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二十一章 神佑者与圣堂

第二十一章 神佑者与圣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夕光城郊外的森林中泛起薄雾。
  沉重的雾水被风徐徐推动,宛如水流般流动,拂过有些枯干的树冠枝桠;夏日本应翠绿的灌木与草叶此时都泛黄,纵然有细密的水珠依附在其上,仍然无法缓解其干渴的内在。
  朦胧薄雾之中,隐约可见一辆挂着火之圣堂标识的马车正在林间传说,但却听不见沉闷的马蹄声。
  高大俊美的西北战马有着强壮有力的四肢和胸肌,它过去是魔兽的一种,在两百年前被火之民驯服,有着一日之间跨过整个西北丘陵,迁移至大陆中央平原的脚力,是圣堂常用的传讯和代步工具。
  可现在,几匹足以日行千里的战马却茫然无措地踏着空气,它们在距离地面十厘米的半空中奋力奔驰着,却并没有拉动身后的马车前进——与之相反,是马车的力量推动者它们前进。
  马车之中,苏昼和艾蒙坐在座位上,而海盗亚尔伯蹲坐在一旁,高大的身躯倦缩在角落,目光怔然呆愣。
  此时,艾蒙正在阅读教约,逐条审视其中的每一个教条和法典,思索它究竟是何时创立,而当时的文化背景和圣堂的需求又是什么。
  而苏昼闭着双眼,似乎正在闭目养神。
  但实际上,除却用自己的力量带动马车飞驰外,苏昼正在使用自己的灵魂,感应着方圆数十里内的一切。
  “干旱有点严重啊,虽然有雾,但是却没有降雨,这片森林状况有点古怪。”
  青年心中思索,不禁带起一丝疑惑:“这里是夕光城的郊外,仍处于沿海热带范畴,怎么会缺少雨水?”
  “难道说,我降临时击溃的那场暴风雨,就是最近这段时间唯一的降雨?这也太古怪了。”
  此时,苏昼一行人正在从夕光城前往中枢圣堂的道路上。
  虽然说,表面上马车中只有两人一囚,但实际上,包括萨拉和尼德在内,野猪号和深潜者号,两个海盗团队,连人带船,都被苏昼收纳进自己的个人空间中。
  苏昼的个人空间,固然导致他被轮回世界的愿力绑定,但同样,承接了已经发展完善,正式迈入新纪元的轮回世界力量,个人空间的确发展极大,别说是收纳百来个人,哪怕是就让他们在其中永久生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对于这方面,苏昼很是放心,毕竟有着智慧树和灭度之刃照顾,他也不担心那些海盗会给自己添乱。
  如此想到,青年稍稍分神,看了自己个人空间内侧一眼。
  个人空间内,位于空间中央的黑色土元素岛屿上。
  “啊,我懂了!!!”
  青白色的智慧树下,风之民女孩手拿一把巨大的园艺剪,她一脸恍然大悟,然后气势迅速变得淡泊悠远,朝着一团乱糟糟的灌木走去。
  在她的手中,青色的风元素之光闪动,无形的锋刃凝聚在园艺剪上,而伴随着萨拉的双手化作幻影,仅仅是数秒内,那一团原本野蛮生长的灌木,便以肉眼看见的速度变幻形态,最后化作了一个极其精美精致的鲨鱼草雕!
  翠绿的鲨鱼草雕活灵活现,无论是锋锐的利齿还是强而有力的肌肉纹理都是如此真实,萨拉站在这草雕前方,自豪地打量着它:“毕竟我可是蜂人,对这些树木花草什么的最拿手了!”
  “好!”
  而智慧树也惊喜地赞同道:“好活!”
  “再,再来一个!”
  “没问题,看我的!”
  很快,萨拉又接受了智慧树的感召——而这一次,风之民女孩双目中闪动的便是睿智的光辉,她大步走向一旁茂盛无比,足足有一两米高的杂草原野,浑身上下绽放着肉眼可见的风元素气劲。
  很快,便能看见,漫天杂草碎屑冲天而起,而一道位于杂草地中的凹陷,近似于麦田怪圈一般的痕迹,就这样出现在了大地之上。
  而随着萨拉的行动,能看见,这麦田怪圈般的痕迹,倘若从高空中来看的话,简直就像是一个简略的智慧树缩影。
  “哗啦啦!”
  枝桠摇晃着,这是智慧树极其高兴的声音:“厉害!不愧是你!”
  而杂草堆中,萨拉的自豪的声音也遥遥响起:“不愧是我!”
  “玩的还挺开心的……算了,的确年龄都差不多,一个四岁多,一个三岁出头,随她们去了……”
  看着这一幕,苏昼神情有些微妙,他倒是没想到萨拉居然能和智慧树玩到一起去,难不成真的是同龄玩伴的问题吗?自己没有考虑到这一点,的确是作为长辈的失职,可是智慧树也不是很喜欢热闹的性子才对。
  思来想去,苏昼最终也只能将其定性为‘果然蜜蜂天生就有植物系好感度加成吧,蜂人估计也差不多’这样极为勉强的推断,然后转过头,看向另一侧。
  能看见,在岛屿的另一侧,在某个正在漫天乱飞的神刀监督下,一众海盗正在辛勤地工作,或是拔草,或是点火,或是种植,或是挖地,一片繁荣景色。
  大致能看出来,这些海盗正在清除整片海岛上的杂草,并在开垦岛屿上的土地,种植一些苏昼也不知道从哪里来,又是什么植物的种子——应该是智慧树自己培育挑选的?
  总之,作为督工,灭度之刃兴奋地四处转来转去,一遇到想要偷奸耍滑的海盗,便直接飞到他头顶,炽热的气息滚滚而来,瞬间便将其吓得努力工作。
  除此之外,清除掉的杂草摆放在一旁,也是又它释放火力烧掉……虽然说是杂草,但实际上,苏昼个人空间的灵气之浓郁,又有智慧树这一神木驻扎,就算是杂草,也蕴含一丝精纯的木系灵力,其草木灰作为肥料,当真是再好不过。
  “娘的……这就是被判死缓,进行劳动改造的感觉吗?”
  而劳作的海盗中,一个铁塔一般的独眼海盗心中不禁感慨,尼德环视着周围的风景,然后便继续低头工作:“还不如给老子一个痛快呢——但还别说,这地方的感觉还真比野猪号好太多了,我这辈子做的最错误的决定就是跑去海上当海盗,而不是找个无人孤岛过平静的生活……”
  “是啊,我为啥要当海盗?!”
  直到此时,尼德才震惊地察觉,自己当初之所以去当海盗,仅仅是因为他的脑海中,将‘出海’和‘当海盗’划上了等号……可实际上这大可不必啊!
  正在和智慧树玩耍的萨拉,众多劳作的海盗,以及享受自己当督工感觉的灭度之刃,都在苏昼的个人空间中和谐的相处着。
  此时,青年也察觉,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愿力加持和世界反馈后,自己的个人空间中,已经出现了众多‘元素沉淀’的征兆。
  在智慧树旁边,地元素正在漆黑的泥土中凝聚,它依附在泥土颗粒周边。
  天空之上,风元素卷动着,它随着环绕整个小世界的岚风吹息,汇聚。
  海底火山周边,水元素和火元素的冲突最为剧烈,而两者的互相交错,也令大量元素活性化——众多漩涡气泡中,水元素的精华已经初见雏形,而火元素也凭依在火山内璀璨的结晶上,等待着蜕变。
  甚至,就连草木中,都有着隐约的灵性孕育。
  “雅拉,你觉得这个个人空间未来会怎么样?”
  注视着这一幕幕,苏昼不禁啧啧一声,惊奇地询问自己的外挂思维装置:“这看上去蛮井井有条的。”
  “估计会出现妖精,元素妖精和草木妖精什么的。”
  而趴在智慧树树冠顶部,和苏昼那一颗璀璨透明的愿魂相伴的蛇灵打了个哈欠,然后懒洋洋道:“立刻别忘了,智慧树树干上还挂着百来万天魔之魂呢——它们就算没有个人智慧,但灵性力之庞大,足以催生出众多‘自然灵’了。”
  “用你的本土文化背景,就是天地精魂,草木仙灵之类的东西。”
  “这样吗,还挺不错的。”
  苏昼微微点头,他虽然能听出雅拉语气中那颇为微妙的同情感,但是却不清楚为什么——自己的个人空间能孕育出妖精仙灵有什么不好吗?他又不是没见过妖精,都蛮可爱的,他半点也不介意。
  并没有在意这种小事,苏昼又看了一眼自己的个人空间。
  “上一次,我用冥府服务器收纳青丘人灵魂还有天魔时就想过了。”
  他如此思索着:“倘若我在我的个人空间中,制造大量的电子冥府,用来收纳我斩杀的恶人魂魄,又将意外身亡的无辜者也收入其中,甚至让他们转换成自然灵复生……”
  “这样的话,这和一个随身的冥府地狱,随身的天国天堂,又有什么区别?”
  对此,雅拉并没有回应,而苏昼也没有多想。
  他将注意力转回现实。
  马车在林间的道路中飞驰,苏昼的精神感知中,周围也有不少采摘坚果蘑菇,亦或是捡拾木柴的山民,偶尔也有商队的大批人马与马车交错而过,掀起漫天尘土。
  苏昼能感受到,无论是夕光城中的居民,山民还是商队中人,所有的火之民的体内,都的的确确有着他的部分血脉……由昔日龙血药剂传承下来的这份龙血,直至今日纯度仍然不低。
  这些人,都的的确确是他的子民,是他昔日从纪元之末中护佑,抵达新纪元者的后裔。
  很快,离开了夕光城周边的森林,雾气也逐渐消散,马车步入一片辽阔的平原。
  夕光城周边平坦辽阔的平原,一直延伸至大陆的中心,这是一片由河川互相连接在一起的平原地势,而且因为塔尔塔迪斯世界是一个天圆地方的世界,倘若观察者的目力足够好,并使用远望法术,他甚至可以在夕光城的圣火高塔上,看见远方几十座城市和村庄的圣火塔。
  这一片平坦的肥沃河流平原占据了圣火大陆腰果形土地中部的三分之一,供应着绝大部分火之民的粮食需求,在这里,春夏之际总是能看见一望无际的翠绿,秋日便能看见漫山遍野的金黄麦穗。
  就像是现在这样,苏昼一眼扫去,就能看见这片平原上七个农业村庄的圣火,但是,他却并没有看见艾蒙曾说过的,近乎占据整个世界的翠绿。
  与之相反——苏昼只能看见大片大片荒芜的无敌,以及枯干的植物枝叶。
  面对苏昼投来的疑惑目光,艾蒙放下了手中教约,发出铿锵的金属之音,他叹了口气,解释道。
  “吾主,去年冬天,整个东南地区都迎来了百年未见的大暴雪,明明是热带地区,但溪流都能冰封的严寒却持续了两个月。”
  “而春天,又迟迟没有雨水,夕光城周边其实还算是好,再朝着西南边走过去,地面都干旱的皲裂了,几十个城市村庄一齐闹粮荒。”
  说到这里,灰发神官的面色忧愁,他的语气带着深深地焦虑:“甚至不仅仅如此——大陆北边那边甚至在发洪水,三神在上,那里可是岩丘地带,可是持续了几十日的暴雨已经将那里变成沼泽,甚至有湖泊成型,生活在那里的同胞不得不逃难,他们养的山羊可没办法在沼泽生活。”
  “夕光城的情况其实还算不错,毕竟他们还能凭借水路买到粮食,自己也能捕鱼。”
  “居然如此?”
  闻言,苏昼不禁坐直了一点,他严肃的环视周围的环境:“你们有什么应对方法吗?”
  “诸位神佑者大人都在四处救灾,他们正在到处人工降雨,亦或是挪动雨云,将洪水泛滥之地的水汽转移到干旱的地区,而中枢圣堂最精锐的四个圣骑士团也正在各地搬运救灾资源。”
  说到这里,艾蒙的神色才舒缓了一些,他双手合十,为这些忙碌的人祈祷一番,然后便继续对苏昼讲解道:“这些事从半年前就开始了,中枢圣堂那边所有人都忙得脚不沾地,不然的话,也轮不到我一个启示阶的普通神官前来调查夕光城源水之魂碎片被夺事件了,因为中枢那边真的找不出多余的人手。”
  “这一次我没有完成任务,但我觉得我本来也不可能解决,最多就是记录一些资料和疑点上报中枢。”
  艾蒙此时还不知道亚尔伯和夕光城主祭格洛的关系,但是凭借无想之心,苏昼可是早就知道了这一点,他看了一眼就跪坐在一旁,沉默不言的红发海盗,摇头道:“你的确无法完成任务……毕竟,谁会自己查自己呢?”
  “吾主,您的意思是……”
  闻言,艾蒙顿时微微吃惊,他顺着苏昼的目光看向亚尔伯,然后脑海中开始回放,自己在夕光城神殿中调查的一幕幕。
  苏昼没有继续说下去,这是艾蒙的任务。
  而亚尔伯和格洛的关系,恰好证明了他之前阐述的道路正确性。
  因为海盗和风与火之民的敌对关系,为了夕光城的存续与和平,格洛神官动用了黑色的手段,并孕育出了没有爱的子嗣,令亚尔伯这样一位七海之王级的大海盗诞生——但也正因为如此,原本几近于要废弃的夕光城,就这样在格洛手中起死回生,几十万人平静的生活都建立在格洛黑色的手段之上。
  亚尔伯这样的穷凶极恶的海盗,固然需要被审判惩戒,但是孕育出他这样恶人的环境,其根源又是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