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开局之九叔降临 > 第六十二章:马贼上门

第六十二章:马贼上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茅山明心中松了一口气,心里想着,总算是过关了,现在自己身上只有寥寥数个大洋,根本走不远,只能在这个村子看一看有没有什么活儿计能赚点路费了!
  
  “任少爷,不瞒您说,我现在是身无分文,就像在村子里找个事儿做,挣一点盘缠,您看有没有适合我的活儿干!”茅山明顺势提出了一个要求,在他想来,既然冤枉了自己,那么对方处于愧疚之下,肯定会同意的。
  
  任天霸挑了一下眉毛,心里想着,这个茅山明脸皮是真的厚,没追究他冒充茅山弟子的责任已经是非常有良心了,居然还想顺势往杆子上爬!
  
  一旁的九叔到是面色有些不忍,毕竟算下来,这个道士也算同道中人了,而且听他讲述,这么多年的倒霉事儿,如今更是沦落到如此下场,不禁生出一些同情心来,于是看了看任天霸。
  
  任天霸瞧见了九叔的眼神,知道善良的九叔肯定是同情心发作了,心里想着,算了,就当给九叔一个面子罢了!
  
  “你可修炼体术?又或者会不会画符?是什么修为?”任天霸问道。
  
  “我不曾修炼体术,不过基础的符篆倒也会一些,前些年刚好筑基,但是这几年毫无进步!”茅山明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嗯?你居然已经筑基了,那你在这里帮我们画符吧,材料我会提供给你,你每天要做的就是,恢复法力,然后画符,然后继续恢复法力,明白吗?”
  
  任天霸内心有些惊讶,要知道在《灵幻先生》原剧情中,这个茅山明基本上是酱油先生一个,垃圾的很,没想到居然是筑基修为了,只不过为何这么垃圾呢,他从未见过如此垃圾的筑基。
  
  “啊?我..我就会画驱邪符,别的不会啊!”茅山明一听,居然叫自己画符,当下大惊,要知道自己什么水平,自己是知道的,虽然有着刚好筑基的修为,但是却只会一些练气期的法术手段。
  
  茅山明也是没办法,他知道,估计自己是天下所有筑基修士中最差劲的一个了吧,毕竟他修行一生,就是靠父亲留下的一本茅山道术残本,里面修炼法力的功法倒还比较完成,但是对于法力的运用,只有一些练气期的东西。
  
  “够用了,你就画驱邪符吧,每十张符篆给你一块大洋,可以吧?”任天霸想着这个茅山明估计因为是野路子的原因,没有传承才会这样,辛亏自己拜师九叔了,盘算着筑基期每天至少可以画20张符篆,那么一天就是两块大洋,那么最多一个月,这个茅山明也算是能挣到路费,想必九叔也应该满意了!
  
  这件事儿算是就这么定了下来,阿威他们晚上就继续在村里设下埋伏,茅山明则每天都勤劳的当一个画符工具人!
  
  ......我是分割线.....
  
  任天霸盘坐在一块蒲团上面,集中精神搬运着身体的法力,让其向着背后那一团纹身不断地冲刷着。
  
  他有一种感觉,今天就能把这个纹身唤醒,九叔之前说过,根据茅山的记录,只需唤醒背后的纹身,就可以得到一只“灵”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也不知道冲刷了多少遍,这个头戴凤冠,身披纱衣的美艳纹身突然蠕动了一下!
  
  “相公~”
  
  嗯?任天霸仔细的听着,刚才貌似出现了一声相公,想必应该就是这个灵发出来的声音,争取一鼓作气搞出来!
  
  “相公,你轻点~”
  
  这次的声音清晰无比的传入任天霸的耳中,他知道这个美娇娘似的灵,终于觉醒了,只是你轻点是什么意思呢?
  
  任天霸紧紧皱着眉头,脸上涌现出一丝疑惑!
  
  “你就是我的灵吗?”
  
  “你是我的少爷吗?”
  
  背后的头戴凤冠,身披纱衣的美艳纹身突然眨了一下眼睛,和任天霸同时发出声音!
  
  “呃...”
  
  任天霸扰了扰头,对于如何和一个女孩子相处,他并没有什么经验,当下就就觉得有点尴尬。
  
  随后两人就如同前世的网络聊天一样,你一句我一句聊了起来,任天霸对于这种感觉还是不错的,毕竟不用面对面。
  
  ....
  
  慕安澜就是这个灵的名字,她一辈子的梦想就是嫁给一个年少多金的财主少爷,就想那本小说中的一样,对她各种宠爱。
  
  甚至说,不光一辈子,就连死后化作鬼魂,她的执念也是要跟着一个财主少爷,眼下也终于算是成就了她的梦想了!
  
  “慕..慕...那个...”任天霸有些尴尬,不知道如何称呼,眼前这个灵是由女鬼化作而成,如果算生前的年级才18岁,但是如果连死后的年级也算上,都好几百岁了,叫慕小姐感觉不太好,但是总不能叫慕祖祖吧?
  
  “少爷,您叫我小慕啦~我是您的灵呢面,咯咯咯~”慕安澜看着这一幕感觉有些好笑,用丝带捂着嘴唇。
  
  任天霸虽然看不见慕安澜的表情,但是听到她这样说,心里还是松了一口气,想了一下,也对,她是我的灵,我是她的主人,管她以前是啥!
  
  “小慕,你的神通是什么,我改怎么样共享你的神通呢?”任天霸轻轻的说道,相对比和妹子聊天,他对于神通更加在乎一些。
  
  “少爷,您像之前那样,用法力给人家那啥一下就行了,记住,轻点哈,不要像之前那样拼命的冲刷~”慕安澜轻笑着说道。
  
  任天霸内心有些汗颜,怪不得这个灵一苏醒第一句话就是叫自己“轻一点”,原来是自己用法力冲刷的太猛了,想一想也是,之前眼看这个灵就要苏醒了,自己就有点迫不及待,于是加快了速度冲刷,最后甚至用尽全力搬运法力。
  
  定了定心神,这次任天霸用法力轻缓的流向背后,犹如抚摸一片娇嫩的树叶一样,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自己的力度。
  
  “嗯~”
  
  “你怎么了?”任天霸听到慕安澜发出一声带着一点痛苦,但是又掺杂了一点其他感情的声音,连忙停下来,担心的问道!
  
  “没事儿,少..少爷,不要停,继续!”慕安澜声音带着些许颤抖,但是还是叫任天霸继续。
  
  任天霸只感觉这个灵貌似有点怪异,不过一想到接下来就能得到神通了,也管不了这么多了,继续调动法力不停的冲刷。
  
  ...
  
  “啊~”
  
  任天霸耳边传来一身尖叫,随后感觉脑海中多了一股信息,顾不上那一声怪异的尖叫声,赶紧查看脑海中的信息。
  
  “身体虚化?这是什么?先试一下!”任天霸嘴巴里轻声的嘀咕着!
  
  只见他集中注意力在自己的右手上,随后就感觉从背后的纹身处传来一股神秘的能量,这股能量和法力有点类似,但是其本质却不一样。
  
  “卧~槽”
  
  任天霸看着自己的右手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原来他的右手开始慢慢变得虚幻起来,当然这个虚幻并不是完全隐身,而是类似于某枪战游戏里面幽灵模式的那种,一个淡淡的影子。
  
  随后任天霸用这只虚幻的手抓向一旁桌子上的一个杯子,成功的把杯子拿了起来,并没有如他想象的那样直接穿过去!
  
  “这是什么情况?不是直接虚化嘛?”任天霸忍不住疑惑的嘀咕道。
  
  “少爷,您可以试着集中注意力,然后以杯子为目标想象着能穿过去!”正当任天霸疑惑不已的时候,脑海中慕安澜的声音响起来。
  
  任天霸当即按照慕安澜的办法做起来!
  
  “牛x啊~”任天霸心中忍不住高兴不已。
  
  这个能力简直逆天了,想象一下,如果任天霸在和一个敌人战斗,对面用力挥拳过来,然后任天霸使用虚幻能力,以那个人为目标,那么他的拳头就会穿过身体。
  
  这样的话,对面就会一瞬间失去平衡,然后任天霸就可以在解除虚幻,给他一个大耳刮子,敌人晕晕乎乎的。
  
  任天霸走到墙边,他想试一下看看能不能穿墙!
  
  集中注意力,随后让整个身体虚化,然后慢慢靠近墙体,他感觉仿佛自己已经不再这个时空一样,随后进入墙壁,从另外一头出来了!
  
  “少爷,好难受~不要啊”
  
  随后任天霸的虚幻状态不等他自己解除,就自动消失了,脑海中的痛呼声让任天霸从惊喜中清醒过来。
  
  “小慕,你没事儿吧~”任天霸有些担心的问道,这个身体里面的灵可是关系到自己以后的神通,可不能出了问题。
  
  “少爷,我现在还很弱小,还不足以让您整个身体都虚化的~呜呜”慕安澜心中有些委屈,这个少爷和自己看的小说中的完全不一样,做事情也莽撞的很,不过都已经绑定了,自己的性命都是她的了,也只能希望少爷以后能疼惜她一点了!
  
  “哦哦~对不起呀,小慕,下次我一定先问一下你~”任天霸连连道歉,刚才他内心完全沉浸在这个神通中,只想多尝试一下。
  
  然后任天霸赶紧盘腿做好,调动身体里的法力,涌入背后,用轻盈的力量对纹身上的灵进行着冲刷!
  
  “嗯~”慕安澜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哼~
  
  好羞耻啊,自己怎么老是忍不住发出这么声音,少爷不会误会我吧?慕安澜羞红的脸颊,小嘴微微张开。
  
  当然任天霸这次倒是认真听到了慕安澜的叫声,这个声音异常的妩媚,
  
  “那啥~”
  
  任天霸挠了挠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
  
  随后任天霸叫下人打一桶开水过来,干脆修炼《上清炼体术》来了,只有修炼体术带来的暖流才能压制心中的那一团火!
  
  “呼~”
  
  “吸~”
  
  ...
  
  修炼完之后,已经是晚上了,任天霸也有些疲惫了,于是简单的洗漱之后,就直接躺在床上睡觉了,至于背上的慕安澜不知道为什么,也一直没有发出声音。
  
  .....我是分割线.....
  
  青山镇!
  
  任府的大厅~
  
  “老爷,茅山明出现了,就在矿村,少爷把他留在那里画符!”任富贵给坐在椅子上喝茶的任发报告说道。
  
  “嗯,我知道了,既然他来了也就留在矿村吧~另外这事儿也该给天霸知道了,叫他不要轻举妄动!”任发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随后又恢复了平日里那笑眯眯的模样。
  
  “老爷,这个茅山明和茅山还有一点点渊源,这事儿估计得绕开九叔,您看?”任富贵带着一丝疑问的语气问道!
  
  “就按你心里想的这样做,找一些机灵点的人,寻找机会吧~”任发脸上还是那副笑眯眯犹如邻家老头的模样。
  
  “是!”任富贵对着任发施了一礼之后,就自己的离开了!
  
  .....
  
  矿村!
  
  时间过得很快,那些臭虫般的马贼术士这段时间不知道为何,并没有前来袭击,估计他们是打着先让矿村放松,然后再从暗中偷袭的主意。
  
  位于矿村的唯一的客栈,里面是人来人往!
  
  “九叔,生日快乐哈~”
  
  “少爷好,九叔好~”
  
  “哟,李掌柜也来了,请进~”
  
  .....
  
  各种声音掺杂在一起!
  
  原来今天是九叔的生日,要是换做以前,九叔的生日根本没人在乎,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作为镇长任老爷家唯一的儿子的师父,那个地位就和之前的风水先生,道士之流相比,那是高了无数倍。
  
  再加上矿村是唯一和青山镇通了公路的村子,交通也颇为便利,所以很多青山镇上的乡绅富豪也都卖给任老爷一个面子,过来给九叔祝寿!
  
  至于任发因为要在青山镇主持流民的一些事,根本走不开,但是也派来了家丁抬着礼物过来,九叔也表示非常理解,再加上自己徒弟任天霸不也在这里,也就相当于任家的代表了嘛!
  
  “二师兄,大师兄!你们来了,快上去吧,九叔在二楼和那些乡绅富豪聊天呢!”任天霸看着门外走来的两道身影说道。
  
  原来秋生和文才也赶过来了,亦庄最近虽然比较忙碌,可是如果当天来,下午再走的话,也没有大碍的。
  
  “人可真多啊,师弟,那你忙着,我和秋生先上去了,去瞧瞧师父的威风~嘿嘿”文才有些自豪的说道,他这一辈子第一次见这么多人给自己师父祝寿呢!
  
  “师弟,我们上去了!”秋生也打了一声招呼就随着文才一起上楼。
  
  主要是人挺多的,任天霸作为矿村目前的话事人,来的人肯定要他来招呼,而且这些人平日里事儿都挺多的,估计吃完饭之后就会直接走了,所以都一同赶在这个时间段过来。
  
  ...
  
  “今天,是我师父四十九岁生日,我祝您寿比南山,万事如意!”任天霸站起身来拿起酒杯对着九叔祝贺道,随后一口喝完!
  
  “好,好好,感谢徒弟的祝贺!”九叔此刻是满面红光,感觉自己到达了人生巅峰,他这辈子头一回这么风光!
  
  “哈哈!恭祝九叔万事如意,心想事成,九叔的师徒情深让我等羡慕不已啊~”
  
  黄百万也高声的朝着九叔祝贺道。
  
  任天霸祝贺的话仿佛让整个屋子里的气氛活跃了起来,各种祝贺声,滔滔不绝,现场非常的和谐。
  
  “大家以后要是有什么风水上的事儿,又或者灵异上的问题,随时过来找我嘛!”九叔对着一桌子的人说道。
  
  “是啊,是啊,记得多准备点大洋!”文才嘴里还夹着一个鸡腿,此刻下意识的回应着。
  
  “就你话多~吃你的鸡腿吧!”九叔瞪了文才一眼,只能无奈的呵斥他一句,这么多年他已经习惯了这个半个儿子的徒弟老实拆自己的台。
  
  “哎~九叔做的就是这买卖,文才说的不错嘛,肯定会准备好的,哈哈哈哈,九叔您吃菜!”桌上的另外一个看起来比较富态的中年胖子奉承了一句。
  
  “就是就是嘛~”文才在心里想着,当然,他肯定不敢说出来,不然估计今天要挨揍了!
  
  寿宴就在这欢快的气氛下缓缓度过,一众人也吃完喝完,聊着天,等再过一会儿大家都吃完之后就结伴回到青山镇。
  
  在这个大家都最为放松的时刻,门外突然跑进来一个人,神色慌张!
  
  “不好了,不好了~”来的人是保安队的一个青年,喘着粗气,一脸焦急的神色!
  
  嗯?
  
  任天霸和九叔同时站了起来,随后对视了一眼,这个马贼真会选时间!
  
  “我们斥候小队在村外巡视的时候,就在村外几里的地方发现了马贼的踪影,他们正在向着村子奔过来!”保安队青年快速的把事情说出来。
  
  “阿威,你先安排这些客人到地下室躲起来,随后赶快召集人马,把茅山明也带过来!”任天霸迅速的做出安排!
  
  “是!少爷”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