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二十九章 审判与出发

第二十九章 审判与出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元素历,307年,7月7日,中枢圣堂。
  审判之主与火之主神战后的第二日,‘二次审判’后的第一日。
  自七月开始之后,圣火大陆上的大事就一件接着一件。
  首先,就是最近愈发严重,波及整个大陆的各类天灾。
  接连不断的气候异常导致的种种自然现象是如此繁多,即便各地神官全部动员起来救灾,也不免有些偏远村镇等不到远方的驰援。
  但令人惊异的是,无论这些村庄在最后有没有对神祈祷,在最紧要的关头,总是会突然有一阵狂风吹过,然后大雨就在雷光闪动间直接降下,宛如神迹一般。
  其次,便是以审判之主名义汇聚,罪民队伍的进军。
  那些号称审判出现错误,宣称自己无罪的‘背道者们’汇聚在一起,他们坚信自己没有背离神的道,要求在神的见证下进行一次真正公义的审判——他们在一位名为艾蒙的天选者神官带领下,朝着中枢圣堂前进。
  不得不说,这一路前行如有神佑,沿途没有半点阻碍不谈,甚至所有想要阻拦他们的人都并入了这支队伍。
  而最受人关注的,便是前日发生的神战了。
  审判之主和火之主在天上交手,璀璨的神力之光照亮了夜空。别说是普通人,哪怕是寻常超凡者恐怕都看不出胜负,只能看见神力浩荡,贯穿长空——唯独只有神佑者这一级的存在,才能隐约看得出来神们之间的差距,并因此而震惊。
  至于最后发生的大事,也即是刚刚结束的第二次审判,则是意味深长。
  审判之主与火之主联手组织了一场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审判,祂们组织了整个中枢圣堂所有的圣职者,同时进行上百场听证,自述和结案。神力保证所有人的诚实,也可看透任何人的私心。
  一共一万三千名罪人,以及更多陆陆续续汇聚而来的罪人,绝大部分都在这第二场宣判中,被确定为无罪。
  而另外一小部分中,有一些的确有罪,可却判罚太重,是判刑者的失误。当然,其中也有一部分人自觉自己无罪,可实际上有罪,还被判的轻了,他们将要接受更重的刑罚。
  而就在这一天,有关于革新与道德的道理,还有审判之主全新的教义,都被现出真身的神当众讲述,当审判之龙的虚影浮现在圣堂之上时,所有审判之主一系的神官都激动的无以复加,高呼神名。
  而如今,审判还在继续,除却第一日外,神并不会时常出手亲自进行判罚,祂们将一切交给了神官和普通人,但一切都已经步入正轨。
  “赞美审判之主!赞美火之主!”
  如今的中枢圣堂街头,时不时就能看见众多热泪盈眶的负罪者,他们如今洗刷了冤屈,终于恢复了自己的清白。这些人蒙受不白之冤十几年,被家乡鄙夷,被亲友忽视,而如今,在获得了中枢圣堂承认的误判,以及由两位神背书的虔诚后,他们终于能回到家乡,取回自己的名声,得到道歉了,
  现在,一切都得以平反……只是,这十几年的时光,又应该如何弥补?
  但至少,日后不应当出现这些罪。
  【这份全新且公义的道,将传承下去,交由你们执行——正是你们这些昔日负罪,如今又洗刷冤屈之人,为了避免日后世间重复你们的苦痛,我将赠予你们力量与权柄。】
  那时的神如此说道,审判之主传下了他的雷霆之法以及狂岚之法,这是给予所有游荡裁决官,所有审判之主一系的传承,他们将会持有可以看穿咒怨恶念,察觉诚实与否的神术,这名为审判之眼的力量是神的权柄,但是如今,却交由凡人使用。
  而且,自此之后,审判不再是一锤定音,一般来说,它要进行两次审核。
  一般的罪行,将由三人神官组成的小型团队主持,并根据之后要重新修订的教约戒律,从个人,集体,道德三个方面进行判罚,决定有罪无罪。这一步骤不涉及审判之主。
  紧接着,便是由超过二十人的本地民众代表发表各自的看法,同样是从个人,集体,道德三方面进行探讨,但只决定情节轻重,这同样不涉及审判之主。
  但倘若判罚争议过大,有异议,那么无论是审判方亦或是被审判方,都可以对神殿直接提出要求,前去更大一级的神殿进行二次审判。
  而这一次,就可能会涉及审判之主了——假如无论是神官还是民众代表,都无法从个人,集体和道德三方面裁定出结果的话,就只能请出审判之主进行裁决——而这一次,就只能少数服从多数,然后再将这一点记录进新的教约律法中作为范例。
  当然,这基本不可能发生……因为倘若真的争议那么大的话,火之主估计就自己去看看情况了。
  而第一批尝试这全新审判体系,并非是其他人,而是苏昼个人空间中的那些海盗。
  其中,野猪号上的海盗,大部分都是轻罪处理,依照新律法,他们要作为神官随行团的劳工,全世界各地救火救灾,为自己曾经犯下的罪孽赎罪——而等到赎罪完成后,会在进行一次审核,决定是否恢复正常人权益,还是说作为观察对象。
  但是,深潜者号中的船员,绝大部分都有罪,重罪。
  甚至,需要处以死刑。
  而其中真正的要点,毫无疑问便是海王亚尔伯。
  “……为了保证加入我们海盗团的人彻底断绝不必要的希望,我们会对他们发布一个入团的任务,也就是一条人命。”
  “只要上船,就必须杀一个人,毕竟,谁知道这些不是从小培养,中途加入的人,会不会是神殿的间谍?只有杀了人,他回到岸上后就必然会被审判之主审判,无法回去了。”
  “所以不仅仅是深潜者号,这也是绝大部分高等海贼团的规矩,只是有的没有这么直接,但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所有船员都身负重罪,只能呆在船上,与海盗团共存亡。”
  观审台上,从未杀过人的低等海盗団船长,依照律法被砍掉双脚的船长尼德骂骂咧咧的驾驶轮椅离开了——他虽然罪不至死,但是却必须斩断双腿加上劳动劳动改造。
  尼德有风之民血脉还有审判之血,过个四五年,最多七八年,他的双腿大概就能再生完毕,而在此之前,他要进行一些手上的工作为自己的罪行赎罪。
  但至少,尼德不用死,而且倘若他表现良好,赎罪得到众人认可,那圣堂也可以为他加速恢复双腿的残疾。
  圣火大陆没有长时间的监禁概念,犯人的刑罚就是直接砍手砍脚,彻底消灭他们为恶的能力——因为有审判之血和风之民血脉,这也算不上是永久,最多几十年的刑罚,勉强也算是他们世界的特色,哪怕是神想要干涉,也需要很长时间。
  而跪在台上的亚尔伯对此半点也不在乎,他很清楚,自己必然是死刑。
  所以,在中枢圣堂大广场中央的审判台上,接受数万人一同围观审判的他,就这样平静地叙述着自己的罪:“除此之外,为了保持威慑,每隔一段时间,我们都会前去沿海城市亦或是海之民的村庄进行袭击,杀一些人和渔夫,抢一些东西。”
  “这么多年来,单单就我,杀的人就有数百,就更不用说劫掠了多少财富了。”
  说这句话时,亚尔伯的语气和情绪都没有半点起伏,显然是杀的已经成了习惯,对于人命没有任何波动。
  “……还有什么要认罪的?”
  一旁,为他主持审判的大主祭,审判之主神佑者盖尔语气有些复杂——他从未见过如此坦然,又对人命和为恶没有半点心理负担的纯粹恶人。
  而亚尔伯摇了摇头:“假如想要成为神,也算是亵渎罪的话,那大概还有这个。”
  “除此之外,就没有了。”
  述罪环节结束,然后便是依次的神官定罪,投票决定,还有民众代表决定的最终刑罚程度。
  毫无疑问。
  亚尔伯的最终判决,是死刑——斩首,立即执行。
  而亚尔伯对此都无所谓。
  死刑的执行很快,圣职者们拉来了斩首台,而红发红须的大海盗就这样来到了斩首台上。
  一位天选者巅峰,倘若在海中,甚至可以媲美神佑者的大海盗,是不会死于砍头这种小伤的,但是,苏昼亲自出手压制了亚尔伯的力量和生命力,他如今就是一位凡人。
  没有人能看见苏昼,他就站立在斩首台的旁边,见证者这位海王级大海盗最后的归宿。
  此时此刻,只有亚尔伯知晓,审判之主就在自己的身旁。
  可是那又如何?
  在脖颈被压在斩首台的凹槽中时,亚尔伯不禁眯起眼,看向中枢圣堂之上的天空。今日阳光明媚,万里无云,空气清爽,带着夏日的味道。
  他不禁回忆起了多年之前同样的盛夏,还是少年的自己在船头甲板处抬头,看见无尽的海洋,以及遥远的海平线时,心中突然升腾而起的宏大愿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