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从火影开始修道 > 第八章:血雾之里,干预剧情走向

第八章:血雾之里,干预剧情走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夜幕降临,深蓝色的海水翻滚波动、哗啦作响。
  在经过一整天的劳作之后,茶之国的农夫们各自扛着锄头等农具一边往自家的方向走,一边闲话家常。
  茶之国,顾名思义,该国水热资源丰富,土壤肥沃,土层深厚,有机质含量丰富,因此是大陆上茶叶产量最大,商贸出品量最多的国家。
  此外,茶之国位于大陆最南方,除与北方火之国接壤的土地以外,它三面环海,所以除了茶叶产量外,茶之国渔业生产的资源也很丰富。
  因为有北方火之国作为屏障,因此茶之国的生活颇为安逸、和平、富庶,它甚至都没有自己的忍者村,日常治安也只凭国家警卫队来维持。
  喝着大陆上最好的茶汤,吃着鲜美的肥鱼,茶之国民众的生活水平相当之高。
  然而,在这一夜,有一股浓浓得雾气于海面上汹涌而来,自那雾气当中隐隐透出的凛冽杀意,似是将天上的苍月,都浸染成一片血红色。
  “呵呵呵呵呵……我们在前线打生打死,他们在大陆的边陲一角享受着安逸和平,呵呵呵呵……孩子们,今天,就让这些茶之国的愚蠢贱民们,感受一下血雾之里的残忍!”在海平面上,在那翻腾波动的浓雾间,隐隐站立着一名背负大刀单手执印的忍者。他,竟然直接站立在海面之上。
  伴随着指令,一条又一条小船顺着海浪冲荡到岸边上,从上面翻身下来的都是一些七八岁左右的孩子,其中最大的也不过才十几岁左右。
  此时此刻,他们一人倒握着一支苦无,伏着身动作迅快得自各个方向穿插奔入村庄当中。
  本来正在享用晚餐的茶之国村民,他们甚至都未来得及吃完自己人生中的最后一餐,惨叫、嘶嚎,燃烧的火焰,便已然冲宵而起。
  “不要杀了,不要杀了,我们给你们钱,你们要多少我们就给多少!求求你,不要,不要杀我孙子,不要杀我孙子啊啊啊啊啊啊!”
  不是没有想要反抗的,然而农夫拿起锄头又如何能抗衡得了忍者?
  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拿起自己的粪叉努力保护着身后大着肚子的老婆,然而他很快便被几名眼神冰冷像狼崽子一样的七八岁小孩包围住。
  其中一名年纪稍大一些的单手执印于身前,下一刻,他的身体一幻为三,持着苦无便率先扑了上去。
  果断,凶狠,那冰冷冷的眼神就像是在血水里浸泡出来的一样。
  被眼前这一幕吓坏了的农夫抡着自己的粪叉扫向那三道幻影,粪叉扫碎其中的两道幻影,却被真身挥舞苦无迎击“锵”得一声击荡开了,双方错身而过,那个男孩一秒两刀,分别割在男人的手腕与膝盖处。
  再下一刻时,四周的少年忍者一拥而上,在妇人绝望的哭喊声中,在她眼前活生生将她丈夫剐了!
  敢反抗?
  这就是下场。
  血雾之忍让你们死,你们唯一的选择就是死得痛快点,还是惨一点,或是更惨一点。
  “十分钟,十分钟后你们每个人身上要有二十只左耳,做不到的人,就自尽吧。”扩散得、带着阵阵血腥气的浓雾当中,传来雾忍村上忍这样的命令。
  因此,那些像狼崽子一样的少年杀得更凶了。
  一些杀够了二十个,收起耳朵隐身起来,他们害怕被自己的“同伴”抢夺,一些明明杀够了二十的,却依然放纵着自己的杀戮欲望,希望可以得到上忍的青睐奖励。
  死亡与绝望,伴随着雾忍村忍者的推进,在茶之国的国土上肆意蔓延。
  三天之后,大陆第一强国火之国,木叶,火影办公室内。
  火影三代目猿飞日斩正在不断批阅着自己面前的文件,他已经六十多岁了,按照忍者的平均寿命来说早就该退休了,不然老保就白投了。
  然而,此时此刻他依然只能对着面前一沓沓的文件头痛欲裂。
  火影之位,这固然代表着近乎一国元首的地位与权势,然而却并不是那么好坐的位置。
  绝大部分人没有这个能力,有这个能力的人未必想坐,有能力又想坐的未必合适。
  既要有超卓的个人实力,能够镇压手下的不服,同时又要有不俗的政治经济头脑,不能让整个木叶陷入一片混乱。
  当然,你如果强大到个人实力碾压诸国、或者个人政治经济头脑碾压诸国,那即便偏科一些也没什么问题,但事实上那更加难以做到。
  “火影大人,茶之国大使求见。”办公室内,人影一闪,一名周身黑袍包裹、戴着动物面具的暗部忍者单膝跪地,这样言道。
  “不见,他提前预约了吗?我没时间见他。”批阅文件批得正心烦的猿飞日斩手上一重,手中钢笔划破一张文件,老头有些烦怒得这样言道。
  “雾忍村忍者入侵茶之国,保守估计,已经死伤近十万人了……”
  “……”哪怕上位者,泰山崩而面不改色,然而这一刻猿飞日斩他依然忍不住双眉一挑。
  “五分钟后,安排茶之国的使者到办公室来,另外,立刻请转寝小春、水户门炎两位高级顾问来我的办公室。”
  “嗨。”在那名暗部忍者应命之后,他身形伴随着暗影一闪,瞬间消失了。
  而火影三代目猿飞日斩则站立起来,他侧身看向办公室窗外,那宁静祥和的木之叶,有孩子在大街上玩耍,有游人满眼兴奋得四处张望。
  “枸橘矢仓,你到底在想些什么?第三次忍战,可才刚刚结束没几年啊。”
  五分钟之后,依然在火影办公室。
  “火……火影大人啊!我们国主愿意拿出国库一半的财富,献与木叶,求您,求您快快出兵救救茶之国啊!血雾之里,血雾里的那些牲畜不是人啊……他们什么都不要,就是杀人,就是不断的杀人。”
  在见到三代目猿飞日斩的瞬间,本来就一脸疲倦之色的茶之国使者直接扑上来拜倒于地,这一刻,他连最基本的外交礼仪与国家尊严都顾不上了。
  以往,由于木叶的精神便是倡导和平,因此基本上只与、也只需要与木叶忍者打交道的茶之国官员,并没有觉得忍者有多么可怕,他们甚至因为茶之国兴盛的贸易出口,多多少少能刁难一下身旁这个邻近的大国。
  然而这一次水之国的血雾忍跨海而来后,茶之国上上下下的一众人才知道什么叫作刺激:刀把子在人家手里,人家不想砍你的时候,当然可以和你好声好气的做生意,但当人家想砍你的时候,对于像茶之国这样的弱国来说,唯一的权力就是选择怎么躺好,死得时候才比较舒服。
  当世之中,五大国林立,而五大国周边的小国,它们就是在夹缝中求生存,单凭它们自身,若是对抗五大国任意其一的话,就只有被一面倒碾压的份。
  那,绝对不是什么美好的滋味儿。
  在听过茶之国使者倾倒苦水般的诉说后,三代目猿飞日斩并没有立刻答应什么,而是非常和蔼客气的请茶之国使者大人先在驿馆好好休息调整。
  那名使者还不干,在被暗部硬架出门去的时候,他已经喊出要把茶之国国库送给木叶的蠢话。
  听起来非常好笑,哪有一国之使者是这样的?
  但其实一点都不好笑,因为每耽误一天、一小时、一分钟,就不知道茶之国要因此死多少人。这其实一点都不好笑。
  “水户、小春,这件事你们两个怎么看?”送走了茶之国使者,三代目猿飞日斩坐在办公椅上双手合实于额前,他闭着眼睛,思索半晌,然后这样问道。
  嘎吱。
  伴随着木门被推开的声响,一男一女两位老人从屏风后另一间房间走入火影办公室。
  “救是一定要救的,与茶之国的贸易往来是火之国重要的经济支柱之一。更何况,我们不能放任茶之国成为雾忍的攻击跳板。问题是怎么救,要派多少人去救。”满脸皱眉的老太太转寝小春这样言道,伴随着思索,她脸上的皱纹似乎都更深邃了。
  “派去的人少了,恐怕不足以威慑血雾忍,这些年雾忍村的许多政策都越来越激进了,越来越难以揣度,但如果派出去的忍者太多,必然会导致我国在其它方向上的防御体系漏洞,一旦在这个时候发生战争,后果不堪设想。”
  “……嗯。那就作为s级战争任务来对待吧,调集雷之国、风之国防线上的守备忍者,汇集原茶之国防线上的守备忍者,共同组成救援部队,进入茶之国进行解救茶之国的任务。另外,调集土之国防线上的守备忍者,在负责土之国防线的基础上,机动巡守雷之国与风之国防线,并且严密关注这三国忍村的动向。”
  “另外,小春,你替我告诉团藏,这段时间叫他的根部,给我盯死了砂忍、岩忍、云忍,尤其是云忍!”
  “怎么?日斩,你担心云忍的动向?”
  “小春,你忘记了吗?再过一段时间,就是我们与云忍重新续签和平条约的日子了。”在一旁的高级顾问水户门炎这样言道。
  “茶之国不能不管,但若是做最坏的打算,木叶可能会陷入面对云忍与雾忍的夹击中,腹背受敌!”猿飞日斩缓缓言说着,同时睁开了双眼,而在他那帽沿下显露出来的苍老双眼,依然雪亮而凌厉。
  (即便仅仅只是一条老狗,我也还剩着几颗牙呢!木叶,绝不会在我手中败落。)
  然而,随着木叶的军事调动,尽管已经启动了最高机密级别,可还是有数只信鸽冲天而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