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二十八章 天劫

第二十八章 天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一次神龙世界之行,苏昼个人感觉非常满足。
  虽然说,一开始他还被‘偏差值99%’,‘世界本质缺失’等高大上的词汇吓到了,但现在看来,所谓的世界本质缺失,无非就是始祖之龙用一部分世界本质做了龙珠,并将其开放给自己的孩子许愿,而偏差值99%更不用说,一个可以随意许愿改变世界的世界,偏差值能不高吗?
  固然,他一下地就被卷入这场龙珠战争,然后连着打了三天三夜,真身都报销了两次,但总的来说,这过程其实还蛮愉快的,尤其是遇到一群强到自己下手都不必小心翼翼的神龙,那可真是打的舒畅。
  难得有这么强的靶子,所以苏昼便好好放纵了一把,尝试了各种难以在地球实验,不同于任何神龙的全新技艺。
  尤其是还有龙珠这种便利的东西,倘若有意外死去的无辜者,那么直接许愿复活就好了——就连遗憾都不用留下,许愿当真是便利的东西。
  超凡真是有趣。他总是如此感慨,并忍不住想要在这一条道路上继续走下去。
  除却心情外,这一场战斗和冒险的结果,也是毫无疑问的满载而归。
  法夫纳,耶梦加德,羽蛇神,由利维坦戈尔贡和应龙融合而成的马特维,始祖之龙……七种不同神龙,甚至是一位至上龙神的部分力量和血脉,都被苏昼所收集。
  要知道,限制苏昼真身强度的,本质上就是他脑中超凡器官素材的多寡,他知晓并理解的超凡器官越多,他的真身就越强,就像是组装一台超级机器人。
  而现在,苏昼手中,就有七套ssr级……甚至是超越ssr的超珍惜素材大礼包!
  这种东西,哪怕是让苏昼把正国昆仑山秘境里面的妖神残骸全都吞了都办不到,毕竟祂们少说都死了几千年,灵性有损,而且绝大部分都不是神龙,苏昼的端口和祂们难以兼容。
  当然,除却这种力量上的收获外,苏昼最高兴的,却还是带领一位孩子走上正路。
  “我忽然发现我其实有当老师的天赋,雅拉!”
  触碰天神刻度形成的时空球,苏昼在被拉入冰凝虚空的时候,忍不住侧过头,看了身后正在逐渐远去的神龙世界,以及正在告别的奥拉一眼,他不禁露出了笑意:“看来在勤行书院当教授那么久,我还是有点教学功底的嘛。”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苏昼并没有打算一步登天,直接将奥拉灌顶成自己的龙血眷族,亦或是塞一个人类常识大礼包,为女孩做一套全面思维系统升级。
  他做的,是授予奥拉自由思考,自由质疑的能力,以及面对未知的恐惧和勇气。
  然后,让她自己去见证这个世界——接下来,无论是好是坏,都是她的人生。
  “或许吧。至少你好为人师这点,我已经很清楚了。”
  对此,盘旋在苏昼头顶的雅拉并不否认——虽然苏昼在勤行书院教导最多的是实战课,但即便如此,他也并非只是打了了事,每次苏昼都会详细指点出每一位学员相应的弱点和不足之处,指出一种未来提升的可能。
  单单就这一点而言,他作为教授是完全合格的。
  如果不是苏昼经常满世界乱跑,并没有一直待在学院里教书育人的兴趣,他或许真的会成为一位很好的老师。
  这也是某一种可能。
  但现在,祂却要作为苏昼的先行者,提示对方思维上的一个错误。
  或许,称不上错误……但至少是必须要提醒的一个点。
  “苏昼,你刚才的潜意识中,是否觉得,因为人会复活,所以死了也无所谓?”
  蛇灵平静的用自己的尾巴拍了拍青年几根竖立起来的头发:“反正之后会复活,所以现在怎么样都可以。”
  “留下伤口,但也能抚平伤痛。”
  “能施恩,也能惩戒。能夺取,也能赠予。”
  “……的确。”
  一时间,苏昼脸上挂满的笑容,就如同退潮的海水那般急速消去。
  他骤然严肃了起来,眉头紧皱,青年在细细思索了一阵偶,然后从嘴唇中吐出了两个字:“的确。”
  我就是这么想的。
  并没有隐瞒自己内心中的想法,身侧也没有需要隐瞒的存在,苏昼吐出一口气,肃然地自语道:“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超凡力量虽然有趣,但是对我想法的影响,果然也很严重。”
  “这也算不上坏事。”对此,雅拉也没有危言耸听,祂只是淡淡地陈述道:“毕竟,绝大部分‘神’,都是这个心态。”
  “想要行善,便可以变得比世间任何人都纯善,无需任何回报,祂可以将世间化作乌托邦,令福祉降临人间,甚至不需要任何人的感谢与赞颂。”
  “想要为恶,便可以变得比世间任何人都纯恶,哪怕是摧毁整个世界,抹平整个人间,将无数悲欢无数故事都彻底用水淹没,也绝无半点仁慈。”
  “反正,大不了再来一次,再创世一次,再重新来过。甚至,后悔了也无所谓,只要‘我’愿意,哪怕是已经毁灭的东西,也能从垃圾桶里重新捡起,重塑成完好的模样。”
  “如果你不介意成为这样的存在。”如此说道,雅拉的语气很轻松:“那就无需在意我说的话。毕竟,我从一开始就说过了,你所走的,便是这样的一条路。”
  “很明显,我很在意。”
  在天神刻度形成的时空泡中,苏昼闭上眼睛,他陷入思索:“但是为什么?明明只是很普通的事情吧?可是为什么,这种东西一说出来,我就感觉到一阵不安?”
  并没有思索太久,苏昼就找到了原因。
  ——因为这样,就划分出了阶级。
  倘若有朝一日,自己成为了可以随意复活死去生命的人,自己成为了可以随意重塑生命的人。
  那么,是否就可以说,生与死的界限,就这样被自己打破了?
  死亡只是开端……没错,无论是自己还是偃圣,都曾经这么说过,也都这么思考过,电子冥府便是这一思维制造的造物,人类意图战胜死亡,打破生与死的界限。
  但是,归根结底,电子冥府还是建立在‘死亡不可避免,且终将到来’这一思维上,人必须诞生,然后死去,才能归入冥府。电子冥府,至少是现在的电子冥府,并不能做到将死人复活成平常人的地步,它只能办到死者也有归属,在某些方面和生者相同。
  两者归根结底是不一样的存在。
  而复活却不同。
  复活后的死者,和生者没有区别。
  苏昼思考着,假如自己有着可以随意复活其他人的权柄,那么,在自己的眼中,生者和亡者之间的界限,必定会变得模糊不清……就像是善恶一样,生死这一原本顽固的界限,也将会成为一个存在自由心证的东西。
  “是寂主……”
  突然,苏昼睁开了眼睛,他目光凝重,回忆起了这一份下意识地排斥感的起源所在:“寂主,那将一个灵魂无数次的轮回,都视作同一个存在生命一部分的思维……就是这一思维更进一步的形态!”
  在寂主的眼中,倘若不能超越生死的界限,得到永恒的生命,就不能算是成熟。倘若不能超越自己的前生今世,甚至看破所有的轮回,就不能算是完全。
  做不到这两点的生命,在祂眼中,就都是还不完全且不成熟,残缺不堪,需要历练的孩子,需要在祂的世界中,经历无穷无尽的轮回,等待‘超越’的到来。
  而这样,就自然而然地划分出了阶级——已经超越的,和还未超越的。
  寂主还算是好的那一派,祂的爱,固然令人难以接受,但至少是爱。
  打个不是很确切的比方——倘若是怀着恶意,甚至不需要是恶意,只需要是某种具备好奇心的强大存在。
  这个存在,持有击碎生死界限的力量后,整个世界对祂来说都不过是游戏世界罢了,所有的人都是npc,想杀就杀,想复活就复活,为了看见一句新的台词,一个新的结局,为了满足祂的好奇心,这个存在半点也不介意作出最邪恶最恐怖的事情,无论是屠杀还是虐杀,祂都能轻而易举地的做出来,哪怕仅仅是为了看一个人在不同的虐杀方法下,会作出怎样的反抗,祂都毫无负罪心理。
  反正,都能复活。
  这一次我做错了,那就再来下一次。
  这就是一个奇点。
  在这个奇点前,超凡者再怎么强大,也无非就是强大的人,哪怕有着无尽的寿命,可以旁观轮回,坐视一个文明的兴衰盛亡……但失去的东西,他们就不能挽回,离去的人,他们也只能缅怀。
  这样,他们就会重视,会珍视,哪怕身侧的人儿不过是百年就会腐朽的短命生物,他们也会有一些基础的‘共识’,可以进行交流。
  而在这个奇点之后,超凡者就不可能与单个个体的人类平起平坐,因为普通人所珍视的一切事物,在超凡者眼中,都不过是梦中的泡沫,一触即碎,且能随意再生。
  祂的存在本身就可以创造一个种族,一个文明,甚至一个世界……甚至超越这些概念。
  梵天一梦——对于这样的超凡存在而言,普通人的生死差异,的确就和幻梦一般虚无,也绝无可能平等相待。
  “创主……天尊。”
  这是,苏昼才真切地明白了,这一等阶名字背后代表的意义——虽然说,这一切对于自己来说还很早,可是依照自己的进度来说,成为这样的存在,根本就是时间问题。
  哪怕是现在,依照自己对肉身方面的修持,只要不在战斗中被其他超凡者杀死,无视一切外因,且能获得充足的物质补充,他足以活到永永远远,肉体永远不会腐朽,维持全盛的状态。
  哪怕灵魂都老死了,他的肉体也能重新凭借大脑中的记忆再次孕育出全新的灵魂——不要说这样就算是死,人类没有灵魂的时候不也一样活的好好地?这本质上和指甲掉了,重新长一块没有任何区别。
  而这种思维方式,证明苏昼的思维本身,其实已经开始异化了——他那不将自己的肉体视作肉体,而是当成一个个模块的思维模式,就和人类有极大的差别。
  而这种差异,某种意义上来说,就可以被称之为‘怪物’。
  神与怪物,只有一步之遥。
  “可是,雅拉,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被蛇灵勾起了思绪,苏昼思索了许久,最终得出颇为无奈的答案:“只要我继续在超凡之路上前进,就终究会抵达那个‘奇点’,这是谁也避免不了的问题。”
  “我终将成为普通人眼中的怪物……亦或是神。”
  实际上,获取永恒的寿命后,人的思维模式就会极大的改变,比如说繁衍这种欲望,对于永恒者来说,当真就是随心所欲了,他自可以疯狂孕育后代,自成一族,也可以一身等种族。
  但无论如何,都很难出现人类那样,将后代视作自己传承的思维逻辑。
  而对于苏昼的答复,雅拉却轻微地摇了摇头:“其实,还是有很大的不同,哪怕是打破了界限的超凡者之间,也有许多不同的种类。”
  “其中,自然有你所忧虑的那样,将世界视作游戏的存在。但也有那种,将所有生命都视作自己的孩子,希望他们能超越轮回的‘寂主’一类。”
  蛇灵的言语,堪称明示:“其中的差异,比你想象的还要大——但是你从现在,就可以开始选择。”
  “……对啊。”
  听完雅拉的话后,苏昼顿时发现自己的思维的确有点被局限,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灵气复苏,全民超凡……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官方为了抹平‘超凡阶级’而做出的努力。”
  而倘若全民超凡更进一步,抵达全民永生的地步,那么永恒者和有寿者之间的不同,就这样自然而然地被抹平了。
  想到这里,苏昼的心中就不禁突然涌起了一阵阵明悟:“是了,没错,一个人与众不同,被人当成怪物是理所当然的——可是倘若所有人都成了怪物,那么原本的怪物,就变成了人。”
  “神自然同理。”
  这种道路,显然比孤独一人的超越来的难度要大,甚至,单单是搭建一个框架,等待一个群族的逐渐升华,就需要无数年的时间。
  但是,这有什么所谓的?
  反正,寿命这种东西,对于跨越奇点的超凡者来说,只是数字罢了。
  苏昼本想要顺着这个思路继续思索。
  可现实却并没有留给他思考的时间。
  “唔,好像有意外状况发生了。”
  冰凝虚空,时空泡中,雅拉突然发出了颇为含糊的声音:“苏昼,别想了,这种问题你日后有的时间去想,我不过是提醒你不要走上你不想走的歪路而已——传送好像出问题了。”
  “啊?”
  苏昼茫然地抬起头,环视一圈,发现自己居然现在还没有回到地球,仍然位于虚空中时,便立刻察觉不对:“等等,这咋回事?雅拉,你不是说好了没问题的吗?!”
  在出发前,他就反复询问过雅拉,询问回归地球时,会不会像是前去神龙世界那样出问题,而那时的蛇灵大打包票,说神龙世界的意外是小几率问题,自己的回归绝对一帆风顺。
  “傻孩子,你应该多质疑我一下的——我说的就是对的了?”
  雅拉却是半点羞愧也无:“你应该多质疑我一下的。好了,别摆出一副生气的表情,现在最重要的是要解决问题。”
  想要解决问题,最重要的是发现问题,而这点并不算困难。
  即便苏昼一边和雅拉在口头互喷互杠大战三百回合,也不妨碍他迅速察觉,影响天神刻度的传送,令自己这么长时间还没回地球的,正是冰凝虚空中,那因为伟大存在‘先驱’行动而造成的结构改变。
  “但是不对啊——之前天神刻度明明已经穿越过一次,我依照原路径返回的话,不可能受到影响!”
  对此,苏昼的心中,登时腾起一个极其不好的猜测:“除非,在我置身于神龙世界的这段时间,‘先驱’还进行了其他的活动……甚依照天神刻度现在还没带我回地球这个情况来看,先驱的活动非常的剧烈,甚至,祂很可能就在附近……”
  而苏昼的猜测并没有错。
  如今冰晶一般凝固的虚空中,忽然浮现起一道光。
  伴随着虚空震荡,一个巨大的,起源于一个圆点的无穷对称辐射线,如此闪耀的‘形象’,就这样从空无一物地虚空中亮起,然后朝着无穷尽的远方投射而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