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七章 爱,是义务!

第七章 爱,是义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夕光城是一个很平和的城市,准确的说,所有火之民的城市都非常平和,但此地尤其。
  它的名字来源于‘太阳降落的地方’——火之民昔日追逐夕阳,一直追至大陆的尽头,大海的边缘,他们在现今夕光城的所在之地停下脚步,注视着太阳落入海中,进而焕发出无比美丽的夕阳光辉。
  于是,这些探索者便下定决心在此处建立一座城市,纪念这一次伟大的探索,和那铭入他们灵魂的夕阳光辉。
  夕光城的结构很简单,它最外侧没有城墙,城中满是密集的水渠和运河,围绕着沿海的内凹形深水港,火之民建设了一圈堤坝阻拦海水。夕光神殿,市政中心和商业中心也都在港口周边,而住宅区位于距离海岸比较远的一处高地上。
  至于城镇中央的圣火塔,则是在广场旁边,一座高高隆起的人造山丘上,俯视着整个城市,而在广场周边,还有几座奇怪的雕像,分别是几个人脚踩螃蟹,海胆和章鱼等奇形怪状的生物,显得意气风发。
  整个夕光城中,约莫有四十万人长期居住,这仅仅是主城区,而在主城区之外的附属村镇和郊区,有着大量农夫和庄园存在,他们人口为数不少,只是分布比较零散。
  虽然是贸易城市,但夕光城的粮食完全可以自给自足,甚至出口外销——除却渔获外,这里的面包作坊也是一绝,夕光城的羊角面包,咸鱼还有海鲜干货,都是整个圣火之国畅销的商品,哪怕是最挑剔的美食家来到此地,都会对本地特产赞不绝口。
  在艾蒙的带领下,苏昼走出港口,一点一点地了解火之民在本地生活的情况。
  “吾主,我不知道您是否感兴趣,但不得不说,夕光城的美食,所有火之民都交口称赞。”
  说这话时,灰发神官略有些忐忑,他自己本人非常喜欢,所以才会第一时间想到可以奉献给神的这一点。
  但是他有点不太确定,作为神的审判之主,会不会喜欢人类的食物。
  “哦,很不错!”
  但他却没想到,苏昼意料之外地对此感兴趣,青年双目一亮,甚至开口夸奖:“不愧是我虔诚的信徒,看来你很了解‘民以食为天’这点,非常不错!”
  ——主曰:粮食乃是民众最高的需求。
  多么有道理!的确,倘若不能吃饱的话,民众怎会有力气去信仰,去工作,去发明创造,去探索开拓?
  用力点头,艾蒙在心中默默记下苏昼所说的话,并将其归入‘圣曰’系列,准备在日后编撰出一本全新的‘教约新书’。
  到时候,哪怕是他的实力仍然不能更进一步,停留在启示阶,恐怕也能凭此拿到一个‘神佑者’的地位!
  而就在艾蒙带路游览城镇,朝着餐饮街走去之时,苏昼忽然心中一动,然后开启了个人空间。
  “铿锵!”
  紧接着,伴随一声刀鸣,黑红色的流光闪烁,灭度之刃从中跃出,兴奋地环绕苏昼转动,似乎是想要让青年握住它。
  个人空间内,智慧树微微晃动着自己的枝叶,仿佛是长长吁了一口气。
  ——坏刀可算是走了!这个老和自己抢地方的家伙!
  神木的心绪,明显有些愤愤不平——毕竟依照智慧树习惯整洁,总是把个人空间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性格,肯定和灭度之刃那过于热情,总是到处飞来飞去砍来砍去的性格不合,会有矛盾冲突。
  之前个人空间还没变大也就罢了,大家只能挤一挤将就着过日子……可如今,个人空间已经比原本大上了好几倍了,完全可以分开来!
  智慧树此刻下定决心,下次一定要向施肥官建议,让坏刀分家,各自住一片地方,让它自己祸祸去,离自己的地盘远一点!
  对此,世界树之枪一动不动。
  “原来是这样啊……”
  此时,苏昼伸出手,他握住灭度之刃的刀柄,感受神刀如今的状况,然后便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
  “你也得到了愿力的加持,难怪就像是打了兴奋剂那样活跃。”
  苏昼能感应到,这个世界中,同样有着灭度之刃的传说——毕竟当初的灭度之刃在和水之神一战时,被打得只剩下刀身了,而它也的确是作为杀死水之神的弑神之兵被传颂,甚至被奈瑟尔城的所有居民视作精神寄托。
  所以,自来到这个世界以来,一直都有一股股绵长的愿力,宛如河流一般,持续不断地输送给灭度之刃,强化它的力量。
  这股愿力,不像是投注在苏昼身上的那些愿力,会将其束缚在这个世界,只是依照神话传说,单纯地赋予灭度之刃‘弑神’相关方面的能力加持。
  如今的神刀,在‘斩杀不死’‘弑神’和‘斩灭灵魂’这些方面,威力强大到即便是在同阶神兵中也算得上是翘楚,唯一不太完美的,就是神刀的本质还是偏弱,需要一些更加高级的材料强化,不然的话,硬碰硬说不定会吃亏。
  就好比上次在青丘星,和地仙天魔的骨刃对斩,明明是神刀,却连天魔的骨刃都要斩半天才能斩碎,当真是有辱名号!
  不过这不影响灭度之刃现在现在充满了力量,所以想要外出转一转。
  “行了,乖一点,别乱跑,我为你遮掩存在气息。”
  确定情况后,苏昼便笑着松开握住神刀的手,任由灭度之刃环绕自己周身旋转。
  而跟在苏昼身旁的艾蒙,自然不在被遮蔽信息的人群中,他察觉到了灭度之刃的存在,然后便一脸惊愕地注视着神刀,差点就极其不礼貌的抬起手,指向对方。
  “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那柄圣剑?”
  灰发神官震撼地自语,他认真分辨灭度之刃的形状和细节,最后笃定道:“那柄据说从主口中吐出,斩杀了纪元之前的魔神,为开辟新纪元立下根基的‘炽炎之剑’?!”
  “传说,昔日诸神开辟新纪元后,这柄斩杀魔神的圣剑也随神升天。”
  “甚至,教约中也有专门称颂此剑的篇章,称其为剑中之王,完美的造物,乃是神造的圣剑!”
  灭度之刃:“铿锵?”
  ——请等一等,停一停……它难道不是刀吗?
  什么时候它在传说中就变成剑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称赞自己篇章的具体细节呢?!
  “圣剑?有趣。”
  对此,苏昼只是轻笑一声,并不感到奇怪。毕竟刀剑不分这种事情,在多元宇宙各个世界都很常见。
  就好比他自己——苏昼擅长用枪,用刀,还会用复合元素吐息,岚种业火加特林,甚至还会身化火箭……但是,倘若他前去某些世界,那么他被人称呼为剑圣也半点不稀奇。
  勉强将注意力从灭度之刃上收回,艾蒙毕竟也是个男人,他从小就听着炽炎之剑的神话长大,梦中都幻想过自己有朝一日,可以成为一位手持圣剑,讨伐异端的英雄强者。
  但现实总是残酷,几十年过去了,艾蒙的实力只有启示阶,一想起这一点,便令他不禁有些黯然:“还是我的信仰不够坚定纯粹……”
  虽然心中有些不甘,不过现实中,艾蒙还是非常称职地对苏昼介绍夕光城如今的情况。
  “前段时间,夕光城周围,乃至于整个东海岸,都发生了一场元素历以来从未见过的罕见雪灾,以至于这一季有不少农民绝收……不过,目前依靠存粮和渔获,至少夕光城周围的本地居民依然衣食无忧。”
  “能看的出来。”青年微微点头,他看向街头,能确定自己的这位神官并没有说谎。
  如今能看见,在夕光城的街头,有着不少小孩子正在四处跑动玩闹,玩着抓鬼亦或是捉迷藏这样的游戏,而路旁的大人们都笑着注视着这一幕。
  甚至街道一侧,还有一位身着和艾蒙差不多神官袍的见习神官就待在旁边,似乎是在保证这些孩子们玩闹的安全——每当孩子们玩闹着跑到运河旁时,他就会出手提示,让那些孩子离水远一点。
  这种情况能发生,足以证明这座城市的居民不仅衣食无忧,而且安全感极强,不然的话,家长绝不可能将孩子放出来,任由他们在街头玩耍,而不忧虑孩子被拐卖失踪。
  此时,苏昼和艾蒙已经来到了市中心的广场周边。
  圣火塔所在的人造山丘,其山脚处便是夕光城的广场,它中央是一座刑具颇为齐全的行刑台,上面有火刑柱,十字架和斩首台,清洗的十分干净。
  除此之外,广场周边,也有不少贩卖各种商品的摊贩,其中有贩卖熏制品的肉商,也有鱼店和面包铺。
  估计是因为艾蒙口中‘雪灾’的原因,本应该存在,贩卖各色水果蔬菜的果商农夫却并不多见,只有零星几个贩卖葡萄干和坚果这种干货的商贩。
  但除此之外,像是卖糖卖酒的产业,却依然正常经营。
  苏昼很清楚,能够正常地卖糖卖酒,足以说明这个国家社会从头到尾都非常稳定和谐,且生活富足,因为他们有足够的粮食用来制糖酿酒。
  而小孩能在街上玩闹这点,再加上至今为止自己还没看见哪怕是一个乞儿小偷,都足以证明艾蒙所言非虚,火之民的生活就是这般平和稳定。
  苏昼也能看见,在自己遮掩了存在感的情况下,艾蒙身为神官,经常与周围路过的普通人打招呼,互相致敬。
  他们的交流极其平等,一位农夫不会因为艾蒙是神官而显得畏畏缩缩,而艾蒙也不会因为自己是圣职者而表露出半点傲慢,双方自然地寒暄,甚至互相称呼为‘同胞’,宛如家人一般亲近。
  这其实是非常异常的。
  苏昼很清楚,在现代社会之前的任何社会形态,不同阶级之间的表面关系都非常不平等,每一层阶级,都可以毫无理由地歧视比自己更低的那个阶级。
  可是在夕光城,苏昼却看见了哪怕是在地球上都很难看见的‘人人平等,没有歧视’的状况。
  没有阶级歧视,没有职业歧视,所有人都非常以诚相待,哪怕是面对神官,所有人的态度也无非就是‘尊敬’,而这基本上是看在此人是神的侍奉者这份上,和神官这一职业本身并无任何关联。
  农民在郊外种地,商人在城中开店,神官于神殿侍奉——每一位火之民都有着光明的未来。
  “这里居然真的做到了人人平等!”
  抚摸着一旁灭度之刃的刀脊,发出愉悦地刀鸣,苏昼的面色隐隐有些凝重,他有些难以置信:“这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要知道,哪怕是地球,也不过是表面上的人格平等,而职业歧视,地域歧视,宗教歧视,种族歧视和学历歧视从未少过。
  哪怕各国官方再怎么呼吁都没用,因为这是人‘优越感’的本能,几乎不可能消除。
  而在轮回世界……哪怕是因为所有人都信教,并且都是同一个种族,没有这两个歧视……但职业歧视,学历歧视和地狱嗨总应该少不了吧?他苏昼就不信了,这种恶劣的本能,轮回世界就没有!
  但事实上,他苏昼信不信没有用,这地的确就没有。
  哪怕是一些看上去是学者打扮的火之民,也没有半点古代知识分子的心傲气高,反而都非常儒雅随和,平易近人。
  “不可思议,匪夷所思……”
  怀着这样的困惑,苏昼就这样被艾蒙带着,从港口穿过广场,来到城市另一端的海岸旁。
  “吾主,这里便是夕光城知名的餐饮街,也是我暂时居住的地方。”
  灰发神官知晓其他人无法看见苏昼,所以他并没有做出任何夸张的举动,只是含蓄地抬起手,对青年低声介绍到:“每一位前来夕光城的游客和商人都会来一次这里,品尝当地的美食。”
  “好。”
  既然有本地美食可以品尝,苏昼便暂时将疑虑稍稍按下,转而去关注这条知名的餐饮街。
  一眼看去,的确,艾蒙所言非虚,此地的繁华程度,当真比夕光城的广场周边还要更加繁华一些,十几家不同门面的餐饮店铺都已经全部开业,人来人往,甚至给他一种现代化步行街的错觉。
  海鲜的香味随风飘来,令人心情平和,胃口大动。
  在艾蒙的建议下,苏昼选了一家已经开业七十多年,名为‘鲨旋风’的老店,两人在服务人员的引导下进入店内,选了一张桌子坐下。
  如今正是中午,客人有很多,店铺内声音嘈杂。
  苏昼能大致听清楚,绝大部分人都在兴奋地交流不久前阴云忽然消退,暴风雨瞬间消失的神迹,不过内容和在港口中听见的差不多,无论是吹嘘还是感慨,都并无什么新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