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二十九章 不当神鸟也无所谓了

第二十九章 不当神鸟也无所谓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尺,度量也。
  匠人以之度长,帝王以之绳规天下。
  青霄正阳尺,道兵,长四尺三寸,青钢为底,赤日之纹遍绕尺身,构成青云环日之象。
  传说,一位紫薇帝君曾以此尺平定天下,结束乱世,规划山岳分布,重定河流走向,并在登仙成神之时,将此道兵留于凡间衣冠冢中,留待后世有缘人。
  尺身坚不可摧,可寄宿人道之力,并以人道之力转换极热高温与庞大质量,焚灭一切敌人。
  ——刀,利刃也。
  黎民持之剖物,武者持之犯禁杀生。
  灭度之刃,神兵,长四尺九寸,通体漆黑,刀脊厚而无光,青纹宛如血管遍布刀身,宛如神魔溅血于此。
  此刀于此世没有传说,不知道本质,也不知道来历,只能知晓它是神鸟烛昼所持之兵,曾斩灭天魔降念,冲破九霄,护佑万民。
  刀身由朱雀南明离火锻造,虽未加入主材进阶为道兵,但仍然算是世间最顶端的神兵利器,可呼雷唤火,斩灭不死。
  如今,南泽州,南狱海边缘,狱海绝境中央。
  刀光尺芒交错,两柄强大的护佑人道之武,在各自主人的持有下全力碰撞!
  铿锵!
  在武器相交的第一瞬间,激荡的火雷便化作超过数十万度的电浆,空气被排开成真空,狂暴的冲击波海啸一般朝着四面八方四溢。
  南正楷愕然察觉,在青霄正阳尺的彼端,有赤金色的光芒爆发,一股无匹大力正以泰山压顶之势朝着自己当头压来。
  就像是一柄巨锤砸落,要将他砸入大地!
  这并非是任何法术神通,只是单纯的臂力。
  何等蛮力!
  面色肃然,南正楷手臂一动,神尺纹路亮起,浩瀚无边的力量在他的体内以及神兵内部起伏。
  层层叠叠浪潮一般的力量,在这瞬间叠加,汇聚成庞然巨浪。
  他一尺挥出,青红色灵光暴起,足以令山脉坍塌的伟力爆发,居然是直接反将眼前人形的烛昼打脱战场,向后倒飞!
  空气就像是不存在一样,被超高速加热燃烧,烛昼的人影直接在天际划破一道长长的火痕,撕裂怨魂雾海,消失在阴霾天穹中,变成了一颗闪亮的星星。
  在此之后,冲击波和雷鸣音爆才迟迟传来。
  以道兵之力击退烛昼,但是南正楷却面色严肃。
  他很清楚,自己刚刚看似占据优势,实际却与之相反。
  烛昼体内那火山爆发一般的可怖力量是何等可怖,如果不是青霄正阳尺,自己必会被压制。
  “哪怕是仙神,在同阶,恐怕也做不到更好……甚至无法比拟!”
  ——刚才那一击,根本不可能重创烛昼,反倒是为对方取得攻击先手提供了机会,自己需要警戒接下来的攻击。
  如此想到,南正楷并没有贸然追击,而是谨慎地最好了防御的准备。
  果不其然。
  在南正楷做好防御姿态的那一刻,天空之上,骤然亮起一阵青色的光芒,自云层缝隙间射出。
  嗡!云层破开,一只岚种大手从灰色的云中伸出,它拍散了周围的云层,令雾气汹涌,无数青色岚种自云流中衍生,并互相摩擦。
  阴阳相薄,顿生风雷。
  霎时间,漫天阴云便化作无数翻涌的青蓝雷霆!
  之前被击飞的苏昼,此刻面色淡漠地站立在这漫天岚种雷光中央,他右手持刀,然后抬起左手,令半空中的无穷岚种和雷光,凝聚成一颗颗子弹模样。
  ‘逆反两极辟邪神雷’虽然并非苏昼的压底箱绝技,堪比反物质爆炸的‘五极神雷’,但却是他最容易制造出的高威力攻伐术法,它汇聚了风雷之力,每一颗都具备将一座小山炸裂崩碎,彻底抹平蒸发一座小村庄的力量。
  而现在漂浮在半空中的辟邪神雷,其数量又何止是数千颗,上万颗?
  下一瞬,苏昼挥手。
  子弹如同暴风雨一般向南正楷倾泻而去。
  瞬间,南正楷之前站立之处的大地便被奔涌的风雷轰击的粉碎,奔腾的冲击波中,物质在细密的雷光中分解,岩石于热风中溶解成熔岩。
  正阳国魁首没有硬接,他化作一道青虹遁光飞驰在狂岚暴雨间,从那片密不透风的雷光缝隙中一闪而过。
  数百年的战斗经验以及真人的素质,令南正楷可以轻松发现众多攻击中的破绽,苏昼刚才的雷光洗地固然威力极大,山脉都能打碎,但只要注意到所有雷光爆发前瞄准的方位,就可以大致预判出它们的轨迹和命中的区域,进而进行闪避。
  击碎山峰的力量,并不算什么,南正楷的铠甲乃是‘西方胄宿星君’锻造的‘庚金星昴战甲’,即便是明正德的五德神光都能抵御一二,只是他不想浪费神铠的力量在这,而且想要更多观察烛昼的战斗手段。
  一时间,风雷不绝于耳,烛昼无情地驾驭风雷轰炸,令崩碎的大地和熔岩痕迹跟随南正楷闪避的方向,在狱海绝境中制造出一条岩浆河流。
  “如此伟力,传说烛昼可以统御天象,宛如凤凰一般驾驭五行,看来的确如此。”
  南正楷化身的遁光闪动,他心中心思急转:“这种攻击,倘若是寻常巅峰真人现在应该就快灵力耗尽,可烛昼却仍然面不改色,看来其体内灵力五行相生,其力生生不息,几无穷尽。”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烛昼很强!”
  “强的就和那个明正德一样莫名其妙。”
  昔年,战国时代末期,正阳魁首南正楷纵横世间无敌,持有青霄正阳尺的他的确没有刻意修行过自己的技巧,但倘若除去道兵,他也是人世最强大的真人修者。
  但是,面对明正德时,他却被各方面完全压制——对方不仅仅技巧娴熟,力量强大,还每一个方面都无比完善,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短板。
  烛昼虽然的确强横,但却和明正德不一样,哪怕是南正楷,也能看穿烛昼战斗技巧中的一些漏洞。
  可他的力量,却强大到足以将所有漏洞都遮蔽!
  明正德还有生而为人,肉体凡胎的这一点天生的缺陷……而烛昼不同。
  他就像是,将此世所有生物的优点,都凝聚为一体那般。
  战甲头盔处,两点赤色的光芒亮起,南正楷能看见,远方正在压制自己的烛昼,其浑身的灵力涌动脉络。
  ——雷霆是心脏,肺部呼吸间涌动厉风,血液中奔涌着强横的神力和水流之息,木气于丹田处生生不息,孕育着一颗种子。
  而火焰,是所有的源头,它是最核心的能量源,推动着一切运转。
  循环之力,生生不息。
  南正楷上一次败,便是败给凤凰神通,他对五行轮转有本能的畏惧。
  但正因为恐惧,所以才会做好准备。
  所以下一瞬,他便从怀中掏出一根散发着五彩灵光,焕发斑斓色彩的翎羽。
  青黄赤黑白五色光辉在其之上流转,形成了一个完善无比的大循环,它仅仅是一出现,便在南正楷周身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满溢着五色光辉的领域。
  在这领域面前,即便是烛昼的风雷也在瞬间消散于无形,仿佛从未存在过。
  “五行禁绝!”
  南正楷毫不犹豫地将‘镇南星天君’赐下的神物抛出,五色翎羽立刻于半空分解,化作层层叠叠细微无比的玄奥纹路,然后没入这一片天地间。
  霎时,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登时凝滞,无论是苏昼周身呼啸的岚风,跃动的雷光,还是天地间的所有相关灵气变动,全部都消失不见。
  ——仙神,乃是世间的一切权柄。
  星光照耀之地,无论是五行轮转,还是阴阳交替,乃至于灵性的孕育与诞生,都要服从仙神的意志。
  此乃天理!
  神光闪动,巨大的五芒星法阵顶在天空,五色光辉纹路没入天地。
  一时间,这位正阳魁首看见了苏昼露出了古怪的表情,以及略显震惊的目光。
  甚至还能猜测出对方那低声自语,并没有传达到此处的话。
  “居然是五灵孔雀的‘五色神光’——厉害,仙神中果然有神鸟孔雀。”
  站立在半空中,烛昼的人形开始散发光芒,一只庞然巨鸟的幻影开始浮现:“但倘若仅仅只是这样,可没办法封禁我的力量。”
  ——当然,你可是烛昼。
  南正楷如此想着,他轻笑一声:“你可是可以和明正德比拟的神鸟烛昼,这等花招又怎么能束缚你?”
  “但我又不仅仅只有这点准备。”
  下一瞬,他又从怀中拿出了一枚暗金色的法印,法印底部有明明晃晃四个大字。
  ‘钧天九野’。
  “真身禁绝!”
  为了行走于凡间,神鸟经常凝聚人躯于世间行走,虽然他们的人躯同样强大,但是最适合神鸟战斗的还是他们的真身本体。
  而人躯和真身互相转换,无非就是某种灵界的置换之法,可只要以‘钧天天君’的权柄封镇灵界,那么便可以封锁凡世神鸟的真身转换之法!
  神印遁入灵界,化作巨大的法阵,镇压时空。
  登时,烛昼人躯上那闪动的光芒就立刻停止了,他似乎更没想到理论上不可能打断的变身。居然还会有被中断的可能。
  五行禁绝,禁绝烛昼的灵气神通,化身和灵力恢复。
  真身禁绝,禁绝烛昼强横的本体和种种怪异神通。
  此刻,早就做好准备的南正楷立刻爆发全力。
  青霄正阳尺上,赤纹一闪,南正楷身后立刻爆发出一条火线,推动他以数千倍声音的急速破开大气,他一步便跨越天地,来到万米高空,踏至苏昼身侧。
  而此刻苏昼还在惊讶自己居然没有化作烛昼真身,再加上周身环绕的大周天岚甲和雷霆电磁护盾全部都消散,并没有任何防御、
  虽然一瞬就用掉了两位仅次于神帝,超越一般星君,源自‘天君’赠予的神物,但不知为何,南正楷心中却本能地知晓,他此刻倘若不用尽全力,犹豫那么一瞬,那么接下来的败北就是必然。
  只有这样,才有一线胜机。
  神尺挥动,顺畅无比,男人没有迟疑,他一尺刺出,贯穿了烛昼的胸腔,直接插入青年体内。
  无尽火力勃发,足以焚尽世间一切。
  但是在这一瞬间,南正楷并没有重创敌人的欣喜,反而感到了一阵恶寒。
  因为,神尺上爆发的高热火力并没有灼烧掉对方心脏的反馈,与之相反,有一股冰冷森然的力量,正顺着神尺倒灌而来,令他右手发麻,差点握不紧神尺!
  轰!
  剧烈的爆炸声响起,苏昼被青霄正阳尺贯穿的胸口处,青紫色的血液燃烧,化作黑白二色的罪业之火,而他的心脏此刻并不在胸前,那里只是一个满是反应装甲的诱饵区域,南正楷一尺刺来,等同于与苏昼全力对轰一击
  咔嚓咔嚓,胸腔处,苏昼的一根根肋骨自血肉中凸起,然后化作火箭导弹,反过来命中了南正楷的身躯,将震惊的魁首冲飞了出去、
  登时,肋骨火箭接连爆炸,将南正楷炸的倒飞而去,撞击在南泽州的一座近千米高的小山上,直接将其撞塌,灰尘升腾至近万米高天,碎石飞溅,涣散满空。
  此刻,苏昼将手按在胸口的伤口处,他想要自愈,但青红色的光辉在伤口周边闪动,暂时无法自我再生。
  既然如此,那就不自愈了。
  倘若超凡者还会畏惧一些无关紧要的伤口,那就不配叫超凡者。
  没有说话,苏昼伸手,直接将自己正在被灼烧的血肉撕开。
  登时,无数青紫色的血点和肉片飞溅而出,然后在半空中凝聚灵气,化作一个个化身。
  那是小一号的烛昼神鸟,只有三十厘米长,看上去形态有些类似于理论中的‘虫之烛昼’,有着明显地外骨骼设计。
  嗖嗖嗖——无数虫之烛昼振动双翅,以急速朝着南正楷坠落的山峰飞驰而去,它们的体内都蕴含着极端不稳定的五行力量,随时都可能爆发。
  ——既然禁绝天地五行转换,那我就在体内小天地转换,自爆来炸你。
  第一只虫之烛昼以每秒数百公里的急速飞驰,撞击在坍塌的山岳之上,而后,一颗斑斓的五色光球亮起,在大地上化作直径两百米左右的碗形的光罩。
  光罩内部,一切都蒸发溶解,雷亟虚空之力蔓延,足以贯穿一切防御术法,即便是真人被命中,也会大感头疼。
  但一道浩荡尺光自山脉底部亮起,它自右至左,在天际划出一个青红色的一字。
  横划的光流撕裂阴云,而众多虫之烛昼就这样顺着光流的轨迹灰飞烟灭,亦或是在半空中爆炸,化作球形的烟花光点。
  南正楷的身影也再次出现在大地之上,他身上的铠甲正跃动着深青色的光辉,一根根肋骨火箭已经破碎,并没有贯穿这层防御,而青霄正阳尺上的业火也已经熄灭。
  他挥动神尺,似乎想要继续再自上及下,划出一个十字,将所有蜂拥而来的虫之烛昼全部消灭,可是此时苏昼本体已经手持灭度之刃,突破漫天光流和云雾而来。
  没有岚种,没有风助,无法驾驭狂风,但苏昼的背后有一个个像是矢量喷口的骨质结构出现,血液和灵气被压缩,化作一条浩荡的血气洪流,推动青年飞驰。
  风雷之声炸响,他一刀斩出,亦或是说将神刀当成锤子一锤子砸落,将南正楷那力道已老的神尺压下。
  “啊!”
  横尺抵挡,被迫承受苏昼的蛮力斩击,站立在大地之上的南正楷怒吼一声,却只能将自己受到的攻击传导入大地,周围的地面顿时就如同水面一般涌动起来,甚至是拱起,但很快它就变成了一个方圆数千米,深达近千米的凹陷大坑,而正阳魁首的下半身就如同萝卜一般,没入了地面深处。
  可道兵的力量的确不可思议,即便是在如此境地,等到南正楷体内的气息再次稳定后,一股无匹大力便再次涌出,将苏昼和灭度之刃击飞。
  但这一次,就仅仅是击飞而已,苏昼很快就在半空中调整好了身形。
  他正准备继续飞行,以自己的机动力压制南正楷,逼迫他暴露更多底牌,但不知为何,他的前方却突然传来无比剧烈的高热波动,令心生警兆的他立刻停下脚步。
  而刹那后,一道宛如日冕爆发一般的斩击从他之前打算经过的区域飞驰而过,数百万度的高温直接将周围的空气燃尽产生爆炸,一连串的电浆和辐射四溢,足以摧山破岭。
  ——青霄正阳尺的力量,是太阳的力量吗?
  但感觉又有点不像。
  如此想到,苏昼一开始还以为是南正楷预判到了自己的走位——这并不奇怪,但很快,再一次转换方向的青年发现,自己无论打算飞向什么方向和地方,都会有突如其来的攻击袭来。
  空间动摇着,神尺劈斩,气劲纵横,所过之处是如同日冕一般,超越物质极限的超高温,一切有形的存在都被破坏。
  如果不是每一次苏昼都反应极快躲过了攻击,他恐怕已经被击伤。
  低下头,苏昼看向正站立在熔岩中,不断对准苏昼挥动神尺,发起种种提前攻击的南正楷,他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看来,他大概是动用了某位仙神可以预知未来的神物,不过因为不是他自己的神通,所以难以预测自己会心生预兆,停下来的情况。
  没有犹豫,苏昼双眼中,日月光轮浮现。他动用了光阴神瞳的力量,凝视着南正楷的身影。
  在他的目光中,南正楷未来数秒内的动作骤然一滞,然后仿佛系统错误一般浮现出无数残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