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五十五章 我友善平和,乐于交流

第五十五章 我友善平和,乐于交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对,而这巨龙……哪怕是简单的算长宽高,也有十八亿立方米,就算这巨龙和水一样轻,那也有十八亿吨!可实际上远远不止,谁知道这巨龙活着的时候肉体密度多少?”
  
  “单单是这骸骨,就远比全人类加起来要重了!”
  
  单纯的数据,最为恐怖,面对这妖神的遗骸,哪怕是心如止水的扶桑社畜,恐怕都要露出看见房贷还款余额时的震撼表情。
  
  而此时,所有稍微有一点脑子的人,心中都浮起了一个巨大的疑惑。
  
  这样庞大的生物,真的是地球能够供养的起的吗?这样一体就比百亿人类加起来都要庞大的巨兽,它仅仅是呼吸,就能制造出巨大的洋流漩涡吧?
  
  它倘若真的需要进食,那么恐怕整个地球的生态圈,都不够对方吞吃几次,假如它愿意,恐怕轻而易举地就能摧毁整个地球文明——别的不谈,只要掀起海啸就好了,那必然是会彻底摧毁当前人类社会结构的大洪水。
  
  但是,这样的妖神却死了,因为灵气断绝而死……但真的所有仙神都死去了吗?倘若仙神们真的都如此强大,那么祂们如今都在哪里呢?
  
  而这,便是各国政府的目的——对仙神们强大的思索,去处的思索,地球在古代究竟是怎样的世界,时空通道这种东西,也都能因为这一具龙王的遗骸,从而引申出可以令大众信服的解释。
  
  荒古遗留下的龙骸,成为了现代人类认清现实的契机。
  
  此时此刻,苏昼站立在深海之中,他远远地凝视那巨大的龙骨,他观看着这头龙王的骨骼——优雅,流畅,精致,且没有丝毫损坏。天池龙王的遗骸简直就像是艺术品,趴伏在深海海底,却没有沾染上半点尘埃。
  
  ——这就是……真身!
  
  此时此刻,苏昼忽有所悟——虽然说,他和雅拉说,说自己想要修行真身,但说实话,那的确就只是他馋了而已,他馋了真身的战斗力和保命能力,但实际上,苏昼自己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的真身究竟应该是怎么样的。
  
  妖魔的真身容易修持,是因为它们天生便有这样的血脉信息,人类的法身法相比较难,却是因为他们需要从无到有勾出一套超凡结构——但归根结底,无非就是在自己肉体的基础上放大细修,所以也不是很难。
  
  但是苏昼不一样,他身怀的雅拉之血,是所有龙蛇的源头,伟大存在的力量,直接映射在其身上,他倘若修持成真身,那便是一系全新龙蛇大族的源头,一个全新的超凡种族的源头!
  
  有些事情,纸上谈来终觉浅,非要真的看过,体会过,才能明白。对于苏昼来说,真身便是这样,受到天池龙王遗骸的震撼,他的心中萌发了一些灵感,一些想法,所以他便贪婪的观察,观察对方的身体结构的一切秘密,用强大的灵视,扫描这龙骨中的灵气结构解析。
  
  然后,顺便突破一下,在深海的压迫中,将肌肉灵气器官化。
  
  这一幕,自然也被节目组捕捉到,这可是又一件超乎计划之外的事情,哪怕是见多了大风大浪的主持人也有点结巴:【啊……龙王遗骸居然如此壮观,的确令人惊叹,能看见,为我们带路的苏教授刚刚感慨于龙骸的壮阔,感应之下便突破了……让我们为他庆贺一番吧!】
  
  “?您又突破了?”
  
  “没意思了,走了走了。”
  
  “超凡阶也说突破就突破?我也看了龙王遗骸啊,我也很震撼,我怎么就没突破?”
  
  “您好,您没有充值呢。”
  
  “我要是龙血传承者会是现在这个衰样?!jpg”
  
  顿时,网络上因为龙王遗骸带来的震撼都稍微减弱了一点,而各国超凡势力高层,又被迫遭到一次打击:“他怎么又突破了?这都已经超凡阶了,大家都在水磨功夫蕴养灵力器官,他突破怎么还像是喝水吃饭一样?”
  
  “求求你了苏教授,请减慢点速度,等一等你的学生和同事!”
  
  “我受不了了,这怎么追的上?!不闭关了,我明天就去沿海沙滩晒太阳休息去!”
  
  “我们继续潜伏,不要有大动作……算了,我们离开世界岛,去阿非利卡。”这是暗中观察的神秘组织成员。
  
  不过,就在此时,似乎是感应到了苏昼的气息,远方龙骨的眼眶中,突然窜出了一道无比迅捷的灵影!
  
  那是一条蛟龙,一条已经有二十多米长,头上双角还未长成的蛟龙,倘若龙角长成,那么便是真龙之躯,只需再做一点突破,领悟本命神通,便可成就统领之阶,为一地妖王。
  
  在深海中,它发出一声愤怒的长吟,然后急速朝着打搅它修行境界的探索队一行人扑来——顿时,所有潜水器中,早已整装待发的超凡者们全都准备齐齐脱出,准备和对方战斗。
  
  这也是计划的一环,人类将发挥出他们最擅长的神通,以多对少,镇压这一头即将化龙的海蛟。
  
  但是苏昼却做了一个手势,示意探索队一方不用这么着急。
  
  然后,他伸出手,对着那即便是在海中,也能以近每秒百米的急速行动的蛟龙,做出了一个暂停的手势。
  
  荒古之遗节目播出时,正国高层,尤其是相关且有时间的圣席,基本都有在观看直播。
  
  他们注视着苏昼脱出潜水器,和诸多海**流,受到它们的拱卫,就像是真正的龙王那般。
  
  独眼的军圣吐出一口气,也不知道是叹息还是在笑:“相比起南海时,他的实力又进步了,哪怕是和他亲近的海兽,等阶提升也很快。”
  
  “是啊。”前不久刚刚在昆仑秘境见识过苏昼出手的数圣也微微点头,这位平和的中年人语气感慨:“这才两个月,他似乎又凝练了两个超凡器官……你们平复凝结一个全新超凡器官后,调整体内灵气循环需要多长时间?”
  
  “三个月最少。”匠圣如此道,圣席们通过偃圣的平台进行交流:“我也算是天才了,但是他至少比我天才三倍……好吧,不止,我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而此时,文圣却微微皱眉:“你们说,苏昼有没有可能是,那些仙神典籍中,隐晦提到过的‘古老尊主’们的‘受眷者’?”
  
  在全球各地古代仙神们遗留的典籍中,时常会出现一些奇怪的叙述和词汇,它们被称呼为‘命运’,‘天道’,‘不可抗力’和‘洪流’,即便是最强大的仙神,偶尔也会受到这些存在的困扰,甚至因此而消亡。
  
  仙神们猜测,有一种更高更大的存在,凌驾于世界之上,这存在的力量虽然无形,却能影响无数世界,而祂们的力量经常会投影在诸天万界,进行着种种隐秘的目的和计划。
  
  祂们称呼这种存在为‘古老尊主’‘伟大意志’,而秩序大阵,便是为了防备古老尊主的投影而设,通过如今的观察来看,那种莫名出现,仿佛来自其他世界的投影,的确是存在的,而降灵会本身,也就是企图联通古老尊主们的危险神秘组织。
  
  文圣的怀疑,其实不无道理,因为苏昼的进阶速度,很明显已经超出了合理,天才甚至是怪物的范畴,他的实力进步速度半点儿也不像是有逻辑可言的样子,打个比方,其他人突然变强是吃了兴奋剂,尿检里面有兴奋剂的成分,苏昼变强是尿检里面没有发现尿,全都是兴奋剂。
  
  而这一情况,和古老尊主投影在某些生物上,令它们突然变强,成为眷族的现象非常相似。
  
  “有可能。”这一次是道圣回答这个问题,但是已经复归黑发的中年道人笑了笑:“但是那又如何呢?毕竟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哪怕是仙神也不知道古老尊主究竟是否存在,倘若存在,祂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只从我们如今可以收集到的数据来看,至少苏昼,并没有因为暴增的实力而改变。”
  
  如此说道,同样是洪州人的道圣,便将自己最近这段时间,收集到的,有关于苏昼的资料转交给偃圣,由他发送给所有人。
  
  “我的团队,收集了所有和苏昼有关的数据。”
  
  “他是一个从小就期待超凡的孩子,据说天生就能看见幽魂,甚至发展出了热衷怪谈异闻,喜欢探险寻觅的性格。”
  
  “你们理解吗?在周围人都不相信,自己也从未真的接触到超凡的情况下,他依然坚信不疑,一直坚持……这种坚信,本身就是一种催化剂,但凡只要他怀疑过那么一星半点,他就绝不可能在那个灵气还未复苏的年代,将血脉强行催动至觉醒成功。”
  
  “甚至,从头到尾,没有用任何过激的手段。”说到这里时,道圣不禁看向此时正在和巨鲸交流的苏昼,他喃喃道:“这个世界,是存在真正天生的超凡者的。苏昼就是这样的存在,哪怕没有传承,他也能通过自己的天赋,一点一点探索出属于自己的道理——就像是荒古时代,那些开传出我等人族灵法基石的先贤那样。”
  
  哪怕是军圣,也微微点头,他很理解这方面的不易:“对于这种人来说,灵气断绝的时代,是没有奇迹,无聊又空虚的地狱。稍微偏激,便会变得激进而又危险,宁肯尝试各种残忍的祭祀和交易,也一定要得到自己想要的力量,其中拟道更加,因为有着妖血,又无人引导,他们很容易就走向偏激的兽性之路,吞食活人。”
  
  这也是为何军圣排斥拟道的原因,他见过不少因为在灵气复苏时代,觉醒血脉无望,即将断绝传承的拟道修者为了力量,而做出种种蠢事……但说实话,这哪里仅仅是拟道修者呢?神秘组织那么多正常人类,做的事情有之过而无不及。
  
  “但是苏昼却没有。”道圣回复道,他点了点头,然后继续看向屏幕中的苏昼:“也幸好,我们这个世界,已经步入了奇迹的时代。”
  
  “他已经得偿所愿。”
  
  能看见,此时的苏昼笑着和巨鲸告别,大男孩的笑容开朗阳光,没有半点阴霾。
  
  哪怕是之前怀疑苏昼的文圣,此时也露出笑容,摘下了自己的眼镜,擦了擦:“的确,虽然苏昼有些像是小孩子一般的任性,但至今为止,他却是没有忘记初心。”
  
  能看见,道圣给出的资料中,有着苏昼在正式觉醒前,展露出自己力量的记录。
  
  第一次展现灵力,是在六岁,为了驱逐好友邵启明身边,来自汤家的咒怨饿鬼。虽然目前毫无证据,但是汤家的覆灭很可能和这件事有关——国家官方也不需要证据,基本可以认定是苏昼伪装所作,但是无需说破。
  
  第二次展现灵力,是打断了一位抢劫犯的手。那是一次路见不平,十岁出头的苏昼随便捡起一块石头投出,就将抢劫犯的手打断。
  
  第三次展现灵力,是通过超凡听力,听见了一辆面包车中孩子的哭声,那是一个诱拐团伙,苏昼愤怒之下,差点将他们杀死,但三人重伤,留下终生残疾。这件事随后被其父和视角邵家用影响力压下,自此之后,苏昼就安静了许多,只是专注探索各地有着超凡传闻的禁地。
  
  看上去,似乎都是有些涉嫌违法的事情,但是对于圣席们而言,对于一位超凡者来说,这些根本算不上是‘恶’。
  
  “从小时候一直到现在,我们可以看见,苏昼的想法一直都没有变化。”
  
  道圣再次列出了苏昼正式展露出自己天赋后的行动,包括南海,昆仑秘境,中间多次配合本地超凡者剿灭危险灵兽的过程。
  
  道圣如此定下基调:“他是为了让世界变得更好,所以才使用自己的灵力。”
  
  “苏昼没有忘记初心——他值得我们去相信。”
  
  与此同时,雅拉也正在使用苏昼的视角,观看着苏昼的一切行动,它也能知晓,苏昼过去的记忆和经历。
  
  而它的评价,却和正国诸圣截然不同,甚至完全相反。
  
  “苏昼……你是天生的蛇,冷血,自私,残忍,杀死其它生命,简直就和眨眼呼吸一般自然。”
  
  “你也是天生的神龙,傲慢,自大,且高高在上,甚至就连帮助他人都是如此,居高临下的去拯救。”
  
  它笑着说道:“你是杠精吗?不对,你只是享受对抗其他人的过程,你不承认自己以外其他人的看法,哪怕是世界和你发生冲突,你也觉得自己是对的,世界是错的。”
  
  “既然你能看见灵魂,那么灵魂就必然存在,其他人看不见,是他们有问题——所以你想要超凡时代的来临,证明你是对的。”
  
  “你认为这个世界是美好的,但有些人不同人,所以你就一定会出手,将这个世界逐渐变得美好——你会亲自出手改造这个世界,让全世界的人知道,你看法的正确性。”
  
  此时此刻,看见蛟龙正朝着自己扑来的苏昼,听见了雅拉对自己的评价。
  
  他半点也不以为意,而是笑着回答道:“那又怎么样?我敢说,全世界所有人都和我一样——如果不是被现实毒打过,谁会承认其他人是对的,自己是错的?哪怕是承认了,心中也必然会不甘,不愿意承认这份败北。”
  
  “如果说这便是傲慢的话,那么人类就是一个傲慢的种族——而超凡力量,便是扩大这份傲慢的放大镜。”
  
  如此说道,他抬起手,对准了眼前的蛟龙。
  
  “但你说我冷血残忍,不把别人的生命当一回事,那可就大错特错了——我只是不把那些‘看不起自己生命的人’的生命不当一回事。”
  
  苏昼从不觉得自己好战,嗜血,亦或是追求战斗。他认为,自己的力量,只是为了更好的交流而存在。而他的性格,也很温和质朴,向来都是有一说一,理性分析,从不夸张,也不胡编乱造,他崇尚和善交流,如不是被逼无奈,苏昼绝不胡乱下杀手。
  
  别人反对他意见,他有理有据的回复也叫杠吗?胡说八道,这叫友善沟通!敌人冥顽不灵死不悔改,被他挫骨扬灰,坟头蹦迪,这叫冷酷无情吗?那叫帮助他们投胎转世,争取当个好人,是再教育!
  
  什么冷血残忍,什么傲慢自私,和他阳光开朗三好青年苏昼有什么关系,雅拉绝对就是因为这张嘴被封印的!
  
  如此想到,苏昼朝着蛟龙伸出手,他的手中,凝聚着明亮到仅仅是直视,便如针扎一般刺痛的雷光。
  
  轰隆!深海响起金磊,青蓝色的狂暴雷霆在海水中扩散,身后的五艘潜水器齐齐退开,避开苏昼展开的雷霆领域——而原本因为被打扰了化龙修行,气势汹汹,准备进行直接攻击的凶暴蛟龙,也惊疑不定地停下冲刺,迟疑地在原地徘徊起来。
  
  “让我们和平谈话吧,小蛟龙,我很友善。”
  
  友善的苏昼如此说道,他的手中闪动着足以将迦楼罗烤糊的凶暴雷光,拉买机票对准了鳞片都竖起,前进不敢,后退也不敢的蛟龙:“当然,这是威胁——虽然我从不觉得,力量就是为了杀人和破坏用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倘若连让其他生物必须和我好好交流都办不到,那我修炼这力量,又是为了干什么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