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卷末 花仙子 7000

卷末 花仙子 700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2014年,7月25日,早10点30分,【志诚花店】。
  手机低沉的嗡鸣声震动桌面,一瞬间就将趴在桌上沉浸于睡梦中的男人惊醒,他眯着眼睛,擦去眼角边上的粘液,让一团烂泥般的精神恢复,伸手去拿手机。
  【妈:儿子啊,昨天相亲的对象感觉对你印象挺不错的,人家都和父母说你还可以,下次多约别人出来走走,你老大不小了……】
  “假如说开口就要钱和房子署名权也叫挺不错……那谁都挺不错的,”
  手机中的信息根本无法被大脑详细处理,名为陈志诚的男人苦笑都懒得发出,他只是再次将头埋在案台上,将精神放空,尽可能的不去回忆那名为空虚的感觉,但是手一摆却将放在身旁的茶杯推下桌,啪嚓一声摔碎。
  弥漫在空中,店内水果和草木的香味有点过于甜腻,而清脆的瓷器碎裂声让男人彻底清醒,他抬起头,茫然的注视着一侧已经用了五年,已经有点小感情的瓷杯碎片,心中没有惋惜,只有一片空荡荡,甚至连打扫的心思都升不起来。
  陈志诚。31岁。花果店店主。
  今天醒来,明天又继续醒来的普通人。
  也不能说普通吧,毕竟一般人恐怕也不会执意去追逐什么梦想,开一家盆栽店……至少曾经的男人是这么想的,那时夸下豪言壮语的书院毕业生心中激荡着的是美好的未来,每天精神十足的照顾自己最喜欢的花草,培育自己最自豪的盆栽,时不时的去一两个盆栽小比赛上得个奖,每天充实又美好。
  但,那是什么时候消失的?那种冲劲,对未来的期待……自己什么时候失去了对热爱事物的热情,变的只是机械的上班下班,甚至在看见那些可爱花草时,还微微带着一丝厌恶的?
  或许是,当陈志诚这个人发现,他所热爱的一切,其实对身边的人乃至这个世界来说,都一文不值时吧。
  “志诚啊,成天玩那些花花草草的,当做业余爱好也就罢了,爸我也不说你,但你总要有点正经事业,和正常人一样吧?不然以后成家怎么办啊……”
  “志诚,你知道王姨她女儿吧?和你年纪差不多大……人家不嫌弃你,愿意和你一起过个日子……找个机会见一面吧。”
  ——为什么是嫌弃?为什么这也不能算是立业?
  我明明也能赚钱养活自己吧?为什么总觉得这就不是正经事业?那究竟怎么样才能算是正常人啊?!
  无数次想要怒吼反驳,但是每次想要开口前,想要打字时,男人最终还是颓然的收回了话语,删除了微信上的语句。
  因为爸妈说的都对。
  一开始,他开的只是纯粹的盆栽店,没有名气,没有关系,一头栽进这个不知深浅的行业,不仅没有专业上优势,也没有相关从事的经验,如果不是家里垫钱,度过了最艰难的日子,恐怕早就关门大吉。
  后面又转附营水果贩卖,勉强算是收支平衡,但陈志诚也知道,那都是街坊邻居给他面子,不去国营的大水果超市买东西,而是来自己这里照顾生意……他怎么能辜负这信任?只能专心于这方面,尽可能的找最好的果源进货。
  人的时间总是有限的,不知不觉,他已经很久没有去用心照顾自己昔日最爱的那些盆栽,每日辛勤工作下来,看见那些丛林生的乱叶,心中想的却不是‘要尽快剪掉’而是又一阵疲惫的厌烦。
  ‘又要处理?好烦啊,这东西……’
  虽然每次这种念头都被惊觉的他从心中扫去,但念头又不是灰尘,怎能说忘又忘?
  忙忙碌碌,九年下来,志诚花果也算是稳定了下来,爸妈当初的催促也少了,看来算是默认了这点,但相亲却越来越多,毕竟他都已经31,还不结婚,就真的迟了。
  虽然他迟迟都不肯放弃志诚花果中的花字,改成蔬果专营,甚至还花费本就不多的存款买了一个大棚,继续摆弄那些在市场上面对那些专营店并没有任何优势的盆栽,但陈志诚心中也有一丝明悟——倘若他真的成家立业,那么那些名为‘爱好’的东西,最好还是舍弃了为好。
  自己家中的条件也不好,支持自己追求梦想已经是难得的开明宽容,但到时候有了妻子儿女的自己仍然‘执迷不悟’,恐怕就真的要让一直操心的老人家失望。
  所谓的取舍,或许便是如此。
  陈志诚总是想的很明白……但是每次相亲后,回到自己这家小小的店中时,他总是会陷入空虚的迷茫。
  ——所以说,就这样……自己就要这样,庸庸碌碌的,当一个自己从未想要当过的水果店老板,娶一个其实没什么共同爱好,大家都是互相凑合着过,最多也就是不嫌弃的妻子,然后……度过一生?
  拿起扫把,正准备将瓷杯碎片扫干净的陈志诚突然颓然地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他一只手捂住半张脸,久久无言。
  父母的催促,未来的迷茫,自己真的只能这样度过一生吗?这种死寂的,压抑的,比起绝对的没有希望的黑暗要稍微明亮一点,但却根本抓不到希望,晦暗的未来……
  这种不甘心,绝对无法甘心的未来……
  “哟,陈哥好啊!”
  开朗的招呼声,从门口传来。
  陈志诚浑身一震,似乎是被吓到,他抬起头,揉了揉双眼,疲惫的面容配上有些发红的眼,就像是一个刚刚睡醒的人。
  “臭小子,一场好觉都不让你陈哥睡!”
  如此骂道,陈志诚心中却满是庆幸——差点就让苏昼这个臭小子发现自己差点哭了……真丢人啊,自己这个大人。
  说要买什么苹果盆栽,究竟是真的想种盆栽还是想自己种苹果吃?大概是后者吧,这家伙,也不像是会喜欢花花草草的人。
  不过年轻人这个劲头,可真让人羡慕。
  目送苏昼离开,奔四的中年人笑容逐渐消失,他低下头,重新拿起扫把,开始扫起地上的瓷杯碎片。
  “日子还是要继续过啊。”
  深夜,将苹果盆栽交给苏昼的陈志诚回到了店铺二层的狭隘房间。
  他在小区的确有房子,但是和父母住在一起实在是太烦了,也不是说老人家有什么不好,可却成天暗示督促着自己去相亲找个对象,给他们两人抱个孩子——孙子孙女都不重要,反正早点让他成家立业传宗接代就是了。
  “感觉根本就是打算放弃我这个培育失败的r卡,去赌一波单抽ssr。”
  苦笑着用手游术语埋汰自己,陈志诚正准备脱衣服洗个澡时,突然发现,房间内有一股凉飕飕的风吹拂……可但明明没有打开窗台啊!家里空调也没打开,电风扇更是关着的,那这风从哪里来?
  这顿时便吓了他一条,想到最近在街坊邻居中传闻的一些诡奇的异闻,陈志诚不禁将这异常联系到鬼怪身上——他还是有点信这个的——顿时就有点手脚发软,想要回头夺门而逃。
  而就在他真的要转头就跑时,陈志诚却意外的闻到了一股淡雅的花香……那是他放在家中养的一盆墨兰的香味。
  ——墨兰开花不是至少要九月末吗?现在才七月末,怎么就……
  实在是难忍这专业范畴内的古怪,陈志诚一瞬间居然克服了对鬼怪的恐惧,转头看向自己摆放墨兰的所在。
  结果,他便看见了一个正在翩翩起舞的小小身影。
  那是一个长着紫褐色双翅,一眼看上去,就像是飞虫一般的小点,她正欢快的环绕一株有着宽叶的花株飞舞,带起阵阵清凉的甜风。
  “那是什么?”
  由于身体不发光,翅膀也是暗色调,这小点第一时间一眼看去,陈志诚居然没有发现——但现在发现后,他的心中也满是谨慎,外加一阵从内心深处涌出的好奇。
  “呀!”
  而此时,那小点也发现了陈志诚的注视,她轻呼一声,便一个闪动,缩回了一朵大的有些异常的兰花中——那一对翅膀正好充当有些宽大的花瓣,倘若不是微微震动的话,哪怕是陈志诚恐怕也很难察觉那居然不是花瓣。
  眨了眨眼,屏住呼吸,陈志诚轻手轻脚的靠近自己的这盆墨兰,他睁大眼睛,贴近那朵花看去。
  恰好,那小点也小心翼翼的转过头,似乎打算观察周围的情况——而这一举一动正好全都落到陈志诚眼中,两人都面带惊讶的对视。
  “咿呀!”
  或许是被那大的过头了的眼睛吓到,这小小的人影立刻如同鸵鸟一般继续缩回花中,瑟瑟发抖。
  而就是刚才那一瞬的对视,陈志诚也发现,那以花瓣为翅的小点,赫然是一个由叶片花瓣组成的小小人形,虽小,但细微处却和人极其相似,甚至颇为可爱。
  “居然有些害怕我啊。”
  本来,发现自己养的花中,出现这种异常的生物,一向敬畏鬼神的陈志诚应当是会感到些许恐惧的——但不知道为什么,闻到墨兰的香味,他的心就莫名的安定了下来。
  甚至,有点淡淡的欣喜。
  “也不知道你吃什么……我给你带点花蜜好不好呀?”
  陈志诚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他立刻就去从柜子中取出点花蜜,然后用试管,滴了一滴在花瓣上。
  香味顿时就将那小小的人形诱的转过头。她一脸好奇和小馋的样子,看着那一滴花蜜——这花瓣人形看了看陈志诚,又看了看花蜜,挥动起小手,似乎是在询问‘自己能不能吃’。
  而陈志诚以第二滴花蜜作为回复。这顿时便让她发出一声欢呼。
  注视着这和童话中妖精极像的小小人形,一点一点舔舐着花蜜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陈志诚的心中出现了难得的成就感。
  “父母的要求我没办法满足,难不成一个小不点我还满足不了吗——花蜜管够!只要有我一天,随便吃!”
  他颇为豪气干云的对着懵懵懂懂的花妖精说道,但说完后却自嘲的叹了口气:“唉,也就只能这样尴尬的自说自话了……真是丢人啊。”
  但不管怎么说,每次浇水施肥,每天晚上给花仙子喂食花蜜,看着她快乐舔舐的时间,都是陈志诚难得可以放松,可以轻嗅花香的时间。
  辛苦而枯燥的工作,似乎有了点意义,渐渐的,花仙子甚至会在自己回房间的时候,主动飞过来打招呼,带起一阵夏日难得清凉的风,与兰花的清香。
  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自己居然有了精力,会主动去和街坊邻居打招呼,对路过的熟人挥手,而熟人也会笑着对他挥手打招呼……改变是双向的。
  甚至,就连那个一直都没个正经的混小子苏昼,突然也能对自己笑的那么开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