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二十三章 不要打了,都是自己人! w字大章

第二十三章 不要打了,都是自己人! w字大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黄昏,和世界之树,居然已经打起来了吗?
  
  听见雅拉的话后,苏昼的面色不禁微微一肃,他相信雅拉的话,但是心中却有疑惑。
  
  所以青年便问道:“可是,伟大封印不是还在吗?祂们究竟是怎么打起来的?”
  
  “难不成隔着封印凭空出手?但倘若有这样的力量,岂不是说祂们距离突破封印只有半步之遥?”
  
  而且,有一说一,被封印了还打起来……这听上去的确有点监狱斗殴的样子了!
  
  被束缚了力量,囚禁在监牢中的强者,动用种种小手段继续自己的战斗……
  
  虽然有些不敬,但苏昼脑海中甚至浮现出了诸位伟大存在手中拿着削尖了的牙刷柄和饭堂调羹对殴的情景。
  
  尤其是雅拉用尾巴卷住牙刷把,一脸狠辣地怼人捅过去的场景。
  
  “伟大存在的战斗,并不需要祂们自己亲自出手。”
  
  对此,并没有注意到苏昼发散性思维的雅拉轻轻摇头,祂此刻神情肃穆,显然是认真了起来:“在那些受到祂们信息影响的世界,仅仅只需要祂们心中涌现出了‘对抗’的念头,那些由祂们信息孕育而生的眷族,可能就会互相‘战斗’起来,甚至是发起圣战。”
  
  “除此之外,即便是不脱出封印,也并非说不能战斗……将力量投射至自己的某个投影,亦或是孕育一个可以承载自己力量的分身,然后在各自的原初世界对垒,由祂们代替自己战斗——只要想,伟大存在总是能打起来,封印毕竟已经破碎,它只能封锁了几乎所有的可能,而并非是所有。”
  
  说到这里,蛇灵不禁长叹一口气:“当初正确之战的时候,我们的战斗就是这样,仅仅是一念,便波及了无尽时空。现在想来,那的确是影响到了太多普通生命和世界,而那或许就是我们被封印的理由。”
  
  雅拉陷入了短暂地回忆,但很快,祂就恢复过来,然后与苏昼对视,蛇灵语气平静了下来:“黄昏和世界之树的战斗,已经可以被百分之百确定,你那小妹经历的‘黄昏树界’毫无疑问就是祂们的战场之一,而黄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既然连那种小世界中都已经出现这种征兆,说明祂们的战斗已经白热化,而世界之树的劣势并不奇怪,因为黄昏的确非常强大,在伟大存在中也是如此,双神木需要联手才能与祂抗衡,甚至也仅仅只是抗衡。”
  
  这是很少见的,苏昼从雅拉口中,听见伟大存在中的‘强弱’的对比。
  
  上一次听见,还是雅拉申明自己不算弱,在所有伟大存在中可以排上前十。
  
  不过那一次说实话,吹逼的成分较大,苏昼姑且就信了,也没朝心里去。
  
  说实话,他不是斗兽人,也不是战力党,对于比较各个伟大存在的实力并没有什么兴趣,相比起谁打起来更厉害,他对对方究竟有怎样的思想更感兴趣。
  
  更何况,伟大存在都是无限的存在……要他一个研究生都没读的普通书院教授去思考这个?那显然有点超纲了。
  
  “话说回来……为什么呢?”
  
  想到此处,苏昼不禁开口询问,他的神木之躯上浮现出道道神纹,映衬他的困惑:“黄昏和世界树为什么会打成这样?”
  
  “雅拉你和完美之间的关系并非是一般的宿敌,这我理解,但是你和宿命的关系明明也很差,但我却没看见你的眷族和宿命的眷族有什么圣战的趋势啊。”
  
  ——甚至偶尔还会联手作恶,实乃十足恶人。
  
  苏昼这里想的是圣蛇灵连祷会和天神降灵会,降灵会中有不少宿命眷族,而他可没在这两个组织之中看见有什么矛盾。
  
  对此,蛇灵有些半恼:“什么叫做我和完美的关系不一般……至于宿命,我只希望祂滚的远远的,别让我看见,非要我主动去找狗屎踩也太过分了!”
  
  说是这么说,但雅拉和这两位的关系懂得都懂。
  
  “世界树,代表着‘存在’。”
  
  “大道树,代表着‘延续’。”
  
  “而黄昏,却代表‘虚无’。”
  
  批判了一番苏昼的无根据猜测后,雅拉摇头道:“祂想要证明,证明世间万物,一切存在,都是无意义。”
  
  “因为万物的最终都是虚无,所以存在毫无意义——祂和世界树乃是亘古以来的宿敌,据说双神木联手之前,祂们就在持续永恒不休的争斗,甚至双神木的组合都是因为黄昏的压迫而成型……我对这些了解不深,但大致没错。”
  
  “虚无主义?”
  
  苏昼皱起眉头:“而且还是最极端的那种?”
  
  “不过听上去,似乎和万物终亡有点像?”
  
  “差了一点……我们都不怎么理解黄昏——除了完美那几个老好人外,谁会去理解祂?总之遇到就揍祂便是了。”
  
  对于黄昏,一直以来仿佛全知全能的雅拉也皱起眉头,祂看上去是真的不怎么了解对方。
  
  蛇灵摇了摇头:“但和终结不一样。终结代表的是一个阶段的结束,只要世间还有事物存在,那么终结就将生生不息。”
  
  “而黄昏是彻底的不存在,一切再无其他,便是虚无。”
  
  “这听上去简直没有半点对的地方啊……”
  
  听到此处,即便是伟大存在全肯定民苏昼此刻也说不出‘都是对的’这句话了。
  
  他现在眉头紧皱,陷入冥思苦想:“看来,我要找霜月小妹了,试一试能不能找个机会,去那个‘黄昏树界’看看情况。”
  
  “没必要。”
  
  雅拉的回答简略:“就连作为核心的神木都被侵蚀,证明那个黄昏树界的战斗已经宣告结束,万物正在逐渐归于虚无——丧尸,邪魔,各种莫名其妙的妖鬼涌现,乃至于百鬼夜行,诸神黄昏什么的,正是黄昏胜利的预兆。”
  
  “至于为什么会有先驱空间的探索者过去,估计是因为先驱也想要改变这一点,将那个黄昏树界拯救下来,所以才派遣自己的眷族去对抗,帮上世界树一把吧。”
  
  说到此处,即便是和先驱正面对峙过,但雅拉还是勉为其难地为先驱说了句好话:“哪怕是什么都想知道的先驱,也不想把那家伙叫醒。”
  
  “毕竟叫醒黄昏的结果,根本猜都不用猜,用尾巴想都能知道了,根本算不得未知。”
  
  “哎,那看来,还是要我自己想办法,尝试借一借先驱空间中的暗子,来寻找相关的线索了。”
  
  话已至此,苏昼也只能长叹一口气。
  
  战舰神木心怀忧虑地凝视着眼前浩瀚的宇宙,这一轻微的动作,却令灵气的波纹鼓荡,在月表的环形山之间带起了层层叠叠的光纹,月尘被激扬而起,朝着黑暗的宇宙中飞去。
  
  无尽群星在漆黑的黯幕中闪耀,令青年不禁自语:“这个多元宇宙,还真是多灾多难啊。”
  
  “也罢,最近这段时间闲来无事,九玄界有柏云天作为眼目也算是足够,现在,就待我潜入先驱空间看看情况。”
  
  而就在苏昼凝神,以自己的神念联系彼界先驱空间,寻觅自己昔日种下的种子,那位来自轮回世界的蚁人巫妖之时。
  
  2019年,4月21日。
  
  源自于苏昼在完美世界创造的两门修法,‘阴阳不朽轮转法’和‘五德麒麟法’,已经通过了正国官方的测试,现在开始正式在小范围区域进行普及。
  
  至于为什么能在区区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就直接通过正国官方理论上非常严谨繁复的测试……主要原因有两个。
  
  第一,这两个修法实在是太简单了,只是一个纯粹的思路和设计问题。
  
  苏昼对神木之力的利用超乎所有人想象,而五德麒麟法更是直接从早已失传的五德神光中衍生而来,高屋建瓴的设计,故而有种大道至简之意,找不出任何差错和缺陷。
  
  第二,苏昼直接把这两大修法的实体例证,蜂人萨拉送了过去。
  
  作为早已精通这两门修法的虫人小姑娘,诸位研究人员只需要对她展开研究,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明白这两门修法的具体效果还有简易程度,可谓是方便又快捷的实证方法。
  
  当然,这一过程中并非没有插曲——萨拉被苏昼派出去的时候还可怜兮兮地高呼‘陛下——你不要我了嘛?!’这种话,令诸位正国研究人员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位小女孩究竟是苏昼的什么人。
  
  对此,苏昼只是简单地安抚了一下:“没事,就是去检查一下而已,等你回来,有了更加详细的数据报告,我就可以亲自指点你修行正经的神木法了。”
  
  “到时候你是神木,智慧树也是神木,大家都是神木,互相贴贴,岂不美哉?”
  
  “啊这……”
  
  萨拉怔了怔,她想了会后,然后便开心地高呼:“好耶!”
  
  除此之外,还有些小插曲。
  
  在道纪局的研究人员分析萨拉的修行数据时,相关的工作人员发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
  
  “怎么会?!这个小家伙,不是才六七岁吗?!”
  
  “六七岁,就有后天巅峰的实力了?这不科学!而且看智力测试……也没高到哪里去啊(小声)。”
  
  “等等,倘若是这样,那苏部长是花了多大力气,才把她的实力填上来的?”
  
  “……难不成,苏部长就喜欢这个类型不成?”
  
  再一次,苏昼风评被害。
  
  这两门修法的出现,极大程度地缓解了全国老年修士的相关问题。
  
  灵气复苏后,虽然修行可以自然延长寿命,但是对于那些老眼昏花的老人而言,几乎不可能修行的他们却难以享受到新时代的福利,只能看着时代的大潮遗憾的逝去。
  
  电子冥府,固然是这些老者的归宿,令这些遗憾的老者可以在数据冥府中再活一世,但倘若有轮转不朽法这种简单易懂的延寿和修行入门法门,用现实的肉体修得长生,那自然是更好的选择。
  
  除此之外,那些修行天赋实在是太差,以至于直至如今都难以修行入门的天赋低下者,也对此非常狂热。
  
  肉体天赋的作用,只在超凡阶和超凡之前起到关键的作用,在此之后,修得全身灵气器官的先天修者还想要继续向前,便要不如智慧和传承的领域——可是超凡阶之前,正是最基础,最关键的阶段,很多人明明聪明绝顶,但却因为肉体的硬条件而无法入门。
  
  五德麒麟法,正是为了针对这个情况而生:它几乎没有任何实战能力,能修出的灵力质量也算不得高,各种术法好看的程度大于实用,总的来说,如果要以战斗力来算,五德麒麟法真的最下等的修法之一。
  
  可是它简单,且有足够的深度,足以让人修行至超凡,而以此法修至超凡后,便可脱胎换骨,无论是精研后续更高等的五德麒麟法,朝着五德神光迈进,亦或是转修其他修法,都是好选择。
  
  这就是专门设计的跳板修法。
  
  两门修法一出,一时之间,苏昼的名望提升幅度极其恐怖,几近于到了称圣的地步,除却烛昼真身的辟邪挂图外,苏昼本人的画像也得享如此殊荣。
  
  甚至就连苏昼自己和正国官方都未曾想到,这两门普及修法居然有这等反响……但仔细想来,这也并不奇怪。
  
  毕竟,这是两门给予人‘希望’的修法。
  
  而希望,正是最值得称赞的东西。
  
  不过反过来,道圣却给出了颇为不同的意见。
  
  “如此一来,等到这些修法普及全球……我等人族,简直可以说是永生之族了。”
  
  那时,来到月球,和苏昼面对面交谈的道圣表情看不出是喜悦还是发愁,他忧虑地说道:“永生并非是问题,瑟诺斯提亚人便是全民不朽的种族,而且都具备超凡之力。”
  
  “但是祂们的生育率极低,只能依靠活星球发展族裔,先天受限极其严重。”
  
  “而我们人族的繁衍速度……在祂们这些天生不朽的种族眼中,简直快到夸张啊。”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如今的地球,之所以可以全民修行,是因为总体的修行资源大于需求,所以才有余裕,不至于陷入九玄界那样的内卷困境。
  
  可是倘若全民永生,那么人口的增长速度,很可能就会大于修行资源的增加速度……而且老人不死,新人不断出生的状况,也会带来大量的伦理和其他相关问题。
  
  毕竟,人类社会的基础,就是建立在‘人终有一天会死’这件事上。
  
  大家都寿命悠长,几近于永生,那么许多受迫于时间的问题,可能也就不是问题了。
  
  社会结构,也会因此而动摇。
  
  “……至少寿命悠长后,人类繁衍后代的速度也会降低,毕竟后裔就是为了延续自己,倘若自己活得长,那么后裔的重要性也就降低了。”
  
  对此,苏昼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找出解决的方案,他只能这样安慰道圣,也算是勉励自己:“当人类成为长生种后,后裔的数量也会逐渐减少至接近长生种的地步。”
  
  “更何况,未来的事情谁知道?总不可能为了可能的问题,就停止进步,停止革新吧?”
  
  当然,除却人类世界外,包括兽神界,青丘星在内的诸多世界,也因为最近的时局而颇为震荡。
  
  地球和九玄界,自最初的交锋以来,便一直处于对峙状态。
  
  正国于青州时空门周边修建了大量要塞堡垒,部署了很多全新的武器装备。
  
  而九玄界也不甘示弱,根据情报显示,包括玄帝直属部队在内,一共有十三支乃至于各位封王和玄帝的部队抵达了时空门周边,修建起了一套繁杂庞大的巨型战争法阵……双方都没有主动进攻,而是拼了命的堆积己方的防御。
  
  两界之战,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对此,或许是为了表忠心,也或许是为了表现自己的存在感,以水麒麟王安沲为首的兽神界领导层表示,神兽一系也可以作为志愿军,加入正国一方的阵营——昆族一系的真身极小,大可以作为侦察兵出动,这的确是个不错的提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