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二十章 一个打五个,不成问题

第二十章 一个打五个,不成问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苏昼,这是你的血脉威慑?”
  
  而降落的道圣和行动队其他人也都看见了这么一幕。
  
  其中张伏城因为知晓,昔日洪城中所有的龙种都因为苏昼的觉醒和升阶,而出现剧变,所以还算是有点心理准备。
  
  而其他的军方超凡者和队员,都是一脸惊愕,完全想不到,这么一整支鳞族兵马,居然就像是乖宝宝一样趴伏,在面对苏昼时半点反抗都没有,就这样直接跪在地上。
  
  “有意思。”
  
  而道圣心中不禁想到:“苏昼的本体,我们至今都不知道,但是至少,‘等阶’很高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要知道,哪怕是继承了天池龙王真龙之体修行法的九溟,都会畏惧苏昼的血脉,这种压制力,在真龙之间是根本不可能看见的。
  
  “是应龙,还是烛龙?亦或是祖龙什么的……”道圣一时间也猜不出来。
  
  毕竟,能真正凌驾于一般天龙的血脉,也就这么几个可是无论是应龙还是烛龙,都和苏昼展露出的血脉力量有微妙的不同……
  
  道圣的困惑,也是其他人的困惑。唯独金琼倒是别有想法,她砸了砸嘴,心道:“可惜了,没想到苏教授居然有这么强的威慑力,倘若两界传送门开在鳞族地盘,那以他的威慑力,恐怕只需要我一路背着他,开着威压飞过去就行了恐怕根本就不会有兽敢于来阻拦。”
  
  她却是已经自动将自己摆在代步工具的地位上了可见压迫之深,深入人心。
  
  而此时,欧罗巴行动队的一行人并没有浪费时间,看见正国行动队已经掌控局势后,拉斐便再次召唤出一头体型更小,更加隐蔽的灵鸽,让它抓着封印卡牌变化的落叶,朝着前方飞去反正行动队之间的信息共通,正国问道了,他们也就能知道。
  
  与其感慨路难行,不如马上出发。
  
  与此同时,苏昼也没有浪费时间,他直接询问:“为什么鳞族会在这里?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而巨鳄恭恭敬敬地用带着浓厚口音的中文回复道:“是,天龙尊主的命令。我们在这里,负责监控羽族的内乱,倘若有什么重大的变故,就立刻归去,将消息告知尊主大人。”
  
  这一点,倒是和众人之前分析的差不多,鳞族和羽族互相窥视,一方内乱,另外一方就会开始寻觅机会,类似的暗兵,鳞族应该派遣的不止一队。
  
  对于巨鳄的快速回复,苏昼点了点头,似乎很满意,他继续问道:“在遇到我们之前,你们没有遭遇过其他羽族吗?”
  
  “没有,尊主,不过我们之前抓住了一头灵牛,那或许是羽族牧养的奉献种。”巨鳄回答的依然很快。
  
  而其他的鳞族成员,似乎身份更加低微,它们不仅不敢说话,甚至苏昼在身前,它们都不敢抬起头,似乎是不配注视尊主的容貌和身体。
  
  苏昼现在,正在和道圣等人用精神互相沟通,交流情报和问题,过了一会,他便继续,旁敲侧击着,询问有关于生主大树的消息。
  
  而巨鳄不疑有他或者说,它还以为这是苏昼在考验它对生主尊神的信仰,当即便用最详细,最清晰的语调,将一切都告知给了苏昼等人。
  
  世界的中心,有着一颗支撑着天地的巨树。
  
  那是世界的创造者,万物的孕育者,祂是赐予神兽们力量的天父,赋予王权至高地位的最初,祂是统御生死轮回的生主,是唯一且不朽的尊神。
  
  生主尊神,便是兽神界唯一且至高无上的信仰,祂沉默地俯视着整个世界,注视着每一个生命的行动,纪录它的福报和灾业,确定它轮回转生的归属。
  
  而神兽,便是天命的统治者。
  
  所有神兽,都是具备极大福德,极大权柄的个体,它们就是天命的王者,一切的统治者。而战斗种,便是为神兽做事,战斗,以生命维护神兽荣耀,以积攒福德的个体。
  
  据说,在三百二十七年前,有一位战斗种战力惊人,被神兽赐予了神血,成为了全新的神兽,这一事迹在战斗种中广为流传,受到崇拜和传颂。
  
  而生产种,就是上一世的福报和灾业互相抵消归零的神明,需要以辛勤的创造和劳动,愉悦神兽才能积累福报,以求可以转生为战斗种,亦或是不转生为奴仆种和奉献种。
  
  而奴仆种,就是曾经信仰不真诚,质疑过神兽之兽最终的归属,它们需要以自己下辈子一生辛勤劳动,赎自己的不敬之罪之前的巨鳄之所以自残,便是因为它们之前没有第一时间看破苏昼尊主的身份,甚至拿起了武器,犯了最大的不敬之罪。
  
  为了下辈子不转生成奴仆种,它自然要以最快最直接的速度表达自己的诚意。
  
  至于……奉献种。那就是上一世曾经为恶。反抗神兽,所以才会沦为奉献种,以自己的血肉生命为代价,供奉其他的生命,轮回百世才能赎去罪孽。
  
  在巨鳄虔诚的讲述下,苏昼等人,皱着眉头,算是搞明白了如今兽神界真正的社会结构。
  
  任何神兽,在任何区域,哪怕是不同种族之间,都享受有最高的特权。
  
  两族战斗,族内内斗,都是战斗种和奴仆种在打生打死,和神兽没有半点关系,哪怕是神兽被击败,也不会死,最多就是被拿去繁衍全新的,具备新能力和神通的育种机器,亦或是沦为附庸。
  
  所以,巨鳄等兽看见金琼的大鹏金翅鸟之身时,也会恭敬拜服,但是它们却不会听从金琼的命令,只有鳞族的尊主才能完全下达任何命令。
  
  “也对,神兽的确一般不会生死相搏,毕竟,那可是神兽血脉,繁衍传承不易……哪怕是抓住,无非就是将其变成配种机器,尝试糅合神通,留下道法子嗣,亦或是成为衍生的附属族裔。”
  
  “等等,这么说来,当初的孔雀神鸟,蛊惑我前往兽神界,它的目的……”
  
  想到这一点时,金琼突然浑身一抖当初神鸟孔雀一直都在诱惑她前往兽神界,并说会给予她莫大的荣耀和地位,可是现在看来,自己孤家寡人一头神鸟,真的跑到其他神鸟的地盘,那不是自己送菜上门?
  
  已经很熟悉现代网络文化的金琼,脑袋里不禁浮起了大量神鸟无惨等奇特的内容。
  
  “这也很正常。”
  
  很清楚神兽传承多么难维持,知晓许多拟道家族在古代为了维持血脉活性,互相联姻,甚至是族内乱伦的白沧浪,却是很清楚这方面的苦恼,他不禁感慨道:“不过兽神界的制度,还真的是落后混乱啊。”
  
  “有一说一,确实。”这的确引起众人的赞同。
  
  巨鳄身上的伤口已经愈合大半,可即便如此,也有很多灵血流出,浸润了沙土,但它仍没有起身因为苏昼没有说。
  
  它只是继续地恭敬道:“尊主,您还有什么指令吗?”
  
  这无比谄媚,但是却单调的语气,简直就像是一个只会执行命令,除却忠心耿耿外什么都没有的机器人。
  
  而此时,张伏城正在将得到的消息,发送给欧罗巴行动队,和后续已经开始进入的美洲联邦与罗斯国行动队。
  
  这顿时引起一片讨论。
  
  “听这位本地土著所说,生主大树,在这千百年间并不存在任何活动过的痕迹,大几率,它不是死透了,就是远远还未痊愈。”这是正国方面的推论。
  
  “神兽是唯一的主导,唯一的统治者,这是什么独裁政体?”这是美洲联邦的评价。
  
  “看样子,除却神兽外,所有灵兽都虔诚地信仰生主大树,这种信念之力会不会起到什么未知的作用?”这是罗斯国的谨慎想法。
  
  “神兽似乎,只是名义上信奉生主大树,它们并不是真的信仰,估计只是一个用来欺骗愚民的幌子。”这是欧罗巴联盟的猜测。
  
  最后,正国方面推断出了一个结果:“别忘记了,灵气断绝,对兽神界也有效。千年之间,哪怕是兽神界也不存在超凡阶,神兽和普通灵兽之间的差距,绝对是兽海战术压得死的。”
  
  “所以,那个时候的神兽,恐怕早就想好了后续的出路,准备以这种古怪的宗教信仰,维持自身血脉后代的统治。”
  
  而现在,灵气复苏,这毫无疑问就是神迹,神兽的天赋远超诸多灵兽,它们的实力暴增,反而证明了神迹的正确,所以最近这段时间,神兽之下的阶级,对生主信仰愈发狂热了这是一个死结,且对于那些普通灵兽来说,逻辑自洽,没有破绽。
  
  兽神界的情况暂且不谈,至少现在,所有人稍微放宽了点心,这证明哪怕生主大树没死,但也没有行动能力,他们有时间去准备,进而彻底摧毁对方。
  
  而在询问出资讯后,苏昼也没有杀这些鳞族兵马灭口的想法,正国一方也很清楚,与其杀掉这些鳞族,迅速地让鳞族方面知晓不对,倒不如让它们活着,误导鳞羽双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