己活动起来的炼金铠甲动了起来,抓住了她的炼金长剑。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她亲手握碎了燧光的铠甲启动秘钥,这都还能动,除非……除非是铠甲内的人,凭借自己的肉体力量,操控了整个铠甲的运动!
  
  “可这怎么可能?!就连骑士也不可能穿着那么厚的铠甲行动自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