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医律 > 尾声

尾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时间慢悠悠的过去,众人的生活又恢复了平静。

    辰府内外,侦探馆和毓秀庄的运作也一切如常。

    唯一的改变,就是金子的肚子越来越大,转眼,已经怀孕九个月了。

    辰府内的众人已经开始紧张起来,桩妈妈和蕙兰郡主忙着准备金子生产前的安排。

    稳婆,奶母,基本到位,准备随时上岗。

    金子身边伺候的婢子们,以笑笑为首,个个小心侍奉,丝毫不敢大意。

    而所有人中最紧张的那一个,毫无疑问当属辰逸雪。

    在妻子生产之前,侦探馆的一切事宜尽数交由慕容瑾打理,暂不接手调查衙门那边转接过来的任何案件。

    远在桃源县毓秀庄的妹妹辰语瞳,也被他召了回来。他担心万一有什么突发qing况,身边有辰语瞳守着,也放心些。

    眼看着金子生产在即,他们将要迎来第一个孩子,辰逸雪心中便生出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激动。可夹杂其中的,却又有另一种对于金子母子安全的担忧。

    女人生产,是件极凶险的事情。

    这样复杂的情绪在内心交织缠绕着,让一贯冷静沉稳的辰逸雪,也深受煎熬。

    初春三月乍暖还寒,天空飘起了毛毛细雨。

    整个仙居府笼罩在一片烟雨朦胧中,亦如金子初来时的模样。水雾氤氲中,隠见那错落有致楼阁和飞扬斗拱的檐角冲破迷雾。

    桩妈妈端着一个新的炭盆进房间,用火钳小心的拨弄着盆中的红螺炭。

    金子大腹便便,有些疲累的窝在软榻上,任由青青帮她揉捏小腿。

    这些天,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循环不大好,小腿有点儿水肿。

    小瑜在边上念着童话故事,她的声音清清脆脆的,就像枝头婉转啼鸣的黄莺,难得的是她这丫头识字,讲起故事来,抑扬顿挫,声情并茂,丝毫不比外头说书谋生的伶人差。

    “娘子,二郎的亲事定下来了,刚刚郡主请郎君过去老夫人那里,就是想跟他们商议这件事来着!”桩妈妈抬头看着金子含笑道。

    金子嗯了一声,点头笑道:“二叔也到了娶亲的年纪了,待二叔的大婚办了,也该轮到语瞳了。”

    桩妈妈微笑,颔首道:“老奴瞧着语瞳娘子的眼界儿,高着呢,也不知道将来哪个郎君公子能有那个福气。”

    金子但笑不语。

    她是相信缘分的,缘分到了,一切便自当水到渠成。

    感觉有些困,金子摆手对青青道:“扶我去内厢,我想睡一会儿!”

    青青忙应声道好,将软缎绣花鞋给金子穿好,和小瑜一人一边扶起金子。

    金子才刚站起来,就感觉有一股温热的东西顺着大腿淌了下来。

    她低头一看,见脚下的白色毡毛毯已经被半透明的水给晕开了,毡毛耷拉地倒在一边。

    “啊,水,妈妈,娘子流水了......”青青大惊失色,尖声叫了起来。

    桩妈妈忙起身过来,一看金子先破了羊水,心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不是先见红,而是先破羊水,这情形,跟夫人当年生娘子时,是一模一样的。

    她强自稳住情绪,握着金子的手,扶着她在软榻上坐好,安慰道:“娘子,别怕,只是羊水破了。你现在痛不痛?”

    温温热热的水慢慢渗出来,有点像是失禁的感觉。

    金子有些慌张,听了桩妈妈的话这才勉强稳住心神,摇头道:“不疼!”

    “看来还有一会儿才能生!”桩妈妈说完,忙打发愣怔住的小瑜去请稳婆过来,嘱咐青青快去烧水,又让廊下的婢子们进来,将金子抬去事先准备好的产房。

    产房里头有一架产床,是辰语瞳根据现代妇产科接生的产床设计的,可以自行调节高低。

    产房里头一应物事已经事先准备妥当。

    婢子们齐心协力,小心地将少夫人扶上产床。

    羊水还在流,桩妈妈担心金子腹中的胎儿,忙用干净的被褥垫高金子的臀部,避免羊水再流出来。

    很快,安置在后院厢房的稳婆们便赶过来了。

    其中两名是蕙兰郡主自己请的,两名是柯子萱的母亲余氏介绍过来的,四个人皆是经验丰富、资历颇丰。

    云嬷嬷上前,仔细的看了金子的情况后,方问道:“少夫人可觉得疼?”

    金子这会儿已经能感觉到一点点疼痛了,可这感觉完全在能忍受的范围内,并不是传说中的十级阵痛。

    “一点点,嬷嬷,我觉得腰酸,腹部一阵一阵的下坠......”金子喘着气说道。

    云嬷嬷接生的经验非常丰富,听金子这么一说,就知道离生产,还有一段时间。

    她转身,让桩妈妈赶紧去张罗些吃食给金子送过来,一会儿生产要使力气,得先补充能量。

    桩妈妈诶了一声,心道自己这是紧张糊涂了,怎么就给忘了呢。

    其他几位稳婆将室内的十八扇素色缎面屏风拉开,将产床与外厢隔开。

    大胤朝女子生产有见红不吉利的说法,因而产房里都是清一色的素白,只十八扇缎面扇屏上描画着百子千孙图,惟妙惟肖憨态可掬的小儿让人心头莫名感到一阵柔软。

    金子细细看了一眼,便被一阵阵痛打断了思绪。

    她疼得直吸气,小瑜用帕子为她拭去额角的汗珠,忙问道:“少夫人,您可是疼得紧?”

    等那一阵剧痛过去了,金子才缓了一口气,朝小瑜摇了摇头。

    云嬷嬷和另外一名稳婆过来,将金子身上的衣裳褪下,换上白色缎衣。她瞟了一眼这架奇怪的产床,心道自己去了那么多富贵人家接生孩子,也没见过这样奇怪生孩子的方式啊。

    这奇奇怪怪的床躺着,一会儿还怎么使力气?

    正想着是否劝这位少夫人换回传统的生产姿势,便见一个身穿白色衣裳的女子焦急的冲了进来。

    “产房不得擅入,可别咋咋呼呼的,冲撞了送子娘娘......”云嬷嬷皱着眉说了一句。

    进来的人是辰语瞳,她嘿嘿一笑,也不管云嬷嬷,只抓着金子的手问道:“嫂嫂,你感觉怎么样?”

    金子见是辰语瞳,心莫名的稳定下来,露出淡淡一笑,应道:“一阵一阵的疼。”

    她说完,往辰语瞳身后看了看。

    “大哥哥在院子里,祖母和母亲不让他进来,说产房不吉利。”辰语瞳手摸着金子的肚子,检查着孩子的情况,一面解释道:“你知道的,这跟咱们那儿不一样,男人是不能进来陪产的!”

    稳婆们听得一头雾水,又见辰语瞳那奇奇怪怪的动作,不由相视了一眼。

    什么这儿那儿的?

    “估计没那么快,嫂嫂一会儿吃了饭,便起来走走,别怕,多走动,反而利于生产!”辰语瞳安慰道。

    金子点点头,辰语瞳的话,她是信服的。

    很快,桩妈妈便送了热腾腾的汤饭进来,伺候金子用饭。

    院子外头,蕙兰郡主正跟廊下的婢子嘱咐着什么,而辰逸雪则焦急的站在产房外面踱着步。

    “雪哥儿,你不能进去!”蕙兰郡主担心儿子忍不住冲进去,忙扬声道。

    “母亲,儿子进去,可会影响璎珞生产?”辰逸雪问道。

    “自古以来就没有男人进产房这一说,你别担心,那么多个稳婆在里头看着呢。”她说完,环视了一圈,问道:“你妹妹呢?”

    “她进去看璎珞了!”辰逸雪想着妻子身边有医术高明的妹妹守着,这才不觉松了一口气。

    “胡闹,她还是未出阁的小娘子,怎么能随意进出产房呢?”蕙兰郡主黛眉紧蹙,说完径自拉起裙角,往产房里走去。

    辰逸雪刚想跟着进去看一眼,不想蕙兰郡主反手顺便将门给掩上了。

    里头金子已经用过了参汤和膳食,正在两名稳婆的搀扶下,来回走动着。

    蕙兰郡主一面小心谨慎的问着云嬷嬷情况,云嬷嬷的想法跟辰语瞳的不尽相同,她皱着眉头对蕙兰郡主道:“郡主,小妇的提议是让少夫人快回去躺着,保持体力,还有那床,委实有些奇怪,一会儿也不知道能不能使上力气!”

    辰语瞳一听,折回蕙兰郡主身边,辩道:“本娘子也是医生,产妇还是我的嫂嫂,自然也是经过仔细思量才做如此安排的,嫂嫂现在还不到生的时辰,但若是产程拖得越久,反而会影响体力消耗!”

    云嬷嬷见辰语瞳说得也在理,便没有反驳。

    “你个小丫头片子,懂那么多!”蕙兰郡主有些奇怪的瞥了女儿一眼,却没有将女儿给赶出产房去。

    金子在产房内走了几圈,阵痛袭来,便又被稳婆给扶回产床上躺着。

    “少夫人,您可有出恭的感觉?”一名稳婆问道。

    金子点点头,她感觉小腹似有什么要往下坠,难受得她冷汗淋漓,忍不住呼喊出声。

    外面的辰逸雪听见了,煎熬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

    他不断地在长廊上兜着圈儿,心因金子的呼痛声紧揪着,只恨不得那疼痛都让自个儿受了。

    金昊钦在野天的引领下进去飘雪阁的院子,他远远便看到了辰逸雪紧张到僵硬的背影,快步上前去,问道:“逸雪,璎珞要生了么?”

    “你来了?”辰逸雪回头,声音绷得紧紧的。

    金昊钦听到里头的呼喊声,也跟着紧张了起来,问道:“多久了?”

    其实金子才刚作动一会儿,可辰逸雪却觉得度时如年,只觉得时间万分难熬,咬着牙道:“有一会儿了!”

    金昊钦也是快要当父亲的人,柯子萱已经怀有六个多月的身孕,不久的将来,他也将如辰逸雪此刻那般,紧张难安。

    他拍了拍辰逸雪的肩膀,安抚道:“别担心,璎珞吉人天相,她和宝宝,都会平安无事的!”

    “嗯!”辰逸雪长吸了一口气,稳住心神。

    此刻产房里,金子的阵痛愈来愈密集,云嬷嬷让金子躺好,认真的给她探了宫口,抬头对屏风外面守着的蕙兰郡主说道:“少夫人宫口已经开了三指了。”

    云嬷嬷没说的是,金子这样的情况,可是她接生生涯里,产妇进入产程时间最短的一个。

    她下意识的瞟了站在蕙兰郡主身边的辰语瞳,心中暗纣道:难道是辰娘子那方法起的作用?

    金子没那么疼的时候,云嬷嬷便让另外两名稳婆扶着她再起来走走,疼得狠了,便又躺回去。

    “少夫人,你若有出恭的感觉,便往下用力!”云嬷嬷和另一个稳婆帮着金子将脚搁在脚踏上,产床摇高了些许,便于金子用力。

    金子点了点头,疼痛让她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又一阵剧痛袭来,金子听从稳婆的指引,咬着牙往下用力。

    产房内,一阵又一阵的痛呼声夹杂在稳婆的‘用力’、‘坚持住、再用力’的嘈杂声中传出来。

    辰逸雪的脸上似乎也像是使尽了力气后呈现出来的虚脱般,苍白,沉凛。

    金昊钦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的鬓角已经被汗水浸湿,冷汗循着他面颊的轮廓滑落,滴落在雪白的雪缎长袍上,转瞬即逝。

    “怎么这么久还没生?”辰逸雪上前一步,犹豫着要不要闯进去看看。

    “生孩子本来就是这样的,没那么快的,逸雪你别着急......”金昊钦道。

    能不着急么?

    到时候你自个儿媳妇儿生的时候,你就知道得多着急了......

    就在这时,产房里又传来金子的叫声,那声音比之前的都要高,让辰逸雪的心跟着高高提起。

    两个婢子从产房里出来,端出一盆盆血红的水,辰逸雪觉得眼睛刺痛,忍不住抓住一个婢子问道:“少夫人怎么样?”

    那婢子一惊,差点儿将水盆打翻。

    金昊钦上前拉住他,摆手让那俩婢子赶紧端下去。

    “璎珞不会有事的!你母亲和妹妹都在里头看着呢!”金昊钦安慰道。

    辰逸雪忍住破门而入的冲动,被金昊钦拽着在长廊的栏杆上坐下。

    不多时,里头又传来金子的叫声,此起彼伏的痛呼声反复折磨着他,他放在膝盖上的手攥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攥紧。

    不知道多长时间过去了,久得他似感觉过了一个世纪,浑身就要如塑像僵硬的时候,里头终于传来了一声清亮的儿啼声。

    “生了,生了......”

    金昊钦一下从栏杆上跳起来,摇了摇辰逸雪紧绷着的身子。

    很快,门打开了,蕙兰郡主满脸笑容地走了出来,她知道儿子定等急了,先赶出来报喜。

    “母亲......”辰逸雪一个箭步冲到蕙兰郡主面前。

    “生了,璎珞刚生了一个小娘子!”蕙兰郡主柔声说道,眉眼间都是笑意。

    辰逸雪松了一口气,刚想问金子的情况,便又听里头传来一位稳婆的惊呼声:“等等,还有,还有一个......”

    蕙兰郡主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忙转身折回去,门又紧紧关上了。

    “什么情况?”辰逸雪趴在门板上问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