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二十五章 所以,在未来相会吧

第二十五章 所以,在未来相会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起码要让他们,看见这个形态才行。”
  苏昼带着笑意的声音,在木卫一的大气中震荡。
  而烛昼真身·宇宙战2.97终极版,胸口那颗明亮无比(但却没什么用)的太阳结晶,更是释放出了远超恒星表面亮度的光芒。
  探照灯的强光,打在被刃尾卷起的战舰殖装脸上,并在身后拉出长长的阴影。
  通体被熔岩铠甲覆盖的巨人,表情显得很茫然。
  对于塔因·先知来说,当巨大的龙形巨兽阴影,完全将已经无法自愈的战舰殖装给遮盖时,这位瑟拉斯提亚人的感觉,就像是做梦一般不可思议。
  “这是……以太龙?星空吞噬者?不对不对,这是血脉传承中从未出现过的超级生物!”
  不断提示‘危险!快走!’的本能告诉塔因,那些天生就可在星辰间遨游的巨兽,虽然体积无比庞大,但是倘若同处于第五能级的话,那给予人的危险感,简直不如眼前这个怪物的十分之一!
  瑟拉斯提亚人是极其喜好互相比较,参与比赛的种族。
  他们喜欢考究学识,较量力气,无论是灵能修为还是肉体力量,乃至于就连每天路走多长,都可以纳入比赛的范围之内。
  甚至,在文明的黄金时代,出现过两位互相不对付的瑟拉斯提亚人在这方面真的比出了火气。
  “在远程探索这方面,我必秒你!”
  “你必秒我?我一口吃了你!”
  总之,在一场颇为激烈的争吵过后,两人同时驾驶探索舰朝着边疆飞行而去,他们一路穿过了无数星系星云,越过数个国家的边境防线,他们从宇宙巨鲸的巢穴边缘飞驰而过,并在太宇虫族的追杀下逃亡了十几年……两人在互相较劲之余,在银河未知的黑暗中一路奔驰,并因此探明了万万千千从未有人探索过的未知之地。
  如果不是因为一百三十八年后,这场比赛因一次穿越黑洞周边时,突然出现的几头‘虚空云兽’袭击,导致其中一位参赛者重伤而分出了胜负,恐怕他们还会继续这样比赛下去。
  虽然比赛结束了,但文明的边疆,却因此大大开拓。
  而因为这一场前所未有的比试,众多瑟诺斯提亚人提起了探索远方的热情,他们模仿着前辈的模样,一个人驾驶着探索舰,朝着未曾探索过的远方飞驰而去,意图超越前辈们的功绩。
  那便是瑟诺斯提亚人大开拓时代的序幕。
  因为都是星辰之子,有着同样的起源和几乎一样的天赋,所以倘若不互相比较,从‘精神’和‘努力’方面制造出差异的话,瑟洛斯提亚人的发展和进化,必定会陷入停滞。
  但是,此时此刻。
  面对眼前这般可怖巨兽,以及环绕于其周身,那几近于实质化,不知道杀戮了多少生命才能成型的凶恶咒怨之力,塔因·先知的心中,只剩下了纯粹的茫然与绝望。
  比?比什么?
  眼前这家伙的杀生数量,单单是看那些徘徊在他身侧的咒怨碎片,就起码超过了几个亿!
  现在的瑟诺斯提亚人加起来一共有多少亿啊?
  而且,就连自己作为最终底牌,准备了漫长时间的战舰殖装,都被对面的‘非战斗形态’一击击败……那么面对对方的战斗形态,自己还有哪怕是亿万分之一的胜算吗?
  “怎么了,瑟诺斯提亚文明来的?你清醒一点。”
  带着善意的声音传来,塔因感觉自己的躯体被刃尾带动着晃动了一下。
  而就在此时,他感觉到,那一直都在伤口处,妨碍殖装再生的莫名力量被收回了——顿时肉芽互相纠缠,将几乎快要彻底被摧毁的战舰殖装面前缝合在了一起。
  无端的生命流逝现象,源源不断的精气丧失,总算是停止。
  直到这时,因为凝聚了全身心精气神的一击被正面轰爆,所以有些意识恍惚的塔因才彻底清醒过来。
  而就在此时,他便与一对居高临下的青紫色的龙瞳对视。
  “现在,再来一次,把我的相关信息发送给你们文明背后的领导者——完整,清晰,不要有丝毫隐瞒,我知道你做得到。”
  苏昼站立在满是熔岩的大地之上,他此时此刻的语气心平气和。
  而在他的身后,蓝色水滴状的探索飞船也降落在伊奥的地面,可塔伦与k-科尔从中走出,然后飞到苏昼的身边。
  本来是打算进行和平交涉,正式外交访问的三人,此时齐齐注视着被刃尾缠绕,奄奄一息的巨大殖装。
  他们的目光十分平和友善,乐于交流。
  很显然,苏昼此刻,并没有放弃和平交涉的打算。
  至于之前塔因莫名其妙的攻击和宣告……
  苏昼又岂会将小孩子的打闹放在心上?
  虽然全力运转的战舰殖装以及之后塔因的全神一击,令他提起了一丝兴趣,但对于已经消化了一部分烛龙法身传承,马上就要将烛昼真身·宇宙战形态提升至全新3.0大版本的苏昼而言,那种攻击就算是硬吃也不过就是破点鳞片。
  而鳞片破了后,究竟是谁受伤比较重,恐怕都要打个问号。
  更何况,对方的异常举动,显然是有什么非常重要的缘由作为动机。
  那句充满了真实不虚的憎恨的‘异端’二字,更是令他兴趣浓厚。
  “雅拉,你觉得究竟是怎么回事?”
  等待着塔因回答的同时,苏昼在灵魂空间中询问蛇灵。
  所谓的异端这一词汇,在宗教语境中,和无信者,异教徒大不相同。
  后两者是‘不信神’,‘信他神’——简单易懂,标签明确。
  但异端,那就必须是属于‘同一阵营’,但却秉持非主流的思想,理论和意识形态,只有这等有着复杂定义的存在,才能得到的特殊称谓。
  异教徒可以争取,但异端却不行。
  瑟诺斯提亚人是一个古老且强大的宗教文明,而他们信仰的存在,依照企业联盟的资料库来说,是‘银河之星’以及‘圣地’。而‘圣地’的本质,则是某种意义上的‘活星球’。
  苏昼现在并不了解活星球究竟意味着什么,但想必塔因称呼自己为异端并不是因为这一点——那横跨星空而来的巨眼肯定是观测到了什么,所以才让原本并不激进的塔因突然变得狂热,并对自己充满憎恨。
  既然如此,那么就只可能是因为‘银河之星’了。
  “那还用说?肯定是因为你身上天神刻度的气息,和他们银河之星的气息相似,让他们认为你和他们有同一个‘信仰’。”
  雅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祂的想法和苏昼相同:“这两者,估计都是伟大封印的部分碎片凝聚而成。”
  “至于异端……我觉得,倘若真的和我想的差不多的话,说不定是因为你是我的立约者的原因。”
  蛇灵并没有说出祂究竟是怎么想的,而青年对此并不在意。
  因为就在刚才,塔因在一阵短暂地犹豫后,便再次咬牙,按下了紧急通报键。
  一阵剧烈的灵能波动中,他将自己之前和苏昼战斗的过程,以及苏昼此时形态具备的力量……塔因把全部的信息都一股脑地打包,发送出去。
  “……发送就发送,这可是你说的!”
  然后,觉得完成了自己职责的塔因便观测器官一闭,打算等死。
  当然,苏昼并没有杀死他的打算。
  确定和之前一样的波动响起,传递至遥远彼端后,巨龙便松开尾巴,令塔因与殖装跌落在地,溅起一大片熔岩。
  “现在,解释一下,为什么称呼我为异端。”
  注视着半跪在地上的战舰殖装,苏昼平静的开口,以隆隆雷音道:“我觉得你应该很清楚,我们文明在黑域禁区中自娱自乐了数十万年,而在今日之前,我们从未与圣地守护者接触过,更别说你们的信仰了。”
  “这个异端的称呼,很莫名其妙——只要说清楚原因,我可以保证绝对不会杀你。”
  “你这是想要蛊惑我吗?!”
  虽然口上说是这么说,但是在自己思考了一番后,塔因发现,苏昼想要知道的信息并不牵扯到什么机密,只是他们普通的正史而已。
  这种东西,昔年圣地守护者庇护下的诸多邦国和附庸谁不知道?如果不是寂静时代造成的传承断绝,这些信息应该是银河通用常识才对。
  这就是强势文明的文化扩散。
  更何况,当年和异端的战争,他们也的确得到了不少其他银河势力的帮助,虽然那些出手帮助的人大多只是被波及,所以被迫出力保护自己而已,但在消耗敌人力量这点上,也的确为瑟诺斯提亚人提供了不少帮助。
  “所谓的异端……”
  所以,在犹豫了一阵后,塔因便将自己有关于银河之星,异端,以及昔日‘变节战役’的相关信息,告知给了苏昼。
  “大致便是如此——以我的权限,也接触不到更多信息,哪怕是接触到了,也绝不会告知于你!”
  塔因的语气笃定,带着一种视死如归的决意。
  但他却不知道的是,此时的苏昼,甚至是灵魂空间中的雅拉,都因他叙述的历史和信息,不禁露出惊讶之色。
  “居然如此?”
  缓缓扇动翅膀,在大地之上制造出令熔岩皱褶的飓风,巨龙如此喃喃,他低声自语道:“看来银河之星和天神刻度,当真是有着同一起源的神物——它们都是伟大封印的碎片!”
  “瑟诺斯提亚人口中的‘彼界’和‘彼界邪神’,必然是伟大封印背后的那些世界——而邪神就更简单了,不就是伟大存在嘛!”
  所谓的邪,便是‘不正’。
  伟大存在的理念固然都是正确,对于他们的子民而言也的确都是正道,但对于没有接触过他们理念的其他文明来说,这种极端的理念,便是的的确确的太过极端,乃至于称得上是可怖的‘邪’了。
  即便是相对温和的寂主,那种不可思议的爱,也没有多少人愿意去承受吧。
  而异端,很明显,说的就是那些因为前往了伟大封印彼端的世界,不经意间,亦或是被刻意种下了一些种子,甚至是干脆就信奉了某些伟大存在理念,成为了对方眷族的人。
  异端和瑟诺斯提亚人的战争,造成了如此惨烈的后果,就连母星都被摧毁,也不能怪他们对伟大存在的气息如此敏感,以至于苏昼一出现,便引动他们的神经本能,忍不住要大加讨伐了。
  “不过,虽然说是同一起源,但银河之星的功能,和天神刻度相差有点大啊。”
  心中默念着,苏昼眉头微攒:“活星球——生命古星,活化其他星球,还有大量从异世界交换物质的门扉……是的,功能差的实在是有点大。”
  苏昼手中的天神刻度,虽然同样能沟通伟大封印背后的世界,但它的功能却更加细腻,不仅可以凭借气息直接定位相关伟大存在的世界坐标,并且可以主动带人主动进入其中,无需什么仪式的保护,并不像是银河之星这样简单粗暴,只是单纯两方世界之间能量和物质的交互,还需要强大秘仪的加持才能往返。
  而且,天神刻度也不存在什么可以活化星球的能力……它本质上就不过是一张传送表盘吗?
  但是,就在苏昼困惑的时候,雅拉却是笑了起来。
  “原来如此,活星球吗。如此强大的活化开灵之力,我已经逐渐理解一切。”
  听完塔因的叙述后,趴在智慧树下方的赤色蛇灵显然是想明白了些什么。
  祂呼叫着苏昼的名字,然后哈哈笑道:“看上去,银河之星应该是还未完全苏醒的状态。”
  “不像是天神刻度,因为遭遇了我,所以才被激活。银河之星真正的本质,也就是伟大封印某一部分这点并没有展现——所以他们才觉得,银河之星对于能量输入产生的被动反应,才是其真正的功效。”
  如此说道,此时此刻的雅拉胸有成竹,祂拍动尾巴道:“在我看来,银河之星的真正本质,应该就是封印中,负责活化,自我修复的单元!”
  “也就是伟大封印中,负责对封印进行自我修复的封印维持中枢碎片”
  “而天神刻度,便是伟大封印联通无穷时空,贯彻多元的时空管理中枢碎片!”
  “是这样吗?”雅拉话毕,苏昼微微一愣。
  他并不是不相信蛇灵的分析,只是下意识地觉得有些奇怪:“说实话,天神刻度不就是个可以用来穿越伟大封印,通向其他世界的门票吗?怎么突然就变成什么时空中枢的碎片了……也没见它有什么被动功效,什么极其特殊的神异啊。”
  相对于银河之星那可以活化星球,大规模传输物资的神力,苏昼觉得天神刻度的力量虽然强大,但应该是比不上银河之星的。
  “不对,等等!”
  原本,还在疑惑。
  但是当苏昼内心思索完毕的瞬间,他的脑海中便突然闪过一道灵光。
  青年顿时眯起双眼。他转过头,看向地球所在的方向,
  然后,恍然大悟。
  “时空界域!对,那成百上千,全盛时期根本不知道有多少的时空界域!”
  此时此刻,苏昼的目光就像是贯穿了无数距离,直接投射到了地球之上……投射在那一个个通向异世界,通向秘境和洞天的各式通道和时空门之上!
  无论是兽神界,青丘界,天池界还是提丰界……众多世界,全部都以地球为中心,联为一体。
  而这样的结构,简直就像是,联通了多元宇宙所有世界的‘伟大封印’那样!
  只是地球不具备封印的功效,所以才仅仅是坐镇诸多时空的中枢而已
  “是了。”
  想到此处,苏昼不禁神情一动,他的心中波涛汹涌:“并不是天神刻度没有被激活过……它在遥远的过去,仙神的文明之前,就曾经被激活过,并造就了地球那样奇特无比,优越到极致的时空结构!”
  “虽然后续,天神刻度可能因为仙神之间的战争而遗失,甚至失去了光彩,但那千千万万个秘境,洞天和时空界域,毫无疑问就是昔日天神刻度被启动过的证据!”
  “的确如此。”听见苏昼的分析,雅拉微微一笑,不过很快,蛇灵便有些困惑地盘在了一起:“但,这样的话,我就有些奇怪了。”
  “倘若就连作为时空中枢碎片的天神刻度,作为封印自我修复,自我活化单元碎片的银河之星……就连这两个都变成碎片了的话,那么理论上,应该还有第三个碎片才对。”
  “什么碎片?”
  听到此处,苏昼不禁好奇地追问。
  无论是银河之星,还是天神刻度,它们的存在,都或多或少,缔造了两个伟大的文明——倘若说瑟诺斯提亚人当初没有爆发和异端的战争,也没有因此谨慎地约束了银河之星的力量,他们的发展速度绝对要比现在快上许多倍。
  这样仅仅是一点余波,就可以改变一个强大文明未来走向的神物,居然还有第三个……那它又是什么?
  “伟大封印第三部分——也是最重要的那个部分的碎片。”
  此时,以平静的语气说道,雅拉的语调,甚至带起了一丝明显的忌惮:“同样是封印的主要核心之一……有关于‘封印’——多元世界镇压核心中枢的碎片!”
  在苏昼眉头紧皱的目光注视下,赤色的蛇灵同样肃然道:“伟大封印的破碎,肯定并非是一瞬间的事情,而是持续时间长达数千万,乃至于数亿年的过程。”
  “它的碎片跌落在这个宇宙中,必然会造成什么极其明显的后果——就像是地球文明和瑟诺斯提亚文明那样,注定声名显赫。”
  “第三片碎片,肯定是存在的,而且说不定,它已经被瑟诺斯提亚文明所发现,只是眼前这个普通的探索员不知道而已。”
  “我明白的。”
  听到这里,苏昼又岂能不知道蛇灵话语背后的本意?
  祂显然是打算让自己去收集那三个伟大封印的残留,彻底将伟大封印三大中枢的碎片集齐。
  这样的话,不谈直接修复伟大封印,至少通过解析这等神物的本质,他也会对如今的多元宇宙形式有更加直观清晰的了解……也就是说,可以变得更强。
  苏昼和雅拉的交谈和思索,全部都在个人空间中发生。
  对于深受重伤,单膝跪地,作为败者俘虏的塔因而言,对方一言不发的举动,令他莫名恐惧,胆战心惊——所以此时的塔因一动都不敢动,就这样保持着半跪的姿态,等到苏昼再次开口为止。
  而另一旁,可塔伦和k-科尔也紧张的等待……
  尤其是之前苏昼的话表明,他已经任由塔因将自己的宇宙战形态的相关数据发送回了瑟诺斯提亚人的圣地,这点颇令他们感到惴惴不安。
  【太不谨慎了!】
  凝视着眼前的战舰殖装,k-科尔不禁咬牙道:【暴露自己的力量,只会遭到针对!苏昼这样太过傲慢的举措,最后肯定会让他吃大亏!】
  【圣地守护者是何等悠久的崇尊文明?他们庞大的资料库中有对阵一切敌人的对策反应!烛昼之龙虽强,但也绝不是不能应付的那一类——这是自寻死路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