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二十九章 不当神鸟也无所谓了

第二十九章 不当神鸟也无所谓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与此同时,在南正楷的脑海中,源自于‘宙光神君’的‘时流之镜’登时便浮现出了一层又一层的幻象——预知和预知能力互相干扰,苏昼预知了南正楷预知了他的预知,而南正楷也预知了苏昼预知了自己预知了他的预知……如此无穷套娃下去,瞬间就让两位真人也同时停下了动作。
  滴答——苏昼闭上双眼,他的眼角正有血泪流出,而南正楷身上,一面小小的神镜也爆碎成灰。
  “好机会!”
  虽然心疼神物的破碎,但南正楷也很清楚,烛昼失去最重要的观察器官,此刻正是良机。他踩踏大地,山岳动摇,恐怖的能量喷流从他背后出现,令他瞬间化作光流朝着苏昼撞来。
  ——小花招。
  即便双目紧闭,但苏昼仍然能感知周围的一切。眼睛是感知器官没错,但是皮肤,鼻子,嘴巴和耳朵都是,第六感的源头,灵魂自然也不例外。
  甚至……
  想象力也是。
  苏昼的脑海中,远超常人,乃至于仙神的想象力开始在‘万世革新之力’下进行推演,虚拟的战场中,他已经计算出了自己周身防御最薄弱的地方,倘若有人要从这攻击,那即便是他也要为之苦恼。
  不过,也会令他感到兴奋——因为只有正面应对这薄弱之处,他才会有经验,继而革新,进步。
  但结果却令人失望。
  因为南正楷并没有从这个最薄弱的方向和角度进攻而来。
  他没有找到苏昼的弱点。
  “唉。”
  睁开双眼,虽然此刻苏昼的双目仍然破碎不堪,什么也看不见,但是他却仍然可以看向正一尺斩来的南正楷,发出叹息:“无聊的人。”
  “只会利用青霄正阳尺的力量,你自己的修持呢?”
  苏昼身形一动,虽然目不能视物,但他仍然持刀向前,与南正楷互相冲锋。
  两人之间的相对速度超过了每秒八百公里,如若此地不是狱海绝境,而是任何一个有着人烟的大州,仅仅是这次冲击,就会波及万里方圆内的凡人。
  而后,胜过雷鸣的爆鸣神响起,青红色和赤金色的流光纠缠,互相劈斩突刺。
  锵锵锵锵——一连串的刀刃交鸣之声响起,狂暴的气劲勃发,甚至在天空中形成了巨大的灵气旋涡,狂暴的气流涌动,发出隆隆轰鸣。
  而在这一连串急速攻防中,却是南正楷被彻底压制,他愕然察觉自己几乎每一次进攻都会被苏昼提前预知,每一次防御都会被找到最脆弱的那一点。
  虽然只是几乎,而不是真的每一次,但这样的预兆代表他的战斗方法真的已经完全被苏昼看穿。
  轰!
  雷霆火焰和暴风闪光亮起,面对苏昼的斜刀一斩,南正楷本想侧身闪避,然后以神尺之力反击,但是苏昼的双眼中却突然迸射出两道实质化的粒子束冲击,直接命中了他的头部。
  虽然伤害完全被‘庚金星昴战甲’挡住,但是南正楷的防御姿态却被影响,神尺固然挡住了灭度之刃,可他整个人随后就被苏昼一脚踏在胸口,整个人如同断翅的飞鸟一般坠下。
  宛如流星坠地,空气中的灰尘被点燃,大地再次动摇,纵横的裂缝扩散。
  ——又一次。
  ——又一次。
  此刻,大地深处,南正楷的心中满是愤怒。
  并非是被烛昼略胜一筹。战斗就是这样互有胜败,假如仅仅是略输一招就愤怒,那大家都别活了。
  他感到屈辱愤怒的是,自己明明借助了仙神之力,封禁了那烛昼的五行轮转之力,封禁了那烛昼的真身,还动用种种秘宝保护自己,辅助战斗,手中更是有道兵加持……就算这样,也只能和烛昼打一个不相上下,互有胜负?
  人的愤怒,大多来自于自己的无能。
  以及嫉妒他人。
  他愤怒的是这一点。
  “为什么……你们这些人能这么强大,就连仙神之力都无法压制?”
  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一个人的影子,一个人便击败自己和其他七位巅峰真人联手,乃至于神魔降念的影子。
  南正楷此刻也在苏昼身上看见了那个影子。
  他无法接受这一点。
  “这个世界上的绝大部分人,都没有你们这么强,他们反抗不了神魔——为什么非要拉他们下水!?”
  “你们的道路,只会将更多人拉入深渊!”
  地底最深处,一声怒吼响起。
  然后,地动山摇!
  “轰!”
  一声巨响,苏昼正打算趁势追击之时,他便忽然看见,仿佛有一双无形巨手在地底深处抬升,将南正楷之前被轰下的地区缓缓抬起,数亿吨的土石颤抖着朝着半空飞去。
  啪嚓!粉碎的声音响起,被抬升而起的碗形大地在起飞至一半时便突然崩碎为漫天烟尘。
  而就在这漫天砂岩中,地脉之气纵横,无数细微的神铁碎屑从烟尘中过滤而出,然后于半空中凝结为一颗颗约莫几十厘米长短,但是重量却接近三四十吨的银灰色金属团块。
  【天地一炁镇元金章】
  不可思议的土行元气从此地爆发而出,甚至隐隐联通地脉,与整个南狱海,南泽州的地脉相连。
  爆发出了自己最根本的修持功法,南正楷此世手持神尺,此刻,那悬浮于半空中一颗颗神铁团块开始微微变形,化作水滴形状,而后大地的力量被加持在其上,类似于引力弹弓的效应出现。
  整个大地地脉运转的矢量,此刻被‘青霄正阳尺’那规整天地,以及镇元金章那勾连地脉的能力,附着在了那数百颗神铁弹丸之上。
  然后,便将其加速至了每秒三万公里。
  十分之一光速。
  五千万吨当量的沙皇氢弹,在地球上虽然已经是上个世纪的玩具,无论是相转移导弹还是新研制出的反物质湮灭弹头都有着胜过它的威力,但它试爆之时的盛景却足以令任何人都面色骤变,令整个北冰洋都看见明亮的闪光。
  而以十分之一光速轰击而出的神铁水滴,其破坏力,百倍于沙皇氢弹。
  那是接近五十亿吨的当量。
  “这家伙的本命修持,居然是土行大地之炁?!”
  在感知到青霄正阳尺配合南正楷那突然爆发出的根本修行法,两大传承互相组合,一瞬间就发挥出了一加一大于十的效果,苏昼立刻就面色微变——他能感知到,青霄正阳尺中的传承,恐怕也是和‘质量,土行,物质’相关,之前之所以表现出高热近乎于太阳一般的效果,很可能就是其真正传承的要点:“是重核聚变?不对,应该还有其他部分。”
  这等可怖的力量,倘若多来上几十位类似的真人,那恐怕星球都能推动流浪了吧。
  恰好,也能误导其他人,让他们以为南正楷是一位火行修者。
  此刻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
  以十分之一光速飞驰而来的神铁已经化作一团高热金属气团,重金属燃烧焕发的各色色彩宛如彩虹,虹光中的力量足以摧毁一个小国,可这样的虹光却如同暴雨一般朝着苏昼飞驰而来。
  即便是苏昼也不敢硬接这些攻击,他手持灭度之刃,然后果决地转身逃跑闪避——不是说接不住,而是南正楷这样爆发攻击绝对会耗尽他自己的力量,既然如此,非要硬挡干什么?
  但即便如此,虹光的速度还是太快了,在闪躲过几颗后,苏昼的左手还是被一道超高速金属气团命中,这即便是被核爆轰炸也未必会受损太多的地仙之躯赫然是一瞬就被彻底摧毁,蒸发化作虚无。
  但是,在承受了这次攻击之后,苏昼的身形除却最开始急速颤动了一瞬,便立刻变得稳定起来。
  而接下来,面对那些仅仅是飞驰,便会在天空中带起绵延数千公里长的等离子火云,青年便已经可以看穿它们所有的轨迹,然后用最小的动作将其一一闪开。
  他以灵力制造偏移护盾,侧身避开光流,使用精妙无比的预判步伐闪躲角度刁钻的攻击。
  一时间,除却第一道命中苏昼的神铁粒子束外,其他所有的攻击都被他闪开。
  以一条手臂为学费,他算是看明白了南正楷的攻击模式。
  ——不简单,但也不复杂。
  神铁光流竭尽,在万里之外化作接连爆炸的漫天星辰烟花,璀璨动人,却没有命中自己的目标。
  看见这一幕,大地之上,灵力近乎枯竭的正阳魁首目光怔然。
  他从未想到自己爆发全力的攻击居然只能伤到对方一条手臂。
  这也是为什么他之前只是单单利用青霄正阳尺的力量对敌对于原因……南正楷的修行功法乃是镇元平世之法,本来就只有各种强横无比的战争和灭世之术,适合摧毁国家乃至于州域,而不是单打独斗,随意使用,只会搞的自己灵气枯竭。
  “难怪南正楷能用荒天裂土大阵,崩碎二州地脉,他这一手引导地脉力量的攻击,在天元凡界这地脉力量强横无比的地方,当真是近乎于无敌!”
  止住左臂的血液,正在缓缓再生的苏昼也若有所思地看向南正楷:“明正德的地脉之术,是在他这里学的吧?难怪我觉得有点眼熟,这不就是‘五德应天承炁’这一串联各州地脉的大阵法门吗?”
  “看来在过去的重生中,明正德的确在南正楷手下工作过,甚至还学会了他的根本修持大法,并化作己用。”
  此刻,苏昼也不想贸然靠近南正楷,虽然对方这个时候看上去灵力已经消耗殆尽,但是相信一位地仙,一位真人真的会为了全力一击就消耗掉自己所有力量那就是搞笑,尤其像是南正楷,谁知道究竟有多少底牌。
  所以,就在左臂还在再生之时,苏昼忽然抬起右手。
  然后,右臂脱落,它紧握灭度之刃,竖刀,化作一条直线。
  然后,手臂和肩膀的切口处,明亮无比的青紫色喷流出现——下一瞬,火箭飞手便手持神刀,在剧烈升腾的灵气震荡中,朝着看似无力的南正楷急速突进!
  “这是什么?!御剑术吗?”
  ——但御剑术不应该是只操控剑,这又加上一只手是何故?!
  见状,即便是南正楷也大吃一惊,但正因为搞不懂怎么回事,所以才需要谨慎。
  登时,随着正阳魁首神念一动,地面上突然升起一面面坚固的岩石和金属墙壁,将他身形完全笼罩。可是火箭手臂挥舞神刀斩去,灭度之刃轻而易举地击碎了这些土元护壁,倘若是普通真人,此时恐怕已经被一刀两断。
  只是在击碎了十九层护盾后,藏身于后的南正楷已经不见身影。
  “烛昼神鸟绝对早已抵达神魔的领域!”
  此刻,藏匿于地底,南正楷一边于地底飞遁,一边取出一尊玉瓶。
  他从玉瓶中倒出一颗如玉般温润,带有粼粼水纹的神丹服下。
  瞬间,‘云流九纹金丹’被消化,他原本消耗殆尽的灵力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充盈恢复。
  他显然察觉到了苏昼摧毁自己防御术法的速度,但却并不意外,只是有点困惑:“他只是受限于这片天地,所以才未突破”
  “不过,即便是仙神,这个时候灵力也该消耗完了——为何这烛昼却还能如此持久,难道神鸟的底蕴真的如此深厚?”
  对此,正在从自己的个人空间中抽调富裕灵力的苏昼并不觉得自己哪里缺少灵力了。
  天元界的五行灵气的确被五色神光禁锢,但是他个人空间又不受限。
  南正楷岂能用天元界仙神的剑,斩苏昼个人空间的官?
  如今,此南正楷在探查出苏昼的全力数据后,便不再打算继续正面和对方进行互攻。
  没有意义,用铁锤捶打铁砧,无非就是互相伤害,指不定还是铁锤的柄握先碎。
  所以,在地下,他反手又取出了一个小小的黑色玄铁祭坛。
  然后将自己之前贯穿苏昼胸腔时,取得的一丝烛昼血肉碎块置入其中。
  漆黑的祭坛上,登时焕发出猩红色的纹路,释放着不祥的光辉。
  ‘陀罗星君’赐下的神物‘忌气真坛’可以血脉为引,摧人气运,意志乃至于神魂,纯粹的凶煞阴晦之气一瞬间就吞没了南正楷供奉上的血肉。
  而在此之后,猩红色的纹路登时大放光芒,森然的光辉弥漫明灭,它开始急速旋转。
  很快,一缕无形无质的厌胜之神意自祭坛中迸射而出,然后就开始顺着因果的指引,朝着天空之上,苏昼飞驰而去。
  半空中,已经将飞射出的右臂重新接回身体,而被摧毁的左臂也重新再生完毕的苏昼仍在俯视大地,寻找南正楷的身影。
  只是毕竟是地脉专精的真人,即便是苏昼也找不到隐匿起来的对方,只能凭借自己过人的灵气感应能力,感应地脉中不谐的区域。
  但是突然,苏昼忽然感觉到,笼罩在自己周身的功德护罩,突然久违地动了一动。
  “什么?”
  一时间,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苏昼便转过头,看向那自己看不见,但是在别人看来应该明显无比的功德金光微动的地方。
  然后,他便看见,有一头九头神鸟的幽魂幻影,此刻正在浓稠到实质化……不,已经实质化的功德金光中拼命挣扎。
  “鬼车?”
  看见这一熟悉的九头神鸟幻影,苏昼不禁皱起眉头:“果然,天元界也有这等凶鸟啊——看上去还成了仙神,当真是晦气。”
  “看上去,似乎是有人用诅咒攻击我?那可真怪。”
  苏昼其实是一个非常偏门的修者。
  毕竟从正式修行开始,一直到现在,算上在异世界的时光,他也只修行了五六年而已,所以除却攻伐之道,以及各种推演神通修法的经验外,他其实是没有多少‘邪门外道’的经验。
  如果要评分的话,满分一百分,苏昼的战斗力可以拿三百分。
  但是对诅咒什么的了解。恐怕连30分都没有,再怎么朝高里评,也不会超过50分。
  但是,倘若加上功德金光的反震……若是加上这个,苏昼的分数,便不会低于90分!
  喳!
  神鸟幽魂高鸣,这一凝聚了陀罗星君一丝神念的幽魂内部,蕴含着匪夷所思的森然煞气。
  苏昼能感应到,这个诅咒的本质,其实是引动自己体内的神鸟血脉,造成神魂反噬,进而令他功体崩坏,彻底自灭。
  可以说,只要是神鸟,被这一诅咒命中的话,几乎就等同于必死无疑。
  哪怕是朱雀炎炽离,只要不能突仙神境界,被此法诅咒,也会直接功体破碎而亡。
  所以,‘烛昼’露出了微妙的笑容。
  “倘若在这里硬吃一发诅咒却毫无反应的话,恐怕就会暴露出我是烛昼,而不是神鸟的事实了。”
  如此想着,他一指点出,澎湃的灵力携裹着连两个世界的功德之光,点在这鬼车幽魂的胸口。
  “但是现在,就算不当神鸟也无所谓了。”
  力量爆发。
  浑厚无比的灵力转化为雷亟,将这鬼车幽魂直接炸开,碎裂的幽魂碎屑向后飞溅,以辐射状洒满了锥形的空间。
  咔嚓。
  在惊愕的目光中,南正楷手中的祭坛碎裂,在金色的火焰中化作灰烬。
  仙天之上。。
  一颗猩红色的星辰中,瞬间爆发出了无尽痛苦的怒吼。
  能看见,星辰表面,外壳碎裂,有金色的光芒从星辰缝隙中迸射而出,宛如利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