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反派太子爷的宠妻日常 > 第95章 识破

第95章 识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福喜摆了摆手,有小太监将一具女尸抬了上来。
  
  女尸面上容貌已被烧坏,唯有身上那身月白色的纱裙,的的确确是落昭阳今天夜穿着的衣裳。
  
  人一抬起来,幕泽玺已经受不了。
  
  他怒目,大声喊道:“去查!去给我查,好端端的为什么会走水!”
  
  福喜战战兢兢地冲了出去。
  
  他胸腔悲意直涌,半蹲在地上,一双手微抖着握紧了她的手心。
  
  他声音微颤,“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他明明已经想好了,今后的日子要和她好好的过。
  
  在她生病的时候,他就认清了自己对她的感情。
  
  自己介怀他同贺承衡的事情,可更害怕她离开自己。
  
  他沉浸在悲伤中,眼眸扫过女子的脖颈,忽地全身顿住。
  
  他伸手一把拉开她的衣襟,眼眸中悲痛一下子全部散开,面露喜色,这人没有枫叶胎记,她没有!
  
  “来人!来人!”他疯狂朝外大喊。
  
  过了几个时辰,福喜跪在地上听候发落。
  
  他心中念着,没想到,竟闹了这样大的一个乌龙。
  
  幸好那女子并非落良娣,不然他这颗脑袋现在肯定是不能再自个头上好好呆着,希望落良娣快些回来,不然...
  
  收回心思,他忙道:“太子爷...这火起得确实可疑,已经让人将今早靠近过厨房的人都押起来了,就等着审查,可落良娣....实在是找不出来。”
  
  侍卫将整个东宫翻了底朝天也没找到落昭阳。
  
  幕泽玺下颌绷紧,心里有个念头挥之不去,她是故意要离开的。
  
  怪不得她昨天那副模样,怪不得她要他留下,他挑唇讽笑,“还真是个绝情的女人。”
  
  “来人!”
  
  侍卫们进屋等候吩咐。
  
  “命画馆画落良娣的画像,并四处张贴!”
  
  手上青筋直冒,“找不到良娣,你们全都给我陪葬!”
  
  侍卫们应声后退下,棠梦莱倒是捧着吃食进屋。
  
  她柔声道:“太子爷...事情也查清楚了,那尺首不是落良娣,你且宽心,今个也忙活一早了,先吃点东西。”
  
  幕泽玺唇角噙起一抹阴鸷的笑走近。
  
  垂眸看着棠梦莱,她正玉手将菜式从食盒中取出。
  
  陡然,手腕被拽住,他眼眸中一片阴鸷,如鹰般锐利。
  
  “很失望是吗?她在哪?”
  
  棠梦莱霍然睁大了双眸,故作震惊道:“妾不知爷在说什么。”
  
  她用力睁了睁,“妾真不知道,爷快放开妾。”
  
  幕泽玺一把甩开她的手腕,俯视着她,眼眸在她身上转了一圈,冷冽道:“你最好是不知道...”
  
  棠梦莱心里一慌,莫不是他看出来了端倪。
  
  她一手捏住帕子,眼泪潸然而落。
  
  幕泽玺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高目光,他双眸阴暗低看着她,“你别以为自己做的那些个把戏,我看不出来!”
  
  下一秒,他夺门而出。
  
  -------------------------------------
  
  他们的马车一路上悠悠而行。
  
  野草蔓长的荒地上,落昭阳见宁妍儿脸色愈发的苍白。
  
  她拿来帘幔,“段兄弟,前面有没有茶肆之类的,我们好歇下来休息。”
  
  段雨殇摆首,答道:“落姑娘方圆十里内,怕是没有一家店。”
  
  他眯了眯眼,“不过...前头会经过河畔,不如我们在那处歇会。”
  
  落昭阳忙点了点头,抚了抚她的背脊,替她顺起,“妍儿,你再忍忍。”
  
  送冬离去,迎来了初春,骄阳和煦。
  
  河畔在艳阳照应下鳞波闪闪,伴着清风拂面。
  
  落昭阳扶着宁妍儿从轿子上下来,胖墩已经小跑至河畔边,将随身的水囊装满了水。
  
  小短腿呼哧呼哧地跑了过来,捧着水囊的手递上,“喝...喝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