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五章 担忧是敌人的事情

第五章 担忧是敌人的事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自从苏昼将肌肉组织灵气器官化后,他的纯粹**力量,便抵达了要以百吨计算的人形水压机境界。
  这力量,足以推动苏昼以接近音速移动,踩着空气就能飞起来,甚至超越音速也并非不可能但是因为他毕竟还是人形,身体构造不符合空气动力学,强行超音速,只会让自己痛苦,也无法维持太久。
  倘若再加上已经小成圆满,正在朝着大圆满进阶的周身岚甲,辅助的风助和灵气强化,那么苏昼的极限爆发力量,很可能会抵达近千吨级。
  虽然说,不同功法带来的不同来源的力量,并不能简单的做加法计算,有些部分会有重叠,甚至互相干扰,但即便如此,这也当真是可以摧城破军,断江截流,空手拆摩天大楼的力量。
  倘若去一些超凡力量比较低的世界,苏昼完全可以当一回人形怪兽,绝大部分现代化武器都无法杀死他。
  别的不说,寻常炮弹打在他身上,带来的伤害还没有苏昼自己加速带来的反作用力大。
  而这种力量,倘若作用在几位觉醒阶的普通超凡者身上,会有什么结果?
  苏昼正在实验。
  轰!!
  空气炸裂的声音响起,随着苏昼握紧五指,挥出拳头,他身前的那位铠甲士兵便直接在扭曲的白色气浪翻涌间消失不见,只能看见一道道泛着火星的钢铁零件在半空飞舞,而巨大的轰鸣在震碎周边房屋所有窗户的同时,也化作狂风,将其他几位士兵一齐吹飞至半空,他们在飞腾了十几米后,又重重跌落在地。
  但是,在他们落地之前,如同重锤猛击一般的空气钝击便穿过铠甲,让他们大口吐出鲜血的同时,震碎了他们的血肉和内脏。而落地时,他们便已经全都是尸体。
  不断向前涌动的冲击波仍在朝着前方蔓延,令坚固的石砖碎裂,路边的栏杆破碎,整个街道都仿佛被压路机碾过那般,不过苏昼之前就观察过,前面的街区正好没有其他行人路过,不会波及无辜者。
  至于被直击的那位倒霉蛋,如今已经化作足以让保洁阿姨摇头叹气的漫天狼藉了。
  噗通。
  左右两侧,还有没被苏昼这一拳余**及的铠甲士兵,他们茫然的环视了一眼周围,发现就在自己这么一愣神的数秒内,原本整洁的大道就已经化作一片破碎的碎石地,漫天血雾混杂着尘埃缓缓落下,带来的便是甜腻的血腥味。
  没有任何犹豫,面对那个正在朝着自己等人慢步靠近,宛如魔神一般,身着黑色兜帽长袍的人影,所有人都当场跪了下来。
  而苏昼看了一眼自己一拳制造出的后果,确定只是对街道造成了严重破坏,并没有伤害到其他人后,他也没有继续出手,而是直接用灵魂传讯,对那些已经跪倒在地,瑟瑟发抖的铠甲士兵低声道:“警报。”
  “什,什么警报?”一位估计胆子很大的士兵下意识的回话,但是他刚刚开口,就惊恐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可惜,这是灵魂传讯,张不张口并不妨碍发声。
  “我说,让你对你们上级发送警报就说来了一个对他们充满敌意,实力强劲,出手狠辣的敌人。反正怎么危险怎么说。”
  苏昼充满耐心的教导这位士兵:“对了,你还可以这么说,就说他们正在找的,那位奈瑟尔家族的继承人就在我身边。”
  “可是……”
  这位有些缺心眼的士兵本来还想说‘可我并没有看见那位奈瑟尔家的继承人啊’,但是在苏昼的注视下,他咽了口口水,然后疯狂点头:“好,好!”
  而此时,苏昼也抓起另外一位铠甲士兵,他直接了当的问道:“你们这些家伙身上的恶念红的发紫,说吧,最近杀了多少无辜者?”
  “这,这都是命令啊,大人!”这位铠甲士兵膝盖已经软的站不起来,被苏昼握住铠甲,感受着铠甲在对方手中逐渐变形的感觉,他欲哭无泪:“那些人都和奈瑟尔家族有关,谁知道会不会帮助那位继承人归来?我,我也不想动手,可是我不杀的话,那位……”
  如此说着,这位士兵便两眼一翻,灵魂中的一条禁制炸开,便死了。
  “……这么严密?”
  苏昼微微一愣,他没打算放过对方虽然这个世道,只要上位者命令杀人,小兵的确没有拒绝的权利,但是很明显,在此之前这些士兵可没半点怜悯的模样。
  别的不说,之前那位队长折磨可怜的普通人一家时,他们可都是全都在兴致盎然的看热闹。
  但凡是有一点点不忍,看在这一点不忍的份上,苏昼都不会这么直接出手。他的确是偏向善良的那一类人。
  而刚才,这位士兵在想要说出某个人名字的时候,或者说,企图对某个存在作出描述的时候,就直接当场暴毙……这批对奈瑟尔城图谋不轨的神秘人士,组织却是意外的严密,实力恐怕并不那么简单。
  不过,苏昼却也不怕对方。
  既然奈瑟尔大公也不过就是超凡高阶,或者说超凡巅峰,那么在他活着的时候不敢出手,只敢在他死后搞小动作的敌人,最多也就不过是这个等级了而苏昼也是超凡高阶。
  都是同级,谁怕谁?如此想到,苏昼不禁摸了摸自己腰间的刀鞘,炙热磅礴的热量正再刀身中流动。
  灭度之刃,可是很久都没有出鞘过了。
  “还不快点?”
  放下手中的那具尸体,苏昼转头,冷眼看着之前那位士兵,他正颤抖着掏出一套圆盘形的通讯设备,用魔力激活法阵,然后,这士兵便立刻用苏昼听不懂的一连串语言对彼端呼叫看样子,苏昼之前要求他传达的消息,他全都说了,没有半点隐瞒。
  但是,在说完后,这位士兵也如同之前那位突然暴毙的同僚一样,整个人就这样直愣愣的倒下,没了呼吸。
  “自己人都杀的这么痛快?这什么鬼组织啊!”
  这一幕顿时便让苏昼皱起眉头他出手杀人是杀敌人,他痛快是正常,而对方拼命杀自己人,仿佛就害怕他逼迫问话,问出点什么消息似的……这么胆小怕事,一点气魄都没有,苏昼对敌人的观感再次下降了。
  接下来,苏昼也没走,他直接让酒馆的人帮他把烤鱼拿出来,又为他在外面准备桌椅,在尸体堆中继续上菜吃饭,突出一个坟头吃喝,毫不忌讳,就等人来打。
  至于那一家受伤,估计之前还真的的接触过那位奈瑟尔家族继承者的平民,也交给了一位会治疗的冒险者治疗。
  苏昼虽然愿意出手相助,但他除却自己有超再生能力外,却是不会治疗术的……也不能每次为人疗伤就用圣水或者自己的血吧?苏昼自己虽然不介意,但是也太惊悚了。
  酒馆的人,自然不敢拒绝苏昼的要求,倘若说之前他们对苏昼恭敬,还仅仅是因为超凡阶自带的威慑,而如今,他们所畏惧敬畏的,则是苏昼这一拳便能轰飞十几人,将穿着铠甲的士兵连带整条街道都打得七零八落的力量了。
  酒馆中,原本聚集的冒险者,也都散去了大半谁都看得出来,这位老爷恐怕就是专门来和那些外来士兵作对的,实力还强的可怕,恐怕还真能把对方挑了。
  可惜他们实力不够,两边都得罪不起,双方超凡者大战,恐怕余波就能把他们全灭了,不如趁早回家当缩头乌龟,等一个局势明朗。
  不过,也同样有一批不知道是喝高了,还是觉得苏昼做得大快人心的冒险者并没有离开,而是开始前去周围的街区疏散民众。
  在这个世界,冒险者的地位约等于义务工作的社区工作人员,亦或是义警,他们看得出来,苏昼是打算在原地等待敌人的回击,所以便尽早将周围的民众撤离,免得到时候造成无谓的伤亡。
  围绕着继续淡然吃饭的苏州,有众多窃窃私语的声音响起。
  “这已经是菁英阶巅峰的力量了吧……”
  “原本看这位老爷穿着兜帽长袍,还以为是为法师,没想到,估计是位骑士或者战士。”
  “这实力,恐怕和大公活着的时候差不多了!是大公之前留下的后手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