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四十章 说的好!我也一样!

第四十章 说的好!我也一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修成罪业之火的刹那,苏昼便知晓。
  
  与其说,这是真魂的力量,赋予他的神通,倒不如说,吞下真魂这一缠绕着咒怨愿力双重力量的神物,本身就是开启这潜藏于他灵魂深处神通的仪式。
  
  “这就是罪业之火吗。”
  
  缓缓从自己的座位上站立起身,苏昼抬起自己的右手,黑色的冷焰正在以他的心脏为源头,延伸至掌心燃烧,并在周围的空气中,释放出一圈圈白色的光环。
  
  同一时间,整个勤行书院中,无论是学员还是教授,全部都感觉到一阵不知从何而来的畏惧和戒备感那是感知到过于危险,甚至存在本身,就意味着巨大的灾劫与死亡的力量时,灵魂本能的反应。
  
  “是谁?”
  
  前安全局副局长,今勤行书院院长,邱武斌顿时从静修中睁开双眼,强大的灵力反应甚至令周围的空气出现了剧烈的对流现象这位书院院长,赫然也有着超凡巅峰的实力,虽然平日名声不显,但当真无愧于他的职位和名头。
  
  不过,在略微感应了一下那危险感传来的方向后,这位书院院长啧了一声,又坐了回去:“是苏教授啊,我说呢。”
  
  “仗着自己天赋好,闭关室都不去,他就不怕修行出了岔子,把办公室都炸了吗?”
  
  而众多正在授课的教授,也很快反应过来,这阵突如其来的威胁来自于何方。
  
  “是苏教授啊,那没事了。”
  
  “肃静,习惯就好,时不时感受高阶修行者的威压,对你们未来的修行和战斗都有好处。”
  
  “他又突破了啊。(平静)”
  
  与此同时,苏昼并没有将罪业之火收回去。
  
  与之相反,他甚至颇为好奇的观察自己掌心的这团冷光。
  
  在苏昼的双目注视下,他能分析出,所谓的罪业之火,便是浓缩到了极点,但却因为被愿力稳定,所以没有变成坍塌自我崩溃的咒怨之火原理很简单,但结构极其复杂,难度相当于用纳米级的砂砾为材料,一粒一粒的搭建出一座长城。
  
  被愿力稳定的高浓度业火,虽然不会主动的伤害任何人,但是它却能引动自身一定范围内,所有类似事物,比如说业力,魔念和咒怨等力量自我崩溃自燃,顺带将灵魂和信念也燃烧殆尽。
  
  如果不是苏昼已经进阶统领,还吃了两枚智慧果,强化灵魂后,思维速度甚至能让他进入子弹时间,一秒钟可以当做别人几分钟来用,那么他觉醒罪业之火的下场,恐怕就是连自己的灵魂都被燃烧殆尽。
  
  又实验了一下罪业之火,苏昼发现,自己可以像是控制自己的灵力一样,控制业火飞腾,环绕自己旋转,但是业火是有着一定极限存量的,这基于他曾经斩杀过的恶人数量。
  
  如今,苏昼能控制的罪业之火,最多也就只能覆盖自己的两条手臂。
  
  “有意思,就是不知道杀伤力如何。”
  
  此时,苏昼正在尝试使用岚甲搭配罪业之火虽然业火数量不多,但是作为炮弹却绰绰有余,到时候,他就在自己的龙息中混一些业火,由岚甲发射器加速到数倍音速发射,看谁能挡得住!
  
  “甚至,我可以将岚甲发射器捆绑在一起,做成加特林的模样,用来发射业火一息三千六百转,慈悲业火渡恶人!”
  
  点子很好,只是找不到实验对象。
  
  而就在雅拉准备明示苏昼,出去溜达一圈,找一找有什么幸运的小恶人可以碰到他的时候,苏昼却突发奇想:“要说起恶人,这里不就是有一个吗?”
  
  “等等,你是说我?”
  
  一瞬间,雅拉就戒备了起来,原本扣在苏昼头顶上的黑色帽子,转眼便化作仿佛章鱼一般的形状,七八根触须死死地抓住苏昼的头发,将自己扣在他脑袋上:“我警告你,苏昼,你这是在玩火!”
  
  “谁说你了,我是说我自己!”
  
  没好气地拍了拍雅拉,苏昼颇为理所当然的说道:“我难道不够邪恶,身上的咒怨不够多,不配试一试业火的威力吗?”
  
  如此说道,凝视着黑白二色的冷焰,他的眼神中,闪动着某种坚定的光芒:“更何况,这是我自己的神通我很清楚,罪业之火这种东西,倘若连使用者自己,都没有尝试被其烧灼审判的觉悟,又怎么能将其作为武器,用来审判其他人呢?”
  
  杀人者,要有被杀的觉悟,审判者,也有被他人审判的觉悟。
  
  而恢复成帽子形状的雅拉,感受着苏昼内心的坚定,不禁想起了两年前,初次觉醒噬恶魔主神通的苏昼,那喃喃自语,疑惑自己明明是行侠仗义的侠客,却又为什么会得到‘邪恶’的神通的模样。
  
  世事变迁,当初的毛头小子,现在也逐渐成为了有着觉悟的家伙了。
  
  的确,世人常说,善泳者溺,玩火者必自焚,操控业火之人,倘若不试试自己的成分,又怎么说得上真正的控制它?
  
  “你这小子,当真是天生的魔主,自认邪恶都能这么理直气壮。”
  
  带着苏昼的手机,从他头顶滚下来,不想被业火波及,来到桌上的雅拉摇摇头:“虽然不太可能烧死自己,但是我警告你,业火燃起,那可是非常痛苦的。”
  
  但说到这里,它又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么一路战斗过来,苏昼忍受的痛苦难道还少吗?
  
  正如同当初他自己的话那样,无法忍耐痛苦,又怎能承受不死。持有不死之血的苏昼,或许是这世间最能忍受痛苦的人。
  
  所以,它便闭口不言,安静的注视着苏昼,用指尖触碰那团冷焰。
  
  然后,一瞬间,原本只能勉强覆盖青年双臂的业火,就骤然腾起,化作熊熊火光,笼罩了苏昼全身。
  
  而在接触业火的瞬间,苏昼扪心自问。
  
  我是恶人吗?
  
  他自己询问自己,自己审判自己的所作所为,然后便轻而易举的得到了答案。
  
  我当然是。
  
  我随心意杀人,战斗时也必然波及到了无辜,我违背了众多当地的法律,经常为其他人带来困扰且毫无悔意,我时常依仗自己的力量任性,并且经常不计后果的做一些极端的事情。
  
  我固然不是大奸大恶的邪恶之徒,但是倘若依照我自己的标准,我遇到了我自己,必然也会去打自己一顿。
  
  “双标,当真是本能啊,我也不能例外。”
  
  长叹一口气,苏昼随后却又笑了一声:“不过至少我能看清这一点,就代表我还不算太坏,内心深处,还是一个善良正直的好男孩。”
  
  但很快,他却察觉不对劲。
  
  “怪事,我怎么不疼?”
  
  黑色的火焰,在苏昼全身燃烧,苏昼本以为自己应该会无比痛苦,至少应该要比当初和国师魔帝互拆内脏,互食血肉,以及比和水之神大战一昼夜时更加痛苦,更加疲惫……但是他却不仅没有半点痛感。
  
  甚至,良心……不,身体还有点发烫。
  
  “这烧起来,还挺暖和的?没想到这冷焰点着后,还是有点温度的。”
  
  苏昼尝试着控制自己身上的那些黑色的业火,但并未成功,毕竟他能控制的,是罪业之火的源头,而他身上燃烧的,是业火诱燃的罪孽,本质上并非是一个东西。
  
  对此,青年百思不得其解:“理论上,我的确能我烧我自己啊这玩意真的有威力吗?!”
  
  “雅拉雅拉,这是怎么回事?”
  
  苏·大雄·昼发出了求助的声音。
  
  “古怪,这业火点燃之后,你应该感觉到类似置身于太阳中心的炙烤感才对,怎么才仅仅是发烫啊……哦,我懂了!”
  
  而雅拉a梦在详细的打量了一番苏昼后,然后颇为古怪的得出了结论:“你愿力太多,挡住了业火。”
  
  “好家伙,我都忘记了你拯救过两个世界,哦,最近还多了一个兽神界的契约……这么说吧,你现在的灵魂,基本上被好几层厚到丧心病狂的愿力功德给包裹住了,别说业火,哪怕有仙神对你下钉头七箭书,那死的也必定是祂自己也不是你。”
  
  “在这两个世界,所有记得你,所有赞颂你的生命消失之前,你基本可以说,对所有诅咒绝缘了。”
  
  雅拉话毕之时,苏昼身上的业火也开始逐渐地熄灭……理论上来说,业火在燃尽罪孽之前,是不可能熄灭的,但是谁叫苏昼身上的愿力简直就像是大海一样无穷无尽,罪业之火能烧这么几分钟,已经是苏昼自己本能地控制住了自己身上的愿力,主动让它烧的缘故。
  
  “我怎么没看见自己身上的愿力功德?”这是苏昼的疑惑。
  
  “你有可以倒映功德的镜子的话,就能看见自己身上的功德了占卜者从不占卜自己的命运,愿力也是同理,你自己是看不见的。”这是雅拉的回答。
  
  整了这么一圈,苏昼并没有尝试成功,体会到自己新神通的威力,那委屈的模样,颇有点像是没找到地方玩新玩具的大男孩。
  
  最后,他还是不得不听从雅拉的建议,到处溜达一圈,看看周围究竟有没有符合条件的罪大恶极之辈,让他试一试手这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也是一种恶念,不过早就适应自己魔主身份的苏昼对此不以为意。
  
  “现在我要抓一个小可爱,试试罪业之火的威力到底是谁这么幸运呢。”
  
  很可惜,整整六个小时,从下午到深夜,飞遍了半个正国的苏昼,都没有在周围找到符合要求的目标毕竟他要找的,可是死了也不可惜的罪大恶极之辈,倒也不是说正国没有这种人,只是那种人早就在几个月前被苏昼抓光了,哪里留的到现在。
  
  不过,最终,已经飞出国的苏昼,还是在东南亚地区,找到了合适的人选。
  
  那是一个正在诊所,殴打一位老者的中年男人。
  
  那是一位正在殴打医生的患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