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十六章 至高至善苏部长

第十六章 至高至善苏部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宛如金刚石般坚硬的颅骨,被一双手逐渐压垮粉碎,令鲜血与浆液流淌,苏昼一脸阴沉地将手中邪祟的头骨揉搓成灰,而噬恶魔火燃起,将它剩余的尸体彻底焚成焦炭。
  顾泽川的伤势,苏昼刚才已经稳定了下来,他毕竟不是专业的医疗者,只能勉强将他有些歪曲的肢体恢复正常,并止住血。
  在此之后,需要做的便是解析那邪祟的灵魂,读取对方的记忆和思维模式。
  ——在苏昼察觉避难所已经被攻破,所以以最快速度赶往现场的同时,他顺手轰杀了所有沿途出现的邪祟。
  而后,当他进入地底避难所的本体后,苏昼就发现,有一头实力接近统领巅峰的邪祟,正在带对进攻避难所的最后一个据点,里面残存的两千多人正在携手防御,结成阵法,苦苦支撑。
  理论上来说,一个统领高阶的邪祟,能轻易摧毁这两千多人的合力——人数假如有用,那技术发展就没意义了,不谈超凡道法,哪怕是科技,也没有一万个原始人能击败一架轰炸机的道理。
  但苏昼能看出,那邪祟大概是想要活捉这剩下的两千多人,所以双方僵持到现在——而等到那邪祟察觉苏昼的到来,准备转身迎战时,它已经被苏昼一拳轰在了胸口正中心。
  可是,令他意外的是,这头邪祟的实力居然不弱。
  依照之前对战其他邪祟统领阶的经验,本以为可以一拳将对方秒杀的苏昼,却仅仅只是击伤了对方,并迎来了对方狂怒的反击。
  在接下来短暂的战斗中,苏昼迅速发现,这特殊邪祟的种种不同之处。
  而最大的不同之处,便在于它‘神通’的复杂程度。
  众所周知,在超凡阶的修行者进阶为统领阶的过程中,他的一切修行成果都会融汇为一种神通,而这神通的威能自然各不相同,并且有一个大致的趋势。
  那便是越复杂,就越强大。
  这并不难理解,或许复杂的神通不一定强大,但强大的神通,必然复杂且全能,可以涵盖战斗,生活,修行乃至于娱乐等方方面面。
  就像是苏昼的噬恶魔主,即可变强,也可以战斗,还能用恶魂强化自己的武器亦或是法术爆发,更是可以提供‘辨善恶之术’令持有者可以发现身边的犯罪者,提供娱乐对象……种种功效不一而足,非常完善强大。
  之前那三头统领阶的邪祟,之所以被苏昼视作‘量产货色’和‘杂兵’,正是因为它们的神通极其简单,大致来说,无非就是‘玄阴’‘冥土’和‘阴魂’三种属性,单独起来连一个完整神通都构不成,只能称之为天赋法术,只有合并在一起,才能组成一个‘小红莲地狱’神通。
  而‘小红莲地狱’本身,也不过是‘八寒地狱’这一大神通的一部分,更是‘冥罗地狱道’这一仙神级神通十八个分支的最次级衍生之一……足可见其简略程度。
  但是,这个攻击顾氏避难所的统领阶邪祟,其神通的复杂强大程度,远胜于其他邪祟。
  它的神通,足足由九种次级天赋法术组合而成!
  玄阴,阎浮,冥魂——构成‘地狱’。
  五浊,无心,愚痴——组成‘畜生’。
  不生,茫荒,饥虚——便是‘饿鬼’。
  虽然都是简单的组合,但是,这九种组合构成的三种小神通,互相组合后,也算是勉强够上了‘大神通’底线,可以算是‘历劫三恶道’这一大神通的简化版。
  之前,这邪祟逃跑时攻击凡人使用的‘玄魄神光’,便是其中的地狱系神通,可削弱神魂强度——而它之前与苏昼战斗时,还企图使用畜生系的神通削弱苏昼的神志智慧,使用饿鬼系的神通削弱苏昼的灵力和肉体力量。
  这三恶道之力,足以将寻常超凡者削弱一个大境界,层层叠加,削成凡人也不奇怪。
  但可惜的是,还没等它神通起效,苏昼便将其打的七零八落,头破骨折,差点空手就把它活拆了。
  ——苏昼的噬恶魔主神通,在经过一次真魂进化,以及罪业之火dlc强化后,其强大程度,完全算是最上级的神通之一。
  也正是体会到这种绝对性的力量差距,这头邪祟便做出了令苏昼勃然大怒之事——它眼见事不可为,便使用三恶道神通中的邪法,吞噬其他灵魂,强行提升力量,意图逃走。
  在邪祟燃烧的尸体上,苏昼眉头紧皱,拿起一枚同样漆黑色的恶魂。
  【无心之魔的衍生之魂】
  【无心,无魄,无体,无念,万般皆无的虚无之魂】
  【直接吞服,增加灵魂魂量,增加神识敏锐程度,增加魂魄坚韧程度】
  【仿佛对着镜子凝视,眼瞳倒映彼此,层层叠叠,永无止境】
  虽然还是几乎一样的描述,但是吞服后增加的属性,却多出不少,甚至比之前的三枚恶魂加起来都大许多。
  将其放入口中,吞服之后,苏昼也的确感觉味道浓郁了不少,虽然仍有些寡淡,但已经开始有碳酸饮料的那种辛辣味。
  “虽然实力相差很大,但是底层思维却还是一样的……怎么说,这个邪祟,和之前的邪祟,简直就像是从同一个母体复制而来的不完全体,只是这个邪祟的完整程度更高,可以称得上是‘残片’,而之前的邪祟,最多也就是‘碎屑’。”
  “神通也是如此,虽然复杂程度各不相同,但是基础的组成却是一样。”
  苏昼皱眉分析着这邪祟的恶魂本质——假如说,超凡阶的邪祟,只是普通的发帖机器人,q群中会自动复读群友聊天纪录的ai,那么统领阶的邪祟,至少也是游戏对战ai的级别,在某种程度上,战胜真人也不成问题。
  而自己刚才吃下的那头统领阶邪祟,更是比一些比较差的人类更强,换算成ai的话,足够通过图灵测试了。
  “太奇怪了,这种异常的存在形态……它究竟是谁制造的?这不可能是自然生成的生命形态,而且,为什么要制造成这样?”
  冥思苦想,却不的解答,苏昼一想到被这个邪祟吞噬的那些灵魂,顿时更加气恼地看向对方的残骸:“该死,如果不是这个地下避难太狭隘,要保护的人那么多,所我没办法发挥全力,这邪祟根本活不过一秒!”
  而就在苏昼分析邪祟灵魂本质,以及其神通之时。
  察觉到战斗已经结束的顾氏避难所居民,发现来者可能是驰援的援军后,便逐渐撤下了防御阵法,开始开始进行伤员救治以及幸存者救援。
  一位苍老的青丘老者小心翼翼地走上前来,拘谨地来到苏昼身后。
  “……青丘顾氏,族中老人顾西峰,恳请尊上告知名讳……”
  听见对方的话,正在冥思苦想,分析邪祟魂魄细节的苏昼才反应过来,他转过头,随意道:“别这么拘谨,我受你族铠士顾泽川之托,前来相助。”
  “顾泽川刚才为了挡住逃窜的邪祟,如今深受重伤,我虽然用水土法术稳住了他的伤势,但想要治好还需要一段时间——你们把他带下去疗伤吧。”
  “是,是!”
  而名为顾西峰的顾氏长老,在看见苏昼容貌的时候便微微一惊——虽然他岁数已高,不像是年轻时那样对容貌那么看重,但是苏昼的长相的的确确令他下意识惊叹之余,也受限于那威严,进而低下头,不敢继续直视。
  而等到长老唤来几位医者前来,将昏迷过去的顾泽川带下场后,注视着这一幕的苏昼便侧过头,对一侧的顾西峰道:“你应该就是顾氏避难所的领导者吧?”
  “不敢……”听到这句话,顾西峰先是谦虚了一声,然后便叹了口气:“为首的铠士首领已经在对抗邪祟时阵亡,大长老也因为支撑阵法,与邪祟相持时昏迷……现在还有意识的人中,我应该就算是为首的了。”
  “那好。”苏昼并不在意谁才是真的领头者,只要对方是高层即可:“现在情况紧急,也不寒暄,我有些话想要问题。”
  一段时间后。
  “……青丘国的历史大致便是如此。”
  此时此刻,顾氏避难所已经大致恢复了秩序,在残存的铠士和超凡者的协调下,虽然失去了众多亲友,但早已习惯残酷现实的青丘人此时正在重新整理家园,为接下来的迁移做准备。
  而苏昼也从顾西峰的口中,大致知晓了如今青丘星的情况。
  长老口中的资讯,和顾泽川所说的相差不大,也就是一些细节方面更加详细,比如说顾氏一族这么多年来的迁移路线,原本又是青丘国哪里的家族。
  确定这些信息并非虚假后,苏昼也询问过一些他更加在意的问题,比如说有关于中央神庭,初帝以及兵主的消息。
  而结果,同样令他疑惑。
  “您来自中央神庭?!终于,终于,神庭愿意再次注视我们了吗?!”
  仅仅是透露出自己来自地球,顾西峰便激动了起来,这位苍老的青丘人的双目中简直绽放出了光芒,他差点就要对苏昼当场跪下——如果不是苏昼扶住了对方,他真的就普通一声跪了下来。
  而等到顾西峰冷静了一点后,他也表示,青丘人的确知晓中央神庭,知晓初帝的传说……但是,他们还是不知道兵主是谁。
  “这怎么可能?!”
  如此奇异的事情,登时便让苏昼困惑不已,他匪夷所思道:“你们知道仙神,知道初帝,甚至看得出我有龙血,结果却不知道初帝封印在青丘星的兵主?!”
  原本,苏昼还以为是顾泽川太过年轻,也不怎么学习文化课,所以才会出现如此古怪的历史观——却没想到,在青丘星,这才是常识。
  “不,怎么说,尊上……”
  顾西峰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这位老者也很困惑:“您要知道,自末代青丘王被邪逆刺杀,而邪祟纷乱天下以来,已经过去了一千三百多年了。”
  “混乱和战争一直延续至今,我们丢失了无数典籍和传说,那些古老的历史和荣耀,对生存毫无益处,本来就没有多少人会刻意记忆,我们之所以能记得初帝和中央神庭,主要还是因为我们期待有朝一日,帝能重归青丘,带着神庭的天兵,还这世间一个朗朗乾坤啊!”
  说到这里,这位老者差点又要给苏昼跪下:“如今,您的到来,正是终结这灾劫的开端……尊上,请救救我们,救救青丘人,救救这支离破碎的青丘国吧!”
  “唉,我肯定会救的,这点你们放心……”
  长叹一口气,苏昼也不是不能理解顾西峰的说法,但是说实话,仅仅就这样便可以抹消兵主的存在?别的不说,青丘四上的那些冰狐先祖就很清楚,整个青丘星上的劫难,说不定都起源自兵主封印的松动。
  “等等,这么说来,也不是不能解释……”但很快,苏昼也反映过来,他眯起眼睛,思索着:“倘若说,邪祟背后的主使者,其根本目的的确是兵主封印的话,那么他刻意抹消兵主封印的存在,也不是不能解释。”
  想到这里,青年不禁抬起头,看向前方那些正在狭隘的避难所中,重整家园的狐人们。
  “甚至有可能,是古时青丘人自己,主动抹除了兵主封印这方面的信息?”
  但问题又来了——是谁抹消的?又是什么时候开始抹消的?毕竟谁也没说,青丘人遗忘兵主这件事,是从老王被刺杀,天下大乱时才开始的啊。
  疑惑一个接着一个,苏昼也懒得继续深思,反正只要继续走下去,击败挡路的敌人,前路和真相自然就会出现。
  “最后一个问题。”
  如此说道,苏昼侧过头,看向正在一旁恭敬等待自己提问的顾西峰:“你们这里,有半固态化的灵力材料吗?”
  “换个词——你们这里,有‘天罡地煞’吗?”
  天罡地煞,便是半固态灵力材料的仙神时代用名,苏昼还记得,无论真相如何,最重要的是把远望号修好,不然的话,恐怕只能等地球那边发觉不对,派援军过来……那时候一来二去,指不定大半年都过了,青丘人也死绝大半。
  “天罡地煞?”老者重复一遍,顾西峰有些不太确定道:“族内应该有……请稍等片刻,我这就去问问。”
  ……
  从酷烈痛苦的迷梦中苏醒,顾泽川猛地睁开眼睛,满头冷汗划过鬓角,滴在枕头上。
  顿时,浑身上下仿佛火烧一般的痛楚席卷了白发狐人的肉体,令他额头青筋跳动,只能咬紧牙关,抓紧床单,忍耐这份令人想要干脆去死的剧痛。
  “呼……呼……”
  感官上过去了许久,实际上只过去了几十秒,剧痛缓缓消散,顾泽川这才能重新感知到自己的身体。
  而此时,大半个床单和枕头都被他的汗水泪水打湿。
  “……我没死吗?”
  缓缓支撑着身体坐起,顾泽川抬起手,碧色的眼瞳中倒映着完好无损的右臂,他不禁有些茫然:“我记得,我明明整个身体都快被那邪祟撞碎了……是谁治好了我?”
  回忆起之前,自己挑剑迎敌的那一幕,顾泽川不禁苦笑一声:“毕竟是人仙啊……哪怕是我的剑术修法突破,也不可能阻拦对方一瞬……”
  的确如此,在过于强大的力量差距面前,热血,决心,还有临阵突破,都是没有用的……
  ——自己归根结底,还是‘弱者’啊。
  不过,毕竟成长于常年历战的青丘星,顾泽川的心态很好,他很快就拜托了那一丝颓废,并将‘不甘’作为之后努力的动力置入心中,他开始观察周围的情况。
  然后,他便微微一愣。
  “这是,我自己家?”
  能看见,在狭隘的房间中,满是一页页被贴在墙壁上的修行诀窍和道铠设计图,这是每一个青丘人自小就要学习的事物,而自己小时候尤为狂热,每次略有所得,都必然会会将其贴在墙上。这样既是炫耀,又是警醒,令他一直以来都能坚定向前,不断进步。
  除此之外,还有一间简陋的衣柜,一张熟悉的小桌,衣柜内的衣物寥寥无几,桌上还有上次自己离家时做到一半的道铠改进设计图……每一位铠士都是一位专业的炼器师,毕竟出行在外,能维护自己武装的,也只有他们自己。
  这里的确是自己家,毫无疑问。
  “是,是姐姐吗?!”
  登时,顾泽川就有些激动的喊出声,而在说出这句话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嘶哑,一发声便瘙痒无比,似乎是血肉还在再生。
  可他还是忍不住继续呼喊:“咳咳……姐姐,你在吗?”
  长姐如母。
  对于自幼父母双亡,只有一位大自己八岁的姐姐的顾泽川来说,是姐姐一路艰辛拉扯,才令他可以和正常人一样长大修行,进而成为铠士。
  地底避难所的生活,在十几年前非常辛苦,那时灵力断绝,没有用灵力模拟太阳光的道术,顾氏只能在地底种植蘑菇苔藓,养鱼和肉鼠为生,最多在某些地方还种植一些不需要光的野菜。
  自己消失后,对姐姐并没有什么印象,只是记得姐姐总是很厉害,是避难所最年轻的种植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